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有些事不是道歉就可以的
    “我知道……”

    但那又关她什么事……

    叶母盯着沐笙看似平静的面容,眼中的光芒变得摄人,她垂了垂眉眼,声音变得阴冷起来,“既然你知道了,你就应该有点自知之明。”

    自知之明,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沐笙顿时很受伤,她咬着下唇,“伯母,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缠叶枭,你可以放心,你所担心害怕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说完,她没忍住,就径直走出那栋辉煌壮阔的别墅。

    外面的阳光火辣辣的,斜洒在肌肤上,肌肤上就快要冒出火一样,难受的很。

    可是,她的心更疼。

    不知何时起,叶枭穿着拖鞋追了出来,脸上是平日没有过的慌张。

    终于,他伸出手拽住了她,“小笙,抱歉,如果我母亲说错了什么话,我可以跟你道歉。”

    道歉,有些事情不是道歉就能够解决的。

    沐笙就这么安静的看着他,原本因为悲伤而失去光芒的眸子陡然间更加暗淡,“放手,你还想要怎么样?”

    “小笙,我……”叶枭顿时更加紧张。

    沐笙依旧没有说话,径自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间就好像是被人戳中了逆鳞般,爆发起来,“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对我伤害你还嫌不够吗?”

    伤害她,怎么可能?他伤害谁都不可能伤害她。

    叶枭硬是让自己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他要尽量用平缓的语气跟她解释,“如果我母亲对你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我代替她道歉可以吗?”

    沐笙的唇角泛起一抹冷笑,“你错了,有些事情不是道歉就可以的,叶枭,你不会懂的,永远都不会懂,就好像你不会懂我的悲伤一样。”

    说完,她狠狠的挣脱开叶枭,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迈步往前。

    叶枭望着她决绝的背影,眼底猛的划过一抹剧烈的悲痛,忽然间没有去追她的勇气,他的所作所为真的让她那么难过吗?

    好像不管做什么都会间接性的伤害到她…甚至连他都不知道怎么保护沐笙。

    他现在心里很烦躁,急于找到什么来发泄。

    他神情沮丧的回了大宅,母亲还没有离开,她已经坐在大厅的沙发里等叶枭了,一看到叶枭,她的表情就变得冷峻起来。

    “阿枭,这次你真的做的太过分了。”

    叶枭一进门就听到母亲的斥责,他扫了一眼母亲,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罪魁祸首,他甚至能够想象出母亲是用冷静的表情说出多么残酷的话语将沐笙给逼走。

    叶母又板着脸说道,“你昨晚为什么要丢下南宫小姐?”

    闻言,叶枭偏了偏脸,在冷冽的光下,他的侧脸犀利的如同一道锋利的刀刃,薄唇慢慢的泛起一抹冷到极致的笑意。

    “她跟你告状的?”

    叶母见叶枭明明做错了事,却不肯认错的样子,越发生气,“够了,你这个家伙,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南宫小姐,但是,你再讨厌她,都不应该把她一个人丢在路边。”

    叶枭依旧面不改色,“就算我把她给丢下,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她自然会叫上南宫家那些保镖。”

    说的并无道理,可是就这么堂而皇之将南宫月华给丢下,总会间接的导致叶家跟南宫家冲突。

    “阿枭,你……”

    叶母还想斥责叶枭,可这时,他却不紧不慢的打断了他,“够了,妈,我还有事情想要问你,你到底是对小笙说了什么话?”

    对了,谈起小笙……

    叶母的目光变得冷冽,“听着,以后不准你跟沐笙再有任何的往来,听到没有?”

    闻言,叶枭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他记得以前母亲还算是很喜欢沐笙的,怎么现在,就对沐笙的态度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改变呢!

    “妈,你也跟其他人一样,打算为了家族利益牺牲小笙吗?”

    叶母像是已经猜到了叶枭会说出这样的话,此刻,她也只是不紧不慢的垂下眸子,用一种极度冷静的语调揭露最残酷的事实。

    “但、这是最好的办法了,身为这种大家族的人,始终是不能自己控制命运的。”

    可是,就要为了冷酷的利益就埋没人性吗?

    叶枭眼中蹦出森寒的冷意,“不,”她喊道,“可沐笙的命运就要由我来捍卫,她就是我的命。”

    “你够了,真是的,你给我清醒点好吗?你的命运早就被决定好了,你跟沐笙是绝对不可能的。”

    叶母猛的起身,伸出手指着叶枭,眉眼间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意。

    叶枭依旧很固执,“你不要妄图劝我,谁敢动我的命,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叶母扫了一眼叶枭,他固执的性子简直跟他的父亲一样,当初他的父亲也是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将她娶回家……

    ……

    沐笙回到了公寓,到了公寓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在他家门口蹲了一夜的景梵宇,他的黑眼圈很重,眼皮都快要掉下来了。

    在看到沐笙的同时,他的眼中猛的冒出了精光,蹭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伸出手抓住了沐笙的肩膀。

    “你去哪了?”他紧张的问道。

    沐笙看着他那么慌张的样子,心里顿时闪过些许的暖意,别看她好像对凡事都不上心,待人处事也冷冷清清的样子,可是事实上,她是那种只要在最悲伤绝望之际有人关心她,她就会很容易流泪的那种人。

    “我……”

    “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多少个电话给你,小笙,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

    景梵宇紧张兮兮的望着她,唇瓣不断的抖动着,他真的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故。

    景梵宇一提手机的事情,沐笙这才想起来,自那晚从宴会上回来后,她都没有看手机,她怔愣了一下,随后解释道,“抱歉,我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看手机,昨晚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已经答应要给景梵宇打电话了,可她还是食言了。

    听她这么一解释,景梵宇眼中弥漫的紧张感瞬间消失了,又恢复成阳光活泼的模样,“你没事就好。”

    说完,他就松开了沐笙。

    刚恢复自由,她也掏出手机,这个时候手机屏幕忽然间亮了起来,她在看到电话号码的瞬间,细眉陡然蹙紧,陷入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

    是他打来的…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