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她本来就已经够烦了,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他还是要硬插上一刀呢!

    有时候,沐笙真想逃的远远的,远离这里的是是非非,这样,她就真的不用那么难过了。

    “小笙,我……”

    “别叫我小笙,你没资格这么叫我。”沐笙眼看没有办法挣脱开他,便更加的攒紧他身上那套昂贵奢华的白色西装,狠狠扯着,就好像恨不得将西装给扯裂。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叶枭知道她心里难过,本来他憋着一肚子的火,但在看到她眼角晶莹的泪水时,他的心马上就软下来了。

    自始至终,他都是见不到她掉眼泪的……

    沐笙扯的有些累了,就趴在他的怀中,啜泣着,“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你知道,我活得已经够累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放过我呢?”

    这是绑架过后,沐笙第一次在他面前表露那么脆弱的样子,看来,今晚对她的打击真的很大。

    也许是哭的累了,沐笙哭居然就睡着了……

    叶枭看着怀中睡熟的女人,有些哭笑不得,在这种情况…竟然还能够睡着……

    他只能轻手轻脚的抱着她进了车内,开车的过程中,也尽量的放稳车速,直到安全把她带回家,他才安心下来。

    还好,她今晚没有跟司牧野离开,要不容,他真的担心沐笙会被那个花花肠子的男人给骗了……

    他缓慢的将她放在床上,细心的为她盖上被子,刚想走,忽然间,他瞥见她眉眼间残留的泪痕,脚下仿佛是生了根一样,定住了。

    叶枭的眉宇渐渐蹙紧,缓慢的走到她的面前,忍不住伸出手拭去她眼角的泪痕。然后缓慢的弯腰,在她的额头映下一吻。

    本来他仅仅是想跟她道声晚安的,可是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她那迷人的薄唇上。

    忍不住就这么凑上去,捻转啃咬。

    “唔,”睡熟的沐笙几乎毫无抵抗之力,轻吐出勾人的单音节,这简直就是惹火的前奏,叶枭的眼中像是要冒出火来,变得更加的热情。

    “唔,”睡梦中的沐笙终于不适的换了一下姿势,不过依旧睡的很熟,叶枭慢慢往下,埋在她的脖颈上不断的啃咬着,终于咬掉了她白色睡衣的第一颗扣子。

    亮白的肌肤就这么暴露在他的面前,叶枭本就所剩无几的自制力一下子瓦解,猛的拆开她剩下的五颗纽扣。

    然后,发狠般的埋在她的胸膛前……

    但忽然间,他的眼角的余光却不经意的扫视到了她微微蹙起的细眉,如果他真的做了那种事情,醒来后的沐笙应该不会原谅他吧!

    不,他绝对不能让渴念冲昏了头脑。

    他深吸一口气,极其艰难的压下了身体那烧的正旺的火,重新帮她扣好扣子,盖上被子,转身去了浴室。

    在浴室里呆了大概一个小时后,叶枭已经换了一身休闲的睡衣,缓慢的走到沐笙的跟前,这回,他只是简单的弯下腰,抓起她的手背,俊脸靠在她的手背上,一整晚,他就用这样的方式陪沐笙度过了一整夜。

    沐笙醒来的时候,阳光慢慢的投射入她的视网膜,她几乎是还没有办法理清楚脑子所有的事情,就碰撞到了叶枭深邃如同蓝宝石的眼睛,瞬间,她的眼中冒出恐慌。

    本能的想要起身,谁知,叶枭却早就察觉出她的意图了,猛的伸出手压住了她。

    “你放手。”沐笙大声喊道。

    叶枭很淡定的盯着她看,伸出手拨开她因为乱动而悬在额头上的刘海。

    “昨晚,你对我……”他说的很隐晦,声音透着些许的暖昧。

    闻言,沐笙从一种焦灼的情况转换到一种羞赧尴尬的状态,她想都不想就矢口否认,“这不可能,我才不可能……”

    “但你就这么做了,你昨天还差点把我给睡了,如果不是我挣扎激烈,估计我们……”叶枭只是想逗逗沐笙,她总是表现的像是无坚不摧,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影响到她的情绪。

    这样的她跟以前的她很不一样,以前的她,很单纯,一有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但现在,她却极度压抑,开心也不笑、难过也不哭,表现的很像个冷血人。

    沐笙的脸都涨红了,“不,不,你胡说……”

    两人在瞎闹腾着,忽然间,门被猛的砰的一声。

    门口站着叶母,她一身紫色的旗袍,红发微微卷在一起,明明就已经五十多岁的女人,可是肌肤还是那么粉嫰,看上去就好像是二十多岁的妙龄少女。

    她在看到躺在床上维持暖昧姿势的两个人,她的脸迅速沉下来,精致的丹凤眼也迅速蓄满了冷光。

    看来,传言是真的,现在沐笙真的跟叶枭住在一起。

    “妈,你怎么来了?”

    叶枭顿时有些尴尬,她这母亲以前来的时候都是有打电话给她的,但现在去来的如此悄无声息,这很不像是母亲的作风。

    叶枭猛的从床上坐起来,他看到母亲冰冷的视线已经慢慢的落在床上的沐笙身上,艳红的薄唇一抿,她说话的态度还算客气,只是语气冷的让人有些受不了。

    “沐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一起聊聊吧!”

    沐笙愣了愣,这么多年,她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怎么可能会不清楚叶母想要说什么。

    “妈,你误会了,我跟小笙不是你想的那样。”叶枭试图解释,在他的心里,母亲算是整个家族里还算明事理的一个人,但这回,母亲却直接拒绝他的解释。

    “阿枭,现在都这么晚了,你应该起床了吧!”

    约莫三十分钟后,沐笙穿戴好衣服,缓慢的走到楼下,她看到了叶母正站在落地窗下,迎着光,她精致的面容被更加的突显出来。

    她不得不承认,叶枭的母亲真的很美,岁月仿佛不能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只会使得她更有韵味。

    不过,现在她却能够从叶母的身上嗅到一股对自己的厌恶感。

    “沐小姐……”叶母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生分,不再像以前那样称呼她是小笙,“我想你应该清楚,阿枭现在有未婚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