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我让你滚
    沐笙强行让自己冷静,但转念一想,她又觉得叶枭根本就没有发怒的理由。

    刚刚他自己不是跟南宫月华跳的那么开心,她现在跟别人跳舞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一想到这,她整个人就好像是被灌注了什么一样,猛的伸出手握住司牧野的肩膀,司牧野倒是也大大方方的,带着她跳了一场华丽的舞蹈,他们两人配合的倒是挺默契的,这也让沐笙大放异彩。

    南宫月华注意到叶枭不断阴沉的脸,心里乐极了,她忍不住添油加醋,“你看看他们多合适啊!小笙也到了出嫁的年龄了,司牧野的家世还不错,如果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话,爷爷应该会同意吧!”

    南宫月华将话说出口的时候,就又感觉到周身的温度又下降了,冷的她忍不住伸出手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音乐停下,司牧野更是直接牵起了沐笙的手腕,缓缓的往顶楼楼梯走去……

    叶枭满有阴鸷的视线一直死死的锁住沐笙,一刻都没有消停,看着沐笙就这么跟着司牧野走,他真是恨不得冲上前去一把将沐笙给抢到怀中去。

    可是现在人那么多,而且爷爷也在,他不能这么做,这么做无疑就是将沐笙推向火坑里。

    他死死的按压住心中的怒火,眼眶硬是憋出了红意。好不容易熬到宴会结束后,他匆匆的就要跑出会场。

    谁知,却被爷爷给叫住,“你还不能走。”

    叶枭不悦的停住步伐,扭头,语气也开始变得不耐烦,“我现在有急事,爷爷,所以,我要走。”

    叶老爷子的语气也十分的强硬,“你必须送月华回家,别忘了,她是你的未婚妻。”

    “爷爷,我必须回去。“叶枭的语气也同样强硬,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司牧野把沐笙给带走,绝对不可以。

    他咬牙,又准备抬步,可这时,叶老爷子的话也幽幽的传过来。

    “如果你不送月华的话,那么,你知道我会怎么……”

    话还未完全的落下,叶枭像是知道叶老爷子即将会说出什么一样,猛的顿住身子,浑身上下那疯狂的气息竟然被强制的强制下来。

    叶老爷子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这也是他一直以来不敢绝对的忤逆叶老爷子的原因。

    ……

    车上,南宫月华刻意挨近着叶枭坐,可叶枭却看都不看他一眼,面色一直都很冷漠。

    南宫月华一直刻意的找各样的问题跟他聊天,但叶枭就是无动于衷,连敷衍都懒得敷衍,南宫月华终于变脸了。

    “叶枭……”她咬牙,神色很冷。

    叶枭仿佛气定神闲的扫了她一眼,面色寡淡,“……”

    “你别忘了你现在是谁?”

    叶枭冷笑一声,“那你倒是说说,我是谁?”话语带着明显的讽刺,他早就对南宫月华非常反感,如果不是有手柄在爷爷的手上,他怎么可能在人前假装对南宫月华温柔呢?

    南宫月华也是被家人给捧在手掌心中的,本身她就是心高气傲,发起怒说话也是十分的恶毒,“叶枭,你别忘了,你们叶家还需要我们南宫家,你现在要是继续对我这么冷漠,你信不信我马上提出解除婚约,到时候我们南宫家联合其他的家族对付你们家族。”

    南宫月华自以为自己很有底气,但没有想到叶枭听了,只是眉宇蹙了一下,忽然间停了车。

    在停车的瞬间,她也跟着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叶枭,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的预感。

    “下车。”叶枭的声音很冷。

    “你让我下车?”南宫月华几乎不敢相信,伸出手指了指自己。

    叶枭极其冷的扫了她一眼,唇角的笑意更冷,“这车上除了你还有第三个人吗?”

    居然让她滚,她从出生到现在从未遭受过如此的屈辱……

    南宫月华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抬眸扫了一眼车外的世界,是繁华的闹市,越晚人越多,她猛的咬牙,“叶枭,你敢让我下车,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告诉你爷爷,我告诉他,你把我丢在车外。”

    “不想让我一脚把你踢下车的话,最好自己自行下车。”

    叶枭都这么说了,骄傲的南宫月华猛的愤怒的推开车门,下车后,她还想伸出脚去踹车门,谁知,叶枭却猛的开走了,还喷了她一脸的尾气。

    她看着慢慢与黑夜融为一体的车子,忍不住骂了一声,“混蛋。”

    ……

    叶枭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给沐笙,但是电话嘟嘟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人接。

    他只要一想到沐笙现在极有可能跟司牧野单独呆在一起,就紧张的整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司牧野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只要他看中的女人基本都逃不了的,所以,他觉得像沐笙那么单纯的女孩子,也应该经不起司牧野的挑逗的。

    他猛的开车,沐笙没有接电话,他漫无目的的逡巡在沐笙很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他往她所住附近的公寓开去,就在不远处看到一抹娇小的身躯,虽然夜色暗沉,挡住她的身体,不过他一下子认出那是沐笙。

    他赶紧踩紧了油门,轰的一下子绕了个弯,还挡在她的面前。

    沐笙一愣,看着那辆独属于叶枭标志的迈巴赫,陷入些许的惊愕之中,在这个时候,他不应该是陪着南宫月华回家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轰的一声,她又听到车门被推开的声音,然后,叶枭就匆匆忙忙的推开车门走出来,猛的冲到她的跟前,双手死死的攒住她的双肩。

    沐笙还有搞不清楚状况,就碰触到叶枭那双犀利如刀剑般的眼神。

    “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那么自甘堕落。”

    自甘堕落这四个字猛的刺痛了沐笙的心,让她原本就不舒畅的心慢慢往下沉。她猛的吸了一口气,难受的眼泪在眼中潋滟着。

    叶枭看到她眼中悬而未落的眼泪,忽然间意识到自己把话给说的太重。

    可是今晚他真的快气疯了,光是看到宴会上司牧野搂着她纤细的腰际在跳舞的时候,他根本就失去理智了……

    “对……”

    他的语气刚软些,沐笙却忽然间激动起来,猛的伸出手推了他的肩膀,“你凭什么这么说?叶枭,你以为你是谁,可以随意的侮辱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