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眼中钉肉中刺
    说到底还是为了叶枭……

    沐笙忽然间咯咯的笑起来,“南宫月华,这就是你所谓的底气吗?好吧,就像你说的那样,你南宫月华是掌上明珠,而我沐笙是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但我还是在叶枭的心中留有一方位置,而你用你所谓的荣华富贵根本就抓不住她的心。”

    说话的同时,沐笙的身体还稍稍往前倾,凑到她的耳畔说话,南宫月华的脸上忽地一阵惨白,咬紧牙齿,本能的想要甩沐笙一个耳光。

    但这次,沐笙可不给她这个机会了,她反拽住她的手腕,往前一甩,那冰冷的一巴掌反甩到南宫月华的脸上。

    啪的一声,她彻底愣住了……

    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敢碰她一根汗毛,可,今天她却被沐笙打了一个耳光子。

    她像是疯了般的要扑过来,但忽然间却听到滴的一声,沐笙按了一下手机键,然后她刚刚所说的话就通过空气传入耳畔。

    “沐笙,你真以为自己能够斗得我吗?”

    “你别太得意了,你算什么东西,刚刚你都看到了,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嫌弃你,像你这样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骄傲?”

    “你现在明白了吗?像你这样的废物就是被世界所唾弃的,你休想着要抓住叶枭这颗救命稻草。”

    她的脚步猛的止步,脸色也变得惨白起来。

    沐笙双手环胸,脸上早就没了刚刚的怯弱,她冷冷的盯着她看,“如果让别人听到这个录音的话,那么南宫小姐这么多年来温柔的形象都没有了,你可以告诉所有人我打了你,但这录音我也会……”

    沐笙还没有说完,南宫月华就神色紧张的打断了她,“沐笙,我们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你要是敢把这录音发出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行,只要你不再故意挑是非。”

    南宫月华深吸一口气,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被人给胁迫。

    “行,我答应你,那你快把录音给删了。”

    沐笙也没那么傻,“南宫小姐,看你表现,在我的安全没有得到保障之前,这录音是我的护身符。”

    南宫月华恶狠狠的咬了一下唇,真没有想到这沐笙也没有那么傻……

    ……

    宴会还在继续,不过,沐笙却一直在顶楼坐着,没有下去。

    忽然间,她看到了楼下会场的光线暗沉了下来,很多人成双成对的围在舞池跳舞,而叶枭拥着南宫月华也在跳舞。

    他们两个人无疑就是最为令人瞩目的,他们看上去如同一对金童玉女一样,十分的合适。

    叶家和南宫家的长辈们都眉开眼笑的看着他们,不断的称赞着,可以想象,他们两个人婚事肯定是成的。

    沐笙很想要挪开自己的视线,可是,却总是不受控制的看向他们俩,心脏也不受控制的痛起来。

    一曲完毕,她看到了叶枭像王子一样拥着南宫月华的腰际朝着叶老爷子走过去,而他的脸上也露出难得的温柔微笑,他垂下脸,似乎是跟南宫月华在说些什么情话,逗得南宫月华一下子笑出声来。

    多么甜蜜的画面啊!

    沐笙的目光一暗,努力偏开了视线。宴会下的人都在欢呼雀跃,可是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角落里,像是被整个世界里遗忘了一样。

    “小丫头……”感觉到身后搭上了一双手,沐笙才慢慢的回了脑袋,迎着光,男人精致的五官简直是魅惑到极点。

    沐笙微微惊愕了一下,忍不住看向他的脸,刀削般的唇瓣,深邃的眸子仿佛汪洋大海一样,让人很想看透他眼中的奥秘,五官轮廓也是十分的精致……

    她的视线又慢慢往下挪,他的身材比例堪称是黄金比例,一米九五的身高,厚实的胸膛,隐隐中,才能够看到他迷人的骨骼肌。

    “司牧野……”

    闻言,司牧野的眼中立马有了傲娇的笑意,“真高兴,你记得我的名字。”他忍不住凑上前去,一手捏住了沐笙的下颌,独属于他身上的芬香也一下子扑入鼻翼间。

    鼻翼间涌入别的男人的气味,这让沐笙感觉到特别不习惯。

    她跟司牧野并不熟,更没说上几句话,他忽然间的热情,倒是让她感觉怪异。

    沐笙猛伸出手推开她,退到一段安全的距离,“司先生,您、有什么事情吗?”

    司牧野看着沐笙忽然间变得防御的表情,非但没有生气,反倒生出几分征服的渴念,从来只有女人主动接近他,可没有那个女人表现的那么抵触他。

    他轻轻的笑了一下,“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请你跳一只舞蹈,不知,你是否愿意赏脸?”

    请她跳舞……这可真是让沐笙受宠若惊。

    她本能的拒绝,“我不会跳舞,也没有心情跳。”还是一开始就把话给说死了,这样司牧野应该也不会再多加纠缠了。

    可让沐笙没有想到的话,司牧野的脸皮竟然比城墙还厚,“不行,你不能拒绝我。”

    闻言,沐笙蹙了蹙眉,“为什么?”

    “因为,我从未主动邀请过别的女人跳舞,你是第一个。”

    可、这关她什么事情吗?

    沐笙有些怔愣,但,司牧野已经拉起她的手腕,径直往楼下走去。

    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挣开他的手腕,可是,司牧野已经将她拉到舞池中间,跟司牧野站在一起,她不可能不显眼。

    她远远的就看到众人朝着她扬起嘲讽的眼神,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跟着响起,“真是不要脸,以前听说她一直都缠着叶枭,没有想到,现在就又缠上了司牧野。”

    “司牧野就是花花肠子,反正,跟他在一起,沐笙就只有被玩弄的份。”

    沐笙深吸一口气,她早就习惯了家族人异样的眼神,可是,听到那些话的同时,心里还是有些刺痛。

    司牧野不可能不清楚这种状况,他猛的扣住她的腰际,附在她的耳畔,吐气如兰,“放心,我在的话,没人敢欺负你的。”

    沐笙还没有来得及去思索的他的话,就感觉到有一股冷冽的气息朝着她席卷过来,她几乎是本能的转过头,在看到叶枭已经乌云密布的脸时,她的脊背忍不住一凉。

    他、好像很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