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我替她道歉
    “你让我跪下……”

    “是,马上给我跪下,听到没有?”

    沐笙的身体僵硬至极,这一巴掌真的把她们原本就单薄的母女情谊给打破了。

    “我是不会跪下的。”她很坚决的喊道,脸上的怯弱消失了。

    闻言,沐之莹的脸顿时变得乌云密布,啪的一巴掌,又要往她过来,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一双更有力的手腕狠狠的牵制住了沐之莹,使得她的动作陡然停下。

    “伯母,再生气,也要看场合吧!”

    沐之莹看到他眼中腾起的两团火苗,仿佛被人给点穴一样,没有办法动起来。

    沐笙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叶枭正稳稳的站在她身后,独属于他身上那种极具强势的压迫感也随之传过来,那些本来在斥责沐笙的人停止了说话,不敢乱动。

    南宫月华也惊愕了一下,她真的没有想到叶枭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帮沐笙,她眨了眨一下眼睛,“我真的没事,只是一点轻伤而已。”

    很快,在场其他人也吸引过来了……

    叶老爷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他面容虽然已经苍老,可是那双鹰眸却十分有神,一举一动却十分的有威严。

    他刚走过来,有些人便大着胆子要过去跟他告状,“爷爷,沐笙太过分了,他刚刚故意推了南宫小姐……”

    “果真有其事?”爷爷带着威严的眼神扫向了沐笙,沐笙就好像被阴毒的针给刺了一下,身子狠狠一颤。

    话一落,众人纷纷发话。

    “爷爷,我们刚刚亲眼看到了,沐笙真是太过分了。”

    “这一点,我们可以见证。”

    南宫月华虽然不说话,不过眼中却开始泛起可怜的泪珠。

    沐笙扫视了四周一下,几乎所有的人眼中都带有可憎的恨意,像是恨不得希望她马上就消失了。

    她的母亲沐之莹眼中眼中也只有冷漠的情感,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她像是失去了勇气般,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不自觉退到了叶枭的怀中,他的怀抱仿佛是强有力的铜墙铁壁,支撑着她,使得她看上去不至于那么狼狈。

    “我…我…没…。”

    不等沐笙回答完,叶枭更是直接拽住了沐笙,“爷爷,你答应过我的……”

    叶老爷子眉宇一蹙,“……”

    叶枭又往力一拉,直接将沐笙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现在,沐恩是把小笙交给我,所以,如果她犯错了也跟我有关系。”

    话落下,南宫月华气的几乎要跑过来给沐笙一巴掌,不过碍于众人在场,她只能努力憋着。

    叶老爷子扫了一眼叶枭,他倒是挺了解他这个孙子的,性子挺倔强的,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行啦,什么都不要说了,是沐笙不懂事,南宫小姐,我替她向你道歉。”从叶老爷子口中说出的话是极具有份量的,所以,南宫月华不作罢也得作罢。

    眼看着老爷子都这么说了,众人也只好匆匆走开…南宫月华的裙子脏了,也只能去休息室重新换一条。

    而叶枭却将沐笙使劲的拽出会场,往休息室的方向去。

    “你放开我……”

    叶枭就这么强势而霸道的拽着沐笙在走廊里走着,扯的她的手臂疼极了,让他停又不肯停,无奈之际,沐笙只能尝试性的踢向他的腿弯,叶枭却很灵活的躲过,旋身,反倒扣住她的腰际,将她给定住。

    “为什么要故意惹怒南宫月华?”

    沐笙本来以为他之所以会帮她,是因为相信她,但听到他说的这番话,她才明白,原来叶枭从未相信过她。

    说到底,他做的还是为了他自己。

    沐笙深吸一口气,硬是压下心中的酸涩,“对,我就是讨厌她,讨厌她那么虚假,怎么?看到她摔的那么狼狈的样子,你心疼了吗?”

    叶枭一愣,有些怔住的盯着她看,俊脸顿时无比阴沉,“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我原本以为,你至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自知之明…

    是啊,她应该是有自知之明的,要知道,南宫月华就是天上的九天仙子,而她只是地上最卑微的尘埃,叶枭当然会护着她的。

    幸好,她没有自作多情的以为叶枭是在保护她。

    说完,他偏了偏脸,面上只剩下冰冷,然后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忽然间又停了下来,视线飘到地上那摆放着的花瓶,用力一提,花瓶就四分五裂了。

    沐笙看着他的身影慢慢的没入黑暗中,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心脏在隐隐抽痛。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谁愿意相信她……

    就好像当年,明明她被绑架了,可是大家都完全不在意,她将所有的希望都给了叶枭,可是叶枭却给了她狠狠一击。

    也许,她真的不该回来……

    晶莹的泪水从沐笙的眼角飘落,她深吸一口气,转身刚想往外走的时候,却在拐角处遇到了南宫月华。

    此刻,她已经换上一条红色的波澜裙子,纤细的腰际被一览无余,艳红的颜色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好像是热情火辣的女郎。

    她已经卸去了平日里那温柔的伪装,眉眼间只有冰冷的恨意。

    “沐笙,你真以为自己能够斗得我吗?”

    沐笙对上她的眼睛,并没有打算要跟她再多做纠缠。

    不是因为她怕南宫月华,而是,她真的觉得自己没有必要花费那个精力去掺入这场是是非中。

    “够了没?说够,就让我走,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你不过就是担心叶枭会喜欢我,你放心,像他那样的男人跟你是最合适的。”

    南宫月华精致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你别太得意了,你算什么东西,刚刚你都看到了,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嫌弃你,像你这样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骄傲?”她就是讨厌沐笙那种目空一切的感觉。

    南宫月华的话的确是戳中了沐笙心底深处的痛意,她的眼中猛地掠过一抹痛意。

    南宫月华也成功的捕抓到她眼底的痛楚,就这么硬生生的撕开她的伤疤,她有种泄愤的痛快感,“你现在明白了吗?像你这样的废物就是被世界所唾弃的,你休想着要抓住叶枭这颗救命稻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