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跪下,向南宫小姐道歉
    这个女人……

    沐笙心一紧,但表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南宫月华红唇一勾,妩媚一笑,“谢谢你,小笙,特地到机场来接我。”

    就算是南宫月华装的再温柔善良,但是,沐笙还是清晰的看到她眼底闪过的那一抹嫉恨。

    南宫月华讨厌她…她早就知道了……

    她又将视线转向了坐在副驾驶座的叶枭,“阿枭,小笙也在,你为什么不早说?”

    叶枭深邃的面容潜藏在冷光下,看不出任何的情绪,“额,是爷爷让我顺路接我。”

    淡淡的一句话就好像将他们两个人间的关系扯远了,沐笙脊背一颤,忍不住扫向了叶枭,她有些庆幸,她现在已经没有像以前那样迷恋叶枭的,如果换做以前的话,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她肯定会在心里病上很久的。

    南宫月华一听,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似乎很满意叶枭的答案,她又伸出手准备要搭在沐笙的肩膀上,谁知,刚要碰上的时候,沐笙却本能的拍开她的手腕。

    她也不想这么做,可是身体却本能抵触南宫月华。

    啪的一声,整个车厢内的温度似乎就此降到零度以下。

    南宫月华先是怔愣了一下,随后那双涧水秋瞳就变得泪眼汪汪。

    叶枭透过车子的后视镜将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他的眉宇先是蹙了一下,随后就有风雨欲来的态势。

    “你闹够了没有?”他喊道。

    沐笙也被他吼的一愣,但很快,就恢复冷清的样子。

    南宫月华瞥见叶枭脸上凝聚的冰冷,忙阻止,“别这样,阿枭,小笙只是不习惯,我相信她会慢慢习惯的……”

    沐笙知道南宫月华向来表里不一,她倒是将身子转向了别的方向。“不好意思,我不习惯别人碰我。”

    话罢,她又陷入一种静寂的沉默中,仿佛谁都不能靠近她。

    叶枭眸色变得暗沉起来,唇一抿,“月华,这事不要在爷爷面前提起。”

    话落下,南宫月华的眼底迅速闪过一抹嫉恨,谁都没有看到,表面上叶枭似乎在紧张她,但她心里特别明白,叶枭之所以这么做,还是为了保护沐笙而已。

    叶家最近准备参选h国最强企业的评选,而南宫家也会是叶家最有力的护盾,只要南宫家愿意站出来,那么,叶家肯定是能够评选成功的。

    她又是南宫家的掌上明珠,如果这个时候传出沐笙欺负她的话,那么,沐笙肯定会被驱逐去家族的。

    一个小时后,车子便停靠在叶家的停车场。

    叶枭开门,绕到南宫月华的身边,牵着她的手径自走了,从头到尾都没有理睬沐笙,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沐笙在司机的催促下下车,即使她表面上装的再坦然,可是心里却好像被无数的针给刺的鲜血淋漓。

    她脚步沉重的往会场走,就跟在他们的后面。

    隔着一段距离,在会场处,南宫月华就被所有人都围着,仿佛她是什么万众瞩目的明星一样,而叶枭也不知去了哪里。

    “月华,就等你来了,你去国外留学几年,变得真的越来越好看了。”

    沐笙看到自己的母亲不断的朝着南宫月华说着各种谄媚的话,就仿佛南宫月华才是她的女儿一样,其实她早就明白了,像这样物质主义为主的豪门家族,利益胜于一切,所以就算她是母亲的亲生女儿一样,为了叶家的利益,她也有可能随时都被牺牲。

    沐笙的脚步顿时变得更加沉重,她下意识的垂着脸走入会场,本来想着就这么前无声息的走过去,谁知,南宫月华却忽然间喊住了她,也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倒了她这边。

    “小笙,快过来跟你的婶婶姑姑们打一下招呼吧!”她这话说的好像沐笙很不懂事一样。

    叶家有很多的小孩,但沐笙从小就是属于那种不争不不抢的,所以不免遭受很多人的歧视,“看看你这孩子,见到人都不叫,你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啊!”一个沐笙应该称她为姑姑的女人发话了,眼中全是斥责。

    一个人发话了,很多人也跟着发言,“哎呀,你说叶家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人啊!那么不懂事,真是造孽啊!”

    沐笙的母亲沐之莹也是打从心里看不起沐笙的,“大家请见谅,我这女儿从小就是那么不懂事,你们也应该清楚,她是几年前受了刺激,现在还有病在身,所以做事才会那么没有分寸。”

    原来,在母亲的心里,她是那么不堪,她也只能选择沉默、再沉默……

    连跟自己血肉相连的母亲都这么看不起自己,这一瞬,沐笙只感觉心脏疼的都要裂开,有些克制不住的想要流泪。

    但,她本来就是不被世界所欢迎的,所以,有人说,当初得白血病的那个人应该是她,而不是沐柔。

    沐笙暗自倒抽一口气,“姑姑、阿姨好。”她很冷淡的敷衍着。

    说完她又偏头走,谁知,南宫月华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他作势伸出手要去拉沐笙,沐笙手习惯性一甩,在众人眼中就出现了这么一个假象,沐笙是故意甩开南宫月华的。

    “嘤嘤……”南宫月华倒在地上,嘤嘤的哭起来,手臂还破皮了。

    沐笙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转眸,就看到南宫月华正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小笙,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是你不能这样……”

    众人将南宫月华给扶了起来,彼此指控着沐笙的不是,“怎么能够对南宫小姐做这种事情,真是太不像话了。”

    “真是的,等会她肯定会很惨的。”

    无端承受着这样的斥责,沐笙眸子骤然睁大,忽然间,她感觉在头顶上的灯光仿佛在晃动着,眼前的一张又一张脸交叠在一起,恶毒的言语也如同潮水般朝着她席卷而来。

    啪的一声,冰冷的一巴掌砸在她的脸上,力道大的打烂了她的唇角,沐笙硬是被这巴掌给打醒了,瞪大着眼睛看着母亲冰冷彻骨的眼神,仿佛恨不得她去死。

    “跪下,向南宫小姐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