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不让你误入歧途
    为了方便沐笙第二天回公寓,景梵宇选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他绅士的帮沐笙推开车门,伸出手刚想拉着她下车的时候,忽然间,一辆黑色迈巴赫的车轰的一声停下来。

    车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双黑色锃亮的皮鞋,循着视线往上看去,男人锋利如刃般的五官逐渐清晰起来。

    沐笙也看过去,在看到叶枭的同时,她的细眉蹙紧。

    阴魂不散的家伙…她都说的那么明白了,为什么还不消失?

    景梵宇还没真正反应过来,沐笙就忽略他伸过来的手腕,从车上跳了下来。

    叶枭在看到她的时候,便抬步走了过去。

    “你准备住酒店?”他这话说的有些阴阳怪气的。

    沐笙看都没看他一眼,“与你无关。”说完,她扭头扫了一眼有些发愣的景梵宇。

    景梵宇愣了愣,反应过来,就大步流星的赶过来,大大方方的搂住了沐笙的肩膀,“走吧!小笙。”

    沐笙也愣了愣,他认识景梵宇也差不多是一年了,两人的交往完全是纯洁的,从未有肢体碰触,他这样倒是让她有些不习惯。

    不过,她转眸一看,就碰触到叶枭眼中泛起的冷光。看得出,叶枭在生气。

    刚进酒店,景梵宇就准备订房,谁知酒店领班就过来了。

    “抱歉,今晚房间已经订满了。”

    订满……

    沐笙听着一愣,忽然间,她感觉到有一道极具侵略性的视线穿过空气将她给包裹起来,她眼角余光下意识一瞥,就看到了叶枭竟然和酒店经理并肩走来。难道是叶枭从中作梗不成?

    她起了疑心,但景梵宇明显比较单纯,没想太多,冲着她扬起歉意的笑容,“抱歉,小笙,我带你去别的酒店吧!本来想带你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离你的住处比较近,现在想来,要带你去别的地方。”

    反正也没什么住处可去,沐笙当然同意,“嗯!”

    她刚想跟着景梵宇走,但叶枭的声音就从背后席卷了过去,“不行。”

    话落下,景梵宇和沐笙都顿住。

    “叶枭,你又想做什么?”景梵宇下意识的用自己的身躯护住沐笙。

    叶枭冷然的视线绕过景梵宇落在他身后的沐笙身上,“小笙不能跟你一起去住酒店。”

    闻言,景梵宇不悦,“为什么?”

    “因为……”叶枭一时间也说不出更有说服力的理由,只好又把沐恩给搬出来,“因为她哥哥拜托我照顾她,所以,我有权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沐笙怎么会不明白呢,叶枭这明显就是在鬼扯呢!她咬着下唇,“够了,你没有任何的资格限制我的去处。”

    沐笙坚定的语气让叶枭眼中的光芒一暗,他面对谁,都能够做到不被影响,可是她不行……

    每次她冷漠的态度如同一把刀刃般刺入他的心脏,总会疼上好几天。

    “走吧!”沐笙垂着脸,低声对景梵宇说道。

    眼看着沐笙跟景梵宇并肩并的抬步往外面走,叶枭望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影,死死的握紧拳头,这一瞬,他的脑袋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绝对不能让景梵宇带沐笙走。

    终于,他冲过去,喊道,“沐笙,你要是敢跟他走,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诉爷爷……”

    话落下,沐笙就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身躯猛的僵硬,脚步也猛的顿在地上,没有继续动了。

    景梵宇愣了愣,看着沐笙逐渐被抽取血色的脸,他有些着急的问道,“怎么了?”

    他跟沐笙认识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害怕的样子。

    沐笙在原地咬着下唇,似乎是挣扎了一会,转过身的时候,在暗淡的光下,她的眼中仿佛有什么液体在晃动。

    “你、一定要这样吗?”

    叶枭对上她的视线,虽然他好像是做的有些过分了,不过,他相信沐笙以后会明白他的良苦用心的。

    他故作冷峻的样子,转了转视线,“你现在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景梵宇走,然后我会把这一切都告诉爷爷,另外一个就是,跟我走。”

    不管哪个选择,对她来说都太残忍了。

    沐笙深吸一口气,抬起小脸,“就不能有第三个选择吗?”

    “没有。”

    “好!”沐笙精致秀雅的小脸立马暗沉下来,她又转向了景梵宇,“梵宇,谢谢你了,我今晚跟他走。”

    她并没有直呼叶枭的名字,尤其是说到“他”这个字眼的时候,咬字极重。

    “小笙……”景梵宇想要劝她,不过,沐笙不发一言的直接推他上车,碰的一声,车门也随着关上。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学校见。”

    话罢,她又冷着一张脸走向了叶枭,景梵宇只能愣愣的看着乘坐他们两个人的车逐渐远去,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中。

    ……

    迈巴赫上。

    车窗微微敞开,清凉的风传入车内,驱散了车内的烦闷。

    沐笙烦闷的心情却一直都是驱散不了,她托着下颌,隔着车窗看着倒退的霓虹美景。

    叶枭一直侧眸盯着她看,细看她,就发现沐笙虽然不爱打扮,不过是属于长的很精致的那种女孩,五官轮廓都很好看,而且是属于耐看型的。

    车厢内持续了长久的沉默,沐笙忽然间抿唇问道,“为什么…要那么残忍?”

    话落下,叶枭眸光一暗,有些不知所措。

    沐笙慢慢倾身靠近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全是质问,“你非要用爷爷来压我吗?你明明就知道我没有办法反抗爷爷。”

    叶枭当然知道沐笙的敏感点在哪里,可是为了挽留她,他只能这么做了。

    他顿了顿,慢慢吐出了清冷的一句话,“我、只是不想让你误入歧途。”

    “误入歧途?”沐笙挑眉,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忽然间,她慢慢的伸出手捧住了叶枭的五官轮廓。

    叶枭也有些震住了,如果不是因为看到沐笙眼中明亮而犀利的光芒,他会以为她喝醉了。

    沐笙细细的打量着他脸上的每一寸神情,她的眉眼间也沾染了以往不曾有的妩媚,口中吐出的芬芳让叶枭有些迷失理智。

    “叶枭,你说你害怕我误入歧途,其实,只不过是为了绑住我的一个借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