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帮我找酒店吧!
    说完,他抬步,匆匆的走开。

    一出门,他的神情便变得颓然,走了几步,就找了个靠墙的角落吸烟,烟雾腾起,掩盖他精致的面容。

    ……

    金都公寓的危机还没有解除,据说,昨天就有两个住户里的闺女被糟蹋了。

    警方正在展开调查,整个金都公寓都笼罩在紧张的氛围里。

    叶枭赶到警察局,虽然他现在被迫退役,但还是有很多人非常敬仰他。

    排查了一天,还是没有什么收获,不知不觉夜幕降临了。

    “罪犯每次犯罪的时间都是晚上这段时间,今晚,他也应该会找准目标吧!”

    叶枭在听着,忽然间手机响起,“喂!”

    “少爷,沐小姐回去了。”

    闻言,叶枭的脸色瞬间阴沉起来,他还在回家半路,心里却忽然间不安起来,气愤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猛的让司机调转方向。

    明天一早,沐笙就要交论文了。

    本来她是想要用一天的时间来坚持论文的,谁知,一天都被困在大宅里。

    她溜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自己将门给重新装好,门窗也关好,就开始写论文了。

    她写的很入神,根本就不会知道,一道黑影已经偷偷关注了她很久。

    等到她看到桌面上投射的黑影时,已经太晚了,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横在她的脖子上。

    “别动,小美人。”

    沐笙呼吸一窒,身体僵住,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你到底是谁?”

    男人闻言,大笑起来,“你不需要知道。”

    沐笙忽然间想起了那日她无意间看到他的“黑影”,难道就是这个男人不成?

    果然,男人的话应验了她的猜想,“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小美人,昨晚我就想动手了。”

    沐笙听到他的声音越来越急切,说话的时候,冰冷的呼吸都喷洒在她的脖颈上,她的后脊骨也忍不住跟着僵硬起来。

    男人原本搁在她脖子的匕首却慢慢往上,直接拍了拍她的脸,“这么一张美丽的小脸,真好看,你放心,等你欲仙欲死后,我就会给你一刀痛快。”

    说着,她直接将沐笙给提了起来,像是丢垃圾一样丢在地上。

    在通透的光下,沐笙终于看清楚男人的面容,看上去挺朴素的中年男人,年纪约莫四十岁,只是眼睛浑浊,他的瞳孔一睁大,整个人看上去狰狞无比。

    沐笙在他即将压上她的时候,一脚就踹过去,男人很灵巧的避开,唇角邪恶的勾起,“看来,还是有些武术功底的。”

    男女间的力量毕竟是相互悬殊的,很快,沐笙就败下阵来,再次被他逼到尽头,这回,男人拿着匕首就要往她动脉捅下去。

    几乎避都避不开,速度快的沐笙的眼睛只能容得下那把锋利的刀刃……

    轰的一声,大门再度被踹开,叶枭如同脚底生风一般冲过去,一脚就这么踢开了男人手中拿着的刀刃。

    在他身后的警察也跟着赶过来,将面目狰狞的男人给制服住。

    哗的一声,他听到冰冷的刀刃落地的声音。

    叶枭猛的将沐笙护在怀中,沐笙傻傻的偎依在怀中,她甚至还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着,他的心跳跳的很快,好像心脏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

    沐笙愣了半晌,猛的又推开了叶枭,虽然叶枭救了她,但这不代表,她就必须感恩戴德。

    “你走吧!凶手抓住了,你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了。”

    叶枭扫了她一眼,她眼中只有淡漠,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什么给狠狠撞了一下,他从未想过,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变成这样了……

    他转身刚要走,谁知,景梵宇就忽然间从门外冲进来,他也听说了小区最近发生的事情,一进来,就猛的冲到沐笙的身边,牢牢的攒住她的肩膀。

    “吓死我了,小笙,幸好你没有什么事情。”

    沐笙抬眸看向景梵宇,他的脸上全是汗水,看得出,他是有多么匆忙的赶过来。

    她的薄唇一动,刚想开口,忽然间,本来就要离开的叶枭却忽然间停下步伐,扭头,用很复杂的眼神盯着沐笙看。

    沐笙被他那样异样的眼神盯的心里有些发麻,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叶枭冷冽的眼神又慢慢的落在了景梵宇的身上,“你不是他的男朋友吗?关键时候掉链子,如果不是我,她早就出事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可是,看到他跟景梵宇那么亲昵的样子,他就是受不了。

    沐笙蹙了蹙眉,她真的很不喜欢叶枭这么趾高气扬指责景梵宇的神情,她刚想帮景梵宇说话,谁知景梵宇却将她给推到身后。

    “叶少,以后,小笙就由我来保护,你可以放下了。”

    话落下,沐笙有些震惊的盯着景梵宇看,一直以来,景梵宇都是属于那种吊儿郎当的男孩子,很少能够说出什么正经的话来,但,现在他却是无比认真的。

    叶枭神情一冷,扬起脸,就冷笑起来,“景梵宇,至少现在,沐恩将她托付给我,我没有理由放开她。”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又很有侵略性的盯紧沐笙,反正不管如何,他都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沐笙只能是他的,她的伤口由他来弥补。

    话罢,叶枭缓慢的走出去。

    “小笙,对不起,我来晚了……”叶枭一走,景梵宇就垂下脑袋,跟她道歉。

    沐笙眼角的余光依旧偷偷的看着叶枭离去的方向,她也很不好受,她明明已经要努力避开她了,可是这个男人……为什么偏偏要扰乱她,偏偏要任性的闯入她的世界。

    “没事,谢谢你关心我。”

    “我们之间还需要谢吗?”景梵宇伸手握住她的肩膀。

    沐笙没有什么心情跟她多说话,她又扫了一眼掉在地上的门,这门坏了,现在这么晚了,哪有师傅会过来换门。

    她今晚也只能住酒店了。

    “梵宇,麻烦你帮我找个酒店。”

    ……

    叶枭刚走出去,就看到景梵宇开车带着沐笙离开了。保镖告诉他,沐笙跟景梵宇准备去酒店了。

    顿时,他没有办法冷静,孤男寡女的,去酒店能干嘛?她可以相信沐笙,但他不相信景梵宇。

    叶枭猛的咬牙,吩咐,“快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