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醉酒
    但不管怎么说,对于他们来说,苏七月怀孕,是一件好事。

    因为曾经,他们都知道。

    那两个孩子……

    那个时候,她睡了半个月,到现在也没有人告诉她,在那半个月,靳凉城的绝望和颓废……

    没有人告诉她,他哭的像个孩子。

    两人结婚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别说是他们这些外人,估计他们本人都要以为不会再有孩子了。

    可是没想到,惊喜,就是来的这么突然。

    医生口中的,那么低的可能性……没想到,竟然成了真。

    他们,是真的很为他们二人开心。

    接下来……

    原本以为,这个孩子,靳凉城会比上一个更加的紧张,更加的小心翼翼,可是他们失算了。

    因为,在他告诉他们苏七月怀孕的第二天,苏七月就照常去了学校。

    不仅如此,还是他亲自去送她的。

    怎么回事?这人竟然没有像上次一样变得手足无措?

    可是转念一想,他们就释然了。

    有些时候,越是小心翼翼,就越是容易出问题,倒不如平常心,该做的都做了,能不能留住,真的就是随缘了。

    苏七月在怀孕两个月的时候,去参加了沐笙和景梵宇的结婚典礼。

    婚礼是在京都举行的,她跟靳凉城,下了飞机,就选了衣服去了慕家。

    慕家跟叶家,靳家,都是京都有名的家族,因此,他们来的时候,很多的世家人都在。

    她站在靳凉城身边,接受着那些人的审视,即使她不在意,但是总有那么一些眼光,会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不过好在……

    那些人,似乎在知道她姓叶的时候,眼神,变换的十分快。

    这样的情景,她不知道见过多少次,时间久了,心里,就会麻木。

    如果不是因为沐笙,她和靳凉城,大概都不会来这种热闹的场合……

    “嫂子,二哥。”慕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们到这边坐着吧?我嫂子不是怀孕了吗,还是不要让她一直站着。”

    “没事,我在飞机上坐了几个小时,刚好走动一下。”苏七月笑了笑,眼神落在不远处的果汁上,转身去看身边的男子:“阿城哥哥,我想喝……”

    果汁?

    靳凉城也是没想到,在这种场合,竟然会有果汁。

    那矮脚杯里装着的,透明的红色液体,像是樱桃汁,可是走近之后……

    他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七七,这是果酒,不是果汁,你不能喝。”

    苏七月:“……!”

    你这样是不对的。

    不能因为她几年前的一次生病,就直接掐断了她一生的接触酒杯的机会,而且,这是果酒!果酒!!

    许是她眼里的控诉太过于明显,又许是靳凉城也知道,逃是几年前喝酒生病,终究过了这么久了,还是忍不住,将那果酒,递给了她。

    而后……

    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小家伙两杯果酒喝下去,没一会儿,就脸颊绯红,憋着嘴晃着他的手臂撒娇:“阿城哥哥~我还要!”

    “你醉了。”

    “我才没醉呢!你就是不想给我喝!”苏七月可生气了,气呼呼的瞪着他:“当初结婚的时候自己说的疼我宠我的,这才几年,你就厌倦了是不是?连酒都不给我喝了!”

    靳凉城:“……”

    他是因为疼你,不忍心,给你喝的酒。

    结果……现在又成了他的错了?

    正欲开口,大厅里,突然传来一阵骚乱。

    满心都是酒的苏七月也被吸引,拉着他往大厅中央走。

    一眼,她就看到了今天穿着婚纱娇美清纯的沐笙,她手里端着的酒杯,应该是在给长辈们敬酒。

    可是此刻……

    她的婚纱上,却有一大片的红色酒渍,就在胸前,与那洁白的婚纱不相称不说,还有些暧昧。

    而此刻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女孩,一脸盛气凌人:“笨手笨脚的,连个酒都不会倒,活该叶家不要你这种不干净的女人。”

    当场,苏七月就怒了!!

    一把推开站在她前面的靳凉城,冲进人群里。

    靳凉城看的胆战心惊的,这小丫头,也不怕自己摔了,走路东倒西歪的……

    沐笙没想到这个时候,叶家的人会来,原以为来的只有一个苏七月,结果,连老爷子都来了……

    她端着酒杯去倒酒的时候,手肘不知被谁碰到了一下,酒洒在了桌子上。

    等她反应过来,就看到莫忘端着一杯酒往她身上泼。

    她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躲开,可是看到那张脸……

    她就僵在了那里,仍旧这酒水,将她的婚纱染成暗黄。

    紧接着,就是莫忘那一段仿佛是叶家女主人的宣言,她唇角的弧度,愈发冰冷起来。

    正要开口,就被一个身影拉到了身后。

    啪、

    哗啦——

    清脆的巴掌声,夹杂着,酒水落在地上的声音,还有酒瓶子碎成玻璃落地的响声……

    那一瞬间,整个婚礼现场,都安静了下来。

    她本人,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将她护在身后的身影:“七月……”

    苏七月的脸色,因为醉酒,泛着一层绯色,但是那双眼里的愤怒,却是实实在在的,手里端着一个空掉的酒杯,而地上的碎酒瓶,也是她的杰作。

    至于她面前的莫忘,先是被她冲上来抽了一巴掌,又直接被她拿着酒瓶给砸了下去。

    她本人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彪悍,气呼呼的瞪着已经额头出血的莫忘:“你谁啊?这是我家小笙的婚礼,管你什么事?她是主人,你算是什么玩意儿?在这撒野,谁给你的脸?不想待就给我滚蛋!”

    在她身后,正以为是她被撞到,慌张跑过来的靳凉城……

    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家小媳妇儿,跟记忆里的不一样……

    她每次喝酒,都是一个全新的性格……

    第一次,任性,爱撒娇。

    第二次,胆大,还有些撩拨……

    这第三次,那叫一个彪悍……

    冷不丁被人打了,头疼的她几乎没法思考,就听到了这么一段嚣张的话,莫忘当场就怒了,挽起袖子就要撕苏七月的衣服和头发。

    却在距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两只手,被沐笙和靳凉城同时擒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