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还不允许吃醋了?
    “叶少,真是对不起,我这就给您擦掉。”

    说着,她就作势要给叶枭擦自己落在他身上的粉。

    这下子,叶枭脸上的笑当成就绷不住了,“你别靠近我!你谁啊?哪来的,算什么啊?还来找我二哥,你知道你眼前的是谁吗?能听到我叫她什么了吗?我二哥,可是结婚的人,穿成这个样子,你以为我二哥就会看你一眼?我呸!!”

    “哪来的给我滚哪去!”

    当着他的面,看不起他叶家人呐?

    他嫂子,即是他嫂子,那是他妹妹好不好!

    没想到叶枭这么不给面子,而且直接挑明了说的这么疾言厉色,诺诺的脸色,瞬间就有些挂不住了:“叶少,你想多了,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只是……听了凉少的话,来找他的……”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叶枭彻底炸了:“我呸!你哪根葱啊?我二哥是眼瞎了都不会看上你,还叫你过来,你怎么那么没有自知之明,看到我嫂子了吗?看到了吗?自惭形愧了吧?那就快滚!!”

    苏七月:“……”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叶枭这么逗呢?

    似乎真的被他骂的伤到了自尊,女模特憋着嘴,一副快要出来的模样。

    猛的转身,就准备跑出去了……

    这时——

    一抹身影,推开了门,她直接装进了那人的怀里。

    冷不丁撞上一个陌生的女人,而且,还满是香水味,靳凉城当即一脸嫌弃的推开了,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苏七月,唇角的弧度立马又扬了起来。

    走到她面前,语气里,是难以掩饰的欣喜:“你怎么来看我了?”

    “送然然去见我师父,顺带来等你一起回家,可是……”她的眼神,扫了一眼门口的那个女模特,有些委屈的看着他:“可是阿城哥哥,我怎么不知道,我才一天不见你,你这身边,就有美人相伴了?”

    “你该不会,是打算跟我离婚了吧?”

    “胡说什么?!”一听到她提离婚,靳凉城就有些生气了:“什么都可以说,唯独这件事,不能提!”

    “就算是你想丢下我,我也要死皮赖脸跟着你!”

    说完,他就下意识去看,她口中的美人相伴的意思,究竟是谁,给她委屈受了?

    结果……

    他的视线,落在门口的那个女人脸上时,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结果。

    他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

    他转身,没有再看门口那个双眼满是炙热的女人一眼,亲密的揽住她的腰,低头吻了下她的唇角,“不许胡说,我刚从会议室出来。”

    亲看见到这一幕,诺诺当场僵住。

    不敢相信,这个一瞬间变得柔情似水的男子,真的,是传闻中那个冷酷杀伐的凉薄帝少?

    然,令她更当场失控的,还是后面。

    苏七月将头埋在他怀里,像是撒娇的猫儿一样,四处蹭了蹭,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可是她是来找你的,说是你让她来的,还跟我一个电梯上来的,就是那个只有你才可以上去的……”

    “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叫她了?”

    这丫头……

    即使知道她不是真的生气,也不是真的做出那么可怜的表情,他的心,还是软成了一汪水,仍由她就这么搅弄风云。

    捏了捏她娇俏的鼻尖,视线在移到门口的时候,则是无尽的冰寒:“司白!”

    “凉少。”

    “以后,她,不准再来我们公司。”

    “是。”

    司白上前两步,准备将这个破坏二人感情的女人抓起来,就听到自家boss大人又问了句:“她是哪家公司的艺人?”

    司白:“……我们靳氏的,慕少手底下的,目前当红,所以……算是给慕少面子……”

    电梯,让她用了。

    “哦……”

    凉少不将这个女人丢出去了?

    下一秒……

    “跟她解约吧,公司不需要这种艺人。”

    司白:“……”他就知道!

    解约?

    “等等……”诺诺因为亲眼看到二人如此亲密的一幕受的打击,此刻,才更加是心里滴血:“凉少我错了,我不能解约的……”

    被靳氏抛弃的艺人,哪还有公司敢用啊?

    她不能解约,绝对不能!

    她现在,可是最当红的模特……

    砰、

    回应她的,是猛然被关上的门。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她看到,那个埋在他怀里的女孩,冲她恶劣的吐了吐舌头,似乎是在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那一瞬间,她的心,无尽的后悔。

    知道的……

    靳凉城,是知道的。

    他明明看到了凉七就是故意装可怜,故意博取同情,还是顺着她,解约了她这个这么为公司赚钱的艺人……

    她是多傻啊,竟然进了靳氏,当红之后,开始奢望起了靳凉城……

    她怎么忘记了,当初凉七的微博,可都是他在搭理,他为了她……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可惜,她的后悔,无人愿意聆听。

    这次的事情,她反倒是给刚进公司的艺人,上了一堂课.

    一个鲜活的例子。

    那就是,公司的董事,撩谁,都不能奢望凉少啊……

    看着自己怀里的小身影,他戳了戳她鼓起的脸颊:“开心了?”

    “谁说的?我可生气了!”苏七月冷哼了一声:“你都不知道,我刚进电梯的时候,人家看我的眼神,多不屑,说的话多挑衅!还说是你叫她来的,让她乘用你的电梯……”

    “你不是知道,我不会那么做吗?”

    “那就不允许我吃醋了?”

    “允许!谁敢不允许?”他弯腰将她的小包拿起来,另一只手,牵起了她的小爪子:“回家了。”

    苏七月急忙拉住他:“我想去逛逛夜市的小吃街,有好多想吃的,一年多没吃过了……”

    靳凉城皱着眉,不赞同的道:“那些东西有什么好?还不如家里的厨师!”

    “我就是想去!你陪不陪我?”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拒绝,她干脆手一松,决定耍赖了。

    靳凉城有些头疼:“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你胃又不好,到时候不舒服,疼的还是自己。”

    “我宁愿胃疼,也想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