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不去!
    这里的一切,一草一木,都给他带来了创伤。

    同时,也都拒绝了他的存在。

    留下这里,他自己不会喜欢,这个小丫头,心里也会难过。

    所以,他会带着他的骨灰,将他葬在自己的家园。

    在故人已逝之后——

    终还他一处宁静……

    “我会回来看你的,带你去见我的医生朋友,你的身体,都会好的……相信我,师父也想竭尽所能的,挽回自己的过错,想要去为你,为小歌,还有他,做些什么,所以,不要不给我这个机会。”

    临走时,他的手,在她的头顶,那柔软的发丝轻轻拂过……

    宛若是当初,那个司牧野,顶替着牧野的身份,揉她的发丝,那个举动……

    极致的呵护温柔,可是两个人,却是截然不同的心境。

    等他的身影,再次从二楼的窗口的跳出去,苏七月的眸子,一点点的,沉寂空洞了下来。

    她不想要说对不起……

    也不想要说什么原谅这样圣母的词语。

    她的孩子没了,她是一个母亲!

    即使过程再复杂,她的内心深处,仍旧有一个底线。

    牧野的事情,她觉得沉痛折磨,但是,她心里,仍旧不能原谅!

    歌姐姐的事情,她很抱歉……

    她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对于师父……

    她不想去评价什么,因为她没有道理责怪他什么,他本就是流浪在华国,很快,就会回自己的家。

    只是心里……

    有些东西,有些感情,再也回不去了……

    靳凉城是知道恩泽来过的,晚上两人一起睡下的时候,苏七月睡不着,就一直盯着他,然后,告诉了他这件事。

    对于恩泽说的医生朋友,她也没有隐瞒。

    听完她的话,靳凉城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

    下一瞬,他的手,直接将她搂进了怀里,闷闷的丢给她两个字:“不去!”

    不去?

    苏七月顿时急了,“可是阿城哥哥,我们的孩子……”

    “孩子有就有了,没有就算了,我不想你再因为孩子的事情受一点罪。”当初怀孕,整整九个月,她几乎没有断过药,那些药味,他闻起来都觉得难闻,看着她喝下去,又跑进厕所吐,每天都要上演两三遍。

    有的时候,她孕吐的特别厉害,一整天,一口饭都吃不下的那种。

    整个人,消瘦的很快。

    月份大了之后,她的孕吐好了,可是那阵子,她的体质,还是不好,甚至到最后,她还脚肿腿肿。

    她一个人躲起来哭,他也没忘!

    为了孩子,她遭受了太多了,最终,那两个孩子,也没能留下来。

    从她怀孕,他就想好了,不管这个人能不能留下,孩子的事情,他都不会再奢求了。

    他不想让她有一点的不舒服。

    去看医生,肯定又是吃不完的药!

    思及此,他的手,拂过她的脸颊,她的发丝,满眼深情柔和:“我们就这样,简单的生活,好吗?”

    “如果孩子真的还会有,那就好好照顾,有了之前的,我也算是有了经验,不回再让你像上一次那么难受,可是如果没有,我也不会有什么不满,我们两个人,就很好。”

    他什么都不想奢求。

    身边有她,便再无所求!

    他的话,让苏七月的心,软的一塌糊涂,轻声点头:“好,我都听你的……”

    她想要孩子,是因为怕他没有孩子……

    可是他心里,想的又何尝不是她?

    所以……

    她选择了听从他的,顺其自然,就好。

    ——

    一周之后,苏七月总算是说服了靳凉城,从监狱里,将初然接了出来。

    然后,给恩泽打了电话,带她去见了恩泽。

    他是牧野的师父,然然被催眠了,靳凉城不放心她出来,所以,她带她,去看看,她的催眠,还在不在。

    而路上,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初然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哭。

    她都做了什么啊?

    这是她的好朋友……她的小萌啊!

    她怎么能……怎么能将她推向车子面前呢?

    她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有个声音,让她去那么做,然后,她的身体,真的听从了那个人的话……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们说她被催眠了,一切,都不是自身的意愿。

    可是归根究底,都是她,亲手推了她,害死了她的孩子!

    在监狱的时候,她就想起了一切……想起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她的后悔,她的忏悔,那个男子,不屑一顾。

    他恨她……

    她知道……

    她身为小萌的好朋友,做了这种事,而他身为小萌的老公,当然会恨她。

    可是……

    她自己,才是最恨自己的那一个啊!

    “然然。”像是觉察到了她的情绪,那个女孩,突然拉过她的手,冲她浅浅笑了笑:“没事,别怕。”

    “小萌,我……”

    “都过去了,而且,那不是你的错。”她笑了笑,只是那笑,再不似往日那般无忧:“待会,我带你去见我师父,等他说你真的没问题了,我就带你回家,你想见妈妈不想?”

    “想……”

    好想。

    即使妈妈从小都很忙,不照顾她。

    但是妈妈,很爱她……她知道。

    “嗯,我会带你回到岚省,让你见阿姨,一切,都会好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城湘,说好的一起上学,你可不能再让我一个人了……”

    “嗯,好……”初然的头,搭在她的肩膀,有些哽咽,但是不想要当着她的面哭:“我们一起回到城湘,去见妈妈……”

    苏七月拍了拍她的背,没说话。

    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恩泽是临时来的,因此,并没有去买住所,只是选了一家酒店,再等等,就要离开。

    所以,她带着然然,按响了他的门铃。

    很快,门被打开,恩泽那熟悉的面庞,就映入眼帘:“进来吧。”

    关上门,他的眼神,落在她身后的初然身上,有些诧异:“就是这丫头?”

    “师父你不是看过监控了吗?”

    “是看过,但是那个时候,她只是一闪而过,大部分都是你的画面……”

    示意二人坐下,恩泽去倒了两杯水,“她应该是被下了心理暗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