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丫头,最后一次了
    每分钟,一万的伤害?这可是直接破了刚才双人赛的记录,难道,他还没拿出全力?

    而就在此时,牧歌风野的排行,被压下去了!

    凉七,伤害十一万!!

    卧槽!

    这是女神吗?这特么……

    女汉纸啊!!

    可,他们吃惊的嘴还没来得及合上,就看到逐渐进行之下,游戏二十分钟,牧歌风野,再次超越了凉七!

    而似乎与他较劲一般,他的记录,很快,再次被凉七超越。

    游戏的设定,记录赛是一个小时。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两人的伤害,输出,竟然全都持平了。

    那问题来了……

    到底,谁赢?!

    眼看就要进行到最后一分钟了,突然,坐在那里的司牧野,开了口:“最后一次了,丫头,不让你了。”

    下一秒——

    屏幕上的红色字体再次被刷新,记录赛结束!

    冠军,牧歌风野!!

    他在最后那一分钟的伤害,那个瞬间爆发,五万!!

    足足五万的爆发!

    再次翻新记录!

    而同时,第二名的凉七,瞬间爆发,四万!

    差了一万……

    开局的时候,他说,这次让你一万……这,是让了吗?

    看着这个数据,苏七月突然笑了,有些无奈,眼眸之中,却满是伤感。

    最后一次了……

    牧野……

    系统提示:玩家“牧歌风野”已删除账号。

    系统提示:玩家“凉七”,已删除账号。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那两个账号,超级值钱的好么?

    就算是你们不想玩了,卖给他们啊!绝版皮肤什么的,超级好看的啊!

    众目睽睽之下,他取下耳机,起身。

    苏七月亦然。

    两个人,一举一动,都十分的同步。

    他站在那里,冲他笑。

    更多的,那笑,像是在道别。

    她也站在那里,对他微笑。

    只是那笑,充满了悲伤。

    他的视线,缓缓落在她纤细的腰际,说出的话,有些苦涩:“那两个孩子……我不是故意的。”

    “嗯。”苏七月几不可闻的应了声,手,抚上了自己的小腹:“我知道……”

    “对不起……”

    “我不想跟你说没关系,因为我没办法原谅你。”

    那是她的孩子,她九月怀胎即将出生的孩子!

    并且,是她这一生,唯一的生产机会。

    所以……

    她做不到原谅!

    即使,这个人,是他。

    即使一切,都不是他的意愿。

    司牧野的视线,一点点的下移,最终,落在自己的手上,这双手,沾满了挚爱之人的鲜血。

    “一开始,我不知道他的存在,可是小歌死了……师父也不跟我联系了……渐渐地,我就知道了……”

    “我曾经反复看过你出车祸的现场视频,然后……我看到了我自己,我就站在那里,看着她去了车祸,可是……在我的记忆里,我已经快一年都没有见到过你了……”

    “那个人,不是我,但是,也是我……”

    不论是小歌的死,她孩子的死,就连当年的司家……

    全部,都是他亲手杀害的。

    那个人,不是他,却也是他。

    他没法说出任何推卸的话语,也没法对于她现在的伤感视而不见!

    最终,一切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存在……

    所以这一次,这一次……

    他的手,缓缓握紧了口袋里的枪,举起来,在那么多人面前,直播的现场,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看着对面因为她的举动僵硬的女孩,浅浅笑了:“丫头,最后一次了……”

    “再见。”

    苏七月的身形颤了颤,眸底一片猩红,不想看到这一幕。

    她转身,似嘲讽,应了句:“师兄,再也不见了……”

    然后,她就踏着步子,离开了这家游戏厅——

    砰、

    伴随着她踏出门口的脚步声,身后的枪声响起——

    整个游戏厅,乱做了一团。

    游戏厅的门口,停着熟悉的车。

    那个人,就站在那里,看到她出来,朝她大步走来,伸出手,有些心疼的将她揽进怀里:“想哭就哭吧。”

    是啊……

    她想哭的,她真的好想哭啊、

    那个人,是牧野啊!

    这间游戏厅,是曾经他们五个人一起每天放学待着打游戏的地方啊!

    承载了她所有的青春的他们五个人……

    现在,他就选择在这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歌姐姐,师父,全都没了,最后的最后,她所有的青春记忆里的,温暖过她岁月的美好的人,全都不在了……

    她知道,自己是在报仇,为了自己的孩子。

    可是她心里,那股悲伤,抑制不住。

    她熟悉的牧野,那个令她骄傲的师兄,现在死在这里的牧野,根本就不是那个杀害她孩子生命的人!

    从头到尾,他只是跟她们一样的受害人……

    但是为了她们,他选择了自己的死亡。

    她不能说自己心里毫无感觉,也不能说对牧野没有一点怨恨,她怨恨的人,更多的,是那个杀害她的孩子,杀害歌姐姐的司牧野!

    而不是……

    这个因为自己的善良去死的牧野!

    这个牧野,留给她的……只有温暖。

    可是此刻,在靳凉城的怀里,她哭不出来。

    她怎么能,在他的怀里,因为一个害死他们孩子的杀人凶手哭泣呢?

    这么做,岂不是在给他的伤口捅刀子?

    她没注意到,在自己躲在他怀里埋头伤感的时候,抱着她的靳凉城,忽然透过玻璃看到了令他惊讶的一幕……

    此刻,那个站在游戏厅里的人……

    那个完好无损的人……

    怎么会?

    “七七……那个人,是不是你师父?”

    “我师父?!!”

    突然瞬间抬起头,朝着玻璃窗口看去,那里,站着一个略显沧桑的身影,棕色的长发,蓝色的眸子,深邃的轮廓,那个十分明显的特征……

    那个人!!!

    “师父……”

    师父,还活着?!

    觉察到她的视线,站在游戏厅的男子,冲她挥了挥手,唇角扯出了一抹温暖的弧度。

    然后,她对她做了了个手势,她就看到,他将司牧野扶起来,背着他离开了……

    光芒之下,他的身影,竟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

    温暖的夕阳,天空,一片红色。

    那么热情,像是师父的性格。

    他将牧野带走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不知怎地,她怎么也哭不出来的眼睛……

    突然——

    泪流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