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见一面吧。
    然然不可能伤害她,但是牧野……他是心理学专家……

    对然然做什么,对于他来说,太简单了。

    所以……

    伤害她的人,害她失去两个孩子的人……

    也是她曾经最引以为傲的师兄,是她心底里的家人。

    但是那个人……

    却不像是牧野。

    她的手,下意识隔着被子去拿枕头下的手机,但是忽然想想起,她之前没了记忆,对于手机也没什么热枕,她的手机,都是跟靳凉城的用的同一个。

    于是,她拿起了靳凉城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手机。

    她的手机卡,就装在他的手机里。

    她给牧野发了一则信息。

    「见一面吧,老地方。」

    很快,那边就回了信息:“嗯。”

    窗外的黑夜一点点散去,天空露出了鱼肚白,苏七月翻了个身,搂住了身边的男子,“我睡会,八点叫我,有事要出门。”

    “好。”

    顿了顿,苏七月又问:“然然还活着吗?”

    是的……

    她的问的,不是初然在哪里,也不是初然现在怎么样,而是,她还活着吗。

    依照她对靳凉城的了解,他看到的,是然然将她推向了那辆车,是然然,害她没了两个孩子。

    所以……

    他肯定不会让初然活下去!

    但是同时……

    她也知道,知道他很在意她的想法,知道初然,是她的好朋友。

    初然……

    提起这个名字,靳凉城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杀意:“在监狱里。”

    “去接然然出来吧。”

    “你疯了?”她可是害的他们没了孩子!

    “我没疯。”看着这个提到孩子失去理智的男子,她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她总以为,他这个人对所有人都冷漠,唯独她,是特别的,可是她怎么忘记了,他们两个人的孩子,他心底里的在意,一点也不比她少,曾经,比起她,他才是最喜欢孩子的那个人。

    “然然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去害我,她当时是被催眠了,做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她自己想做的,说到底,她现在恢复了,可能都还在悔恨,我了解她,等她想起一切,肯定会很痛苦煎熬的,虽然我们没了孩子……可是然然,归根究底,是没错的。”

    不是她袒护初然,也不是她不在意孩子……

    她只是,站在一个比较冷静的角度,知道了凶手是谁。

    同时,也了解初然的心情。

    “你怎么知道她就是被催眠的?”靳凉城的眸色,还是十分冷漠。

    苏七月垂睫:“我知道,因为我看到了那个人!”

    看到了……那个人?

    他的眸子,一下子,就猩红了起来,充斥着暴戾阴鹜:“是谁?”

    “牧野。”

    司牧野?!

    “我在昏迷之前,看到他,就站在对面的马路上,那个人,跟牧野一样,但是本质,应该不是牧野,或许……”

    他就是他口中的那个……司牧野。

    “阿城哥哥,你还记得当初白慕炀说过,他找了很有名的人来验证然然的情况,得到的结果是,然然被催眠了,你说过,牧野是一个很有名的刑侦,对吗?”

    “嗯。”

    “可是阿城哥哥,我还知道,牧野他,擅长心理学,尤其是犯罪心理,催眠对于他来说,也不是难事,他是这个世界上,我认识的,那个杀人最简单的人,也是同时……我曾经为他骄傲的人。”

    那是她的师兄,他的一切成就,她都会为他感到骄傲。

    但是她从没想过有一天……

    他的成就,他最擅长的心理学,会用来,对付她……

    “我困了,等我醒来,就去见他,然后,我们去把然然接出来吧。”

    靳凉城没应声,她已经在他怀里合上了双眸。

    他的眼神,看着她近在咫尺的面容,有些恍惚。

    习惯了她的任性胡闹,明明孩子没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却表现的这么冷静,可是她越是冷静,就代表,她的心,越是冰冷。

    对于她来说,司牧野是她的亲人,她在意的人。

    同时,他也害她没了九月怀胎的孩子。

    她心里的伤痛,根本就不是他可以体会的。

    他没法去劝说,也不想往她心口去捅刀子,只是与她相互依偎着,看着她安盏入眠。

    看着时针,一点点的转动——

    终于,到了她说的那个时间——

    于是,他的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将她从沉睡中叫醒。

    ————

    江城的市中心。

    整条街道,最热闹的,莫过于这一道,设置在学生放学路上的,一道游戏街道。

    其中,最大,也是最有名的,就是矗立在街道中央的,那家游戏厅。

    每一年,都会举行现场的直播,各种游戏的赛事举办中心。

    今年,则是kl的主场。

    kl的联赛,有很多,个人赛,双人赛,战队赛,以及记录赛。

    所谓的记录赛,顾名思义,就是一群玩家坐在一起,打同一个副本,同一个boss,比操作,比专业,也比通关记录。

    苏七月踏进这家游戏厅的时候,现场,正在直播战队赛。

    她看到那领奖台上,站着的,是mu的战队成员,不再是她熟悉的ck,,而昔日的王者,就在角落里,所有人都沉浸在冠军的获胜喜悦里,没有人看到这支老牌战队的萧瑟。

    她一进去,就收到了很多摄影机的闪光灯。

    因为凉七太有名了,也因为,她的游戏,玩的太有名了!

    她出现在这里,是为ck加油?

    可是凉七,不是说失忆了吗?

    然,在一群人想要去采访的时候,那个女孩的视线,落在了游戏厅里,在那窗口,坐着吹风的男子身上。

    她朝他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好久不见。”

    牧野回过神,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颊,笑了笑:“嗯,好久不见,从你上次找我查家人的时候了呢。”

    是啊……

    从那个时候,她就再也没有见过牧野。

    而那个跟着靳凉城一起抓到秦封,又对然然催眠伤害她孩子的……

    不是他。

    牧野,终究还是牧野。

    并非司牧野、

    在她怔神的时候,那个坐着的男子,突然起身,与她并肩,看着不远处个人赛落寞的那一情景,突然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