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我是大女孩了
    “不是。”

    她小的时候,就是因为心脏病,一直在住院。

    一直到她七岁……

    做了手术,即将出院的时候,她失踪了……

    “那为什么我的肚子上会有伤口呀?”苏七月还是不懂。

    “因为你肚子疼,得了必须要从肚子那里才能做得手术……”

    靳凉城的手,缓缓将他给她掖好的杯子撩开,看着她那身病服,手,忍不住放在她的小腹。

    轻轻的,撩起她的上衣……

    再往上,就是她的刀口……刚刚结痂,泛着红印,很明显,如果不好好保护,可能还会有炎症。

    而那里……

    原本,有着他们的两个孩子……

    他的手不受控制的想要去抚摸她肚子上的刀口,却在同时,苏七月皱着眉惊呼出声:“疼……阿城哥哥我疼!”

    一瞬间,他吓得缩回了手。

    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对不起七七,我……”

    “没事。”苏七月脸上的痛色已经消失了,朝他有些虚弱的笑了笑:“阿城哥哥我想躺一会,等会洛姨来了你叫我好吗?”

    “好。”他将被子给她盖好,轻柔的拍着她:“睡吧。”

    苏七月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早已到来的叶景臣就站在她的病房里,她一睁眼,就看到病房里,多了一个陌生人。

    “这是你爸爸。”靳凉城给她解释道。

    说着,他弯腰将她的鞋子拿出来放好,掀开她的被子:“下来洗脸,妈早就给你做了好吃的。”

    “哦……”

    苏七月怔怔的,眼神,没有从叶景臣的身上移开过。

    爸爸,这就是……她的爸爸。

    看起来,好亲切。

    就是……

    他看她的眼神,像是快哭了一样,她不喜欢这种眼神,一点也不喜欢。

    就像是阿城哥哥看到她的伤口的样子……虽然他低下了头,可是她还是看到了……

    她接过靳母递给她的小碗,夹着桌子上的肉丝,刚放在唇边,就对上了叶景臣那股热切的视线,于是,放下了筷子,转而问了句:“爸爸是想要一起吃吗?”

    爸爸……

    她叫他爸爸了……

    明明期盼已久,可是这一刻到来的时候,叶景臣,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

    他来到这里,跟别人都是一样的,因为担心她的伤势,她的心情,可是得到的结果……

    却是她现在七岁的记忆和智力,她变得天真懵懂了起来,同时,也对他比较客气。

    甚至,她还用那天真的语气叫他一声“爸爸”。

    可是……

    他心里,却愈发的难过。

    看着她那张脸,他就会想起苏洛,想起,那两个还未出世就没了的孩子……

    叶景臣摇了摇头:“我已经吃过了,小七你刚醒来,就多吃一些。”

    “哦……”

    苏七月跟他不是很熟,应了一声就没在意了,低头吃着自己饭。

    这个爸爸,似乎并不好相处。

    跟电视里的不一样。

    吃完饭,叶景臣还是没有离开,一直到天空一点点黑了下来……

    他才依依不舍的看着坐在那里的苏七月:“小七,我明天再来看你,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苏七月拿着手里的小玻璃风铃,歪着脑袋想了想,对他道:“我想吃棉花糖……”

    叶景臣笑了笑:“好,明天给你带,我现走了,你好好休息。”

    他走之后,苏七月就迫不及待去掰开那小风铃,里面,有一条纸条。

    打开纸条——

    映入眼帘的,就是靳凉城那苍劲有力的笔迹。

    我陪你长大,你陪我变老。

    这是当初,他问了两个妈妈之后,自己思考了许久,写下的一句话。

    正是他们两人的象征。

    苏七月拿着这两小纸条,笑的一脸开心,而一旁发靳凉城,则是抿着唇,郁闷的看着她。

    有什么好看的,字迹那么丑!

    话语那么俗气!

    可是看她那么开心,他就不忍心去打扰……

    而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情绪,苏七月一直将那小纸条又重新装回小风铃里,看着窗口:“阿城哥哥,你给我挂到窗口吧?这样,我就又能听到小风铃的声音了,可好听了!”

    靳凉城起身,看了眼那窗户,接过了她手里的风铃。

    清脆的风铃声,伴随着他的动作,悦耳动听——

    他将风铃挂好,看着已经面露倦意的她,道:“我陪你去洗澡?”

    岂料,女孩顿时面色一沉:“不行!!!”

    他微怔:“怎么了?”

    “不行就是不行啊!”苏七月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有些蕴怒:“阿城哥哥你怎么能说出这么羞人的话?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是不能一起洗澡的!”

    靳凉城:“……”

    “你一个人,会碰到伤口的。”

    “那我今天就不洗澡了,明天等洛姨来了,让她帮我洗!”

    靳凉城:“……!”

    媳妇你这个思想是不正确的!

    “你现在二十多的人了,确定还要像小的时候一样,让妈帮你?”

    苏七月一脸理直气壮:“就是因为我二十岁了,才更加不能让你给我洗澡啊!我是大女孩了,男女有别!”

    !!!

    男女有别?!

    靳凉城委屈了:“那当初不是说了要一直在一起的吗?”

    现在,她忘记了这些事,连约定都不要了?

    “我现在就跟阿城哥哥在一起啊,可是阿城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看得到自己的伤口,不会让它碰到水的,就算我是小孩子,洗澡不能碰到伤口,我也是知道的。”

    靳凉城:“……哦。”

    “那我去洗澡了,你在外面等我吧,不许偷看哦!”

    靳凉城:“……哦。”

    最终,在他一脸郁闷,和中途担忧她会不会碰到伤口的复杂情绪下,浴室的门,被推开了。

    裹着浴袍的苏七月,发丝还在湿漉漉的滴着水,一脸可怜的看着他:“那个……我忘记了拿衣服了……”

    靳凉城:“……”

    转身,打开衣柜,将她贴身的衣物拿出来,“小心一些,地板滑。”

    苏七月红着脸接过他手里的那小内内,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浴室里,她的脸颊滚烫,阿城哥哥真是的,怎么能拿着女孩子的内衣呢?

    他都那么大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