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只要你活着
    他就坐在她的病床边,握着她被子里的手,垂着头。

    略长的发丝,遮住了他的脸颊和神情,别人看不到,但是都能感觉得到,他身上的那股悲伤。

    站在门口的慕恩没进去,白子谦也没进去,就连叶景臣,都不知道去了何处。

    看着这一幕,没有人想去打扰。

    因为他们去了,也是无济于事。

    这一刻,安慰的话语,显得很多余,也很苍白无力。

    对于他来说,那是丧子之痛,九个月的孩子……

    还有几天,就要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怀里,却在短短几天之内,两个孩子,全都没了……

    这九个月以来,二人所有的小心呵护,所有的艰难挣扎,全都化成了一场空。

    最悲痛的,莫过于他的心情,他跟她一样,都很期待那个孩子的降生的,即使他不说,但是他们,都看得出来……

    整整九个月,突然之间,所有的付出,都没了……

    对于他们二人来说,不仅是没了两个孩子,就连他们此生唯一的两个孩子,都没了。

    “走吧,去看看叶枭。”

    “嗯……”

    另一个病房里的叶枭,对这一切,都还是一无所知。

    而这个病房,他们不想,也无法踏进去。

    夜深人静。

    微凉的秋风,从窗口吹拂着面颊,靳凉城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坐在那里,整整一天,一言不发。

    滴水未进……

    他握着她的手,看着她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突然,唇瓣微微颤抖了起来:“七七,这一次,你真的要丢下我了是不是……”

    在他低头的瞬间,泪水,落在两人交接的手背。

    滚烫——

    仿佛能点燃她的灵魂。

    站在外面的靳母,透过玻璃窗看到这一幕,泪流不止。

    他那个儿子,她有多少年都没见他落过一滴泪,就连当年七七失踪,他闹自杀,都只是一言不发的将自己关起来。

    可是现在……

    那个从来不会落泪的儿子,正对着床上那个昏迷不醒的女孩,哭红了双眼,双肩颤抖——

    命运这种可笑的东西,究竟要给两个孩子带来多少灾难?

    不忍心看他这个样子,靳母抹了把泪,收回了准备推门的手,转而出了医院——

    在医院的门口,马路边缘——

    叶景臣就站在那里的树下,看着出车祸的马路,手中的烟,一根接着一根……

    他的背影,太过于颓废消沉,洛兰站在他的身后,“……是我们阿城没有照顾好你的小七。”

    也是她……

    当年隐瞒苏洛的下落,导致叶家,一直都找不到她。

    一切,都是靳家欠下来的感情。

    欠他们一家三口……

    叶景臣嗤了一声,掐灭了手中的烟:“感情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外人可以衡量的。”

    不论是他和苏洛,还是阿城和小七……

    “小七没醒来这段时间,就麻烦你照顾她了……”

    “那你呢?”

    “我?”他的视线,落在了远方的天空,那颗星星,璀璨闪烁:“我去看看她,告诉她……我们的女儿,现在,正需要她……”

    终究,他这个父亲能做的事情,寥寥无几。

    他是个很失败的人,不管是为人子,为人父,还是……

    身为苏洛的老公。

    他都很失败!

    他对小七的关心,甚至都不如洛兰。

    对于苏洛的照顾……

    几乎没有。

    他的人生,简直就是最悲惨的写照!

    靳母还想劝他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改变不了什么。

    更多的……

    她自己的心,也很煎熬。

    没有能力去劝别人了,她要自己找个地方静静,然后回到医院,去照顾两个孩子……

    ……

    时间,转瞬即逝。

    一转眼,半个月就已经过去了。

    网上的关怀少了一些,质疑,也开始多了起来。

    凉七到底什么情况?也没个准信啊……

    还有靳凉城,如果他真的是凉七的男朋友,这么严重的车祸,倒是出来发个微博表示一下关心啊。

    不得不说,网友们的关注点,总是很奇怪。

    凉七的情况……?

    此刻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的靳凉城,是最清楚的。

    她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姜医生说,手术途中,即将麻醉的时候,她醒来了……

    然后得知了孩子保不住的消息,他知道,就是因此,她不愿意醒来……

    可是……

    她为了孩子悲伤难过不愿意醒来,难道,连他都不要看到了吗?

    “七七……七七……你看看我啊,你之前不是告诉我睁开眼就能看到你吗,现在,你睁开眼,也能看到我……”

    “你不是说,一个人,活不下去……那你丢下我,我会跟着你离开的……”

    “七七,七七……”

    “醒来好不好?”

    他的语气,卑微到了极点,充满了哀求。

    终于,在他不厌其烦的重复那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病床的女孩,发出了一声呓语。

    一个字……

    就那一个字,让靳凉城的心里防线,崩塌的彻底。

    因为,她说:“疼……”

    是啊,她多疼啊……

    身体疼,心更疼……

    “七七……我们不要逃避了好不好?你醒来看看我,丢失的东西,我们一起找回来,没了的孩子……我只要你活着,不去奢求了……”

    “疼,疼……阿城哥哥……”

    伴随着她那最后一声呓语,床上的女孩,终于睁开了双眼。

    刹那间,他灰暗的眸子,燃起了光亮:“七七……你醒了?我去叫医生,你先等我一下……”

    说着,他就跑了出去。

    太过于兴奋的他,将所有人的都通知了一遍,然后,才重新回来,看着那个挣扎着要坐起来的女孩,急忙伸出手将她按回去:“别动,会牵扯到伤口……”

    孩子,因为她的昏迷,是直接剖腹取出的死婴,她的身体,就像是没生孩子,但是经历剖腹产。

    同时,还有那场车祸带来的伤害,短短半个月,怎么可能养得好……

    而且,她还是昏迷!

    苏七月看着他,清澈的眸子泛着一丝懵懂和迷离,语气,也是充满了茫然和稚气:“阿城……哥哥?”

    “嗯?哪里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