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熟悉的身影
    “因为喜欢一个人,即使记忆没有了,身体,也还是会记得的。”她忽然想起自己喜欢上陆子明的原因。

    是因为……

    他那一个回眸,仿佛让她看到了年少时的靳凉城,温润如玉的少年。

    就像是然然,即使不记得白慕炀,她依然会在看到他的时候,觉得熟悉,会因为他受伤二心疼。

    她之前,一定是很爱他……

    爱到,为了他的安全,连她这个闺蜜,都可以一字不提的地步。

    两个女孩,手拉手,就站在医院的大门口。

    对面的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

    两个站了不多时,突然,从远方的路上,一辆救护车闪烁着红灯,飞速的行驶了过来。

    刹那间,两个女孩,都情不自禁的绷紧了身子。

    医院的医生行动很快,冲大厅里冲出来,拿着担架,几个护士匆忙跑了出来。

    救护车的后车门被拉开,映入眼帘的那个身影,让苏七月的瞳孔,骤然紧缩。

    靳凉城!!

    他从救护车上下来了,医生和护士忙着抢救病人,也有围观的路人,因此,她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想要过来检查他有没有受伤,又不敢上前怕撞到自己,只能站在那里。

    担忧的看着他。

    他的脸上,泛着一道轻微的划痕,那痕迹,泛着血丝。

    除此之外,他似乎很健康没有丝毫的伤痕。

    随即,在她的注视下,白慕炀也从那车上下来了……

    比起靳凉城,他似乎受伤了,捂着胳膊,面容惨白,从指缝里,流出了血液。

    但是医生最着急的,不是流血的白慕炀,而是那个被担架运出来……

    早已昏迷不醒的人。

    那是……

    叶枭!

    她许久不见的叶枭……怎么会?在人群的拥簇下,她只是看到他一扫而过的脸,随即,他就被医生推进了医院里。

    她下意识想要跟上去,却在抬头的时候,对上了靳凉城的视线。

    看到她,靳凉城松了口气,走出人群,拉住了她的手放在唇边吹了吹:“怎么出来了?”

    “因为担心你……”

    “我没事。”他握着她的手,一点点抚上自己的脸颊,感受着那温度,浅浅勾了勾唇:“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苏七月的眼神,盯着他脸颊那一道划痕,想要去触摸,但怕他疼,就忍住了。

    转而,看向了叶枭离开的方向:“叶九怎么回事,看起来伤的很重。”

    靳凉城的眸子黯淡了几分:“他替小四挡了一枪。”

    替慕恩……挡了一枪?

    是因为沐笙吧……

    转念之间,她就明白了这里面的关键,之前沐笙就说过,她跟叶枭说清楚了,而且,已经跟景梵宇在一起了。

    她为她开心,同时,也为叶枭担忧。

    “那一枪,打在哪了?”

    “没打在心脏,别担心。”

    “那就好……”

    这边的两人,彼此倾诉,而初然,也是在同时向白慕炀跑了过去:“白白……你受伤了……”

    “没事,小伤,包扎一下就好了。”白慕炀笑了笑,伸出那只带着血的手,想要抚摸她的发丝。

    但手悬在了半空中,因为他怕自己身上的血染到了她的发丝。

    “秦社怎么样了?”

    “抓到秦封了……”

    “抓到了?”苏七月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靳凉城点头:“嗯,只不过,现在他在二叔的手里,等会二叔就过来看你。”

    “叶叔叔也来了?”她差点以为……

    自己生产之前都要见不到他了呢。

    “你的预产期就到了,他怎么可能不来呢?要不是怕你尴尬,他两个月前估计跟我妈一起来了都。”靳凉城笑道。

    “少爷,带您的朋友去包扎伤口吧。”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许久不见的司白。

    靳凉城回过神,看着血还在流的白慕炀,抿了抿唇:“走!”

    苏七月看着二人,下意识想要抬起脚步跟上……

    却在此时……

    初然,拉住了她的手。

    “怎么了然然?”她以为她是害怕白慕炀出事,就用那轻柔温和的嗓音安抚她:“没关系的,就是伤口而已,我以前也有,不会很严重的……”

    “然然??”

    看着那个低着头一言不发就是死死拉着她的初然,苏七月有些不明所以……

    “你是哪里不舒服吗然然?”

    听到动静的两个男人转过身,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靳凉城看到了他这一生之中最无法忘记的画面……

    也是,他一生的阴影。

    因为他看到,两个站在马路边缘的女孩,初然……

    突然伸出手,将挺着大肚子行动不便的苏七月,推向了马路上……

    疾驰的汽车……

    呼啸的冷风……

    刹那间,他的世界,停止了。

    “七七!!!”

    人未有所反应,身体就已经冲出去想要拉她的手。

    他赤红着眼睛,看着她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抓不到她的手……

    那张脸,因为突如其来的未知恐惧,变得惨白如纸。

    砰、

    她的身体,被撞飞了出去,血,染红了大地——

    靳凉城的手,与她的指尖,仅仅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就定格在了那里。

    在他骤然放大的瞳孔下,看到她的身体,被撞飞,在地上滚了两圈,然后,血……

    从她的下身,涌了出来。

    他突然就失去了理智,朝着她跑了过去,将浑身是血的她抱在怀里:“七七……”

    耳边,是汽车鸣笛,以及喧闹人群的声音,她什么都听不到。

    疼……

    好疼……

    尤其是肚子那里,她感觉到,有什么,在往下坠……

    流出来了……

    孩子……

    模糊之中,她看到他的脸,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她试图拉他的手,“孩……孩子……救他……”

    阿城哥哥……

    而后,她就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在闭上眼的那一瞬……

    一抹熟悉的身影,就站在马路的对面,用那双冰冷到漠然的眸子看着她……

    看到她流出了血,转身,离开了那个位置。

    那个身影,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瞬,心,彻底沉入谷底……

    牧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