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他说疼,我也好疼
    靳凉城进来的时候,靳母在厨房里忙活,他看着床上的女孩,显得手足无措:“七七,我……”

    “阿城哥哥……”

    女孩的声音,带着软糯的撒娇意味,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看着他:“我的腿和脚肿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这算是什么问题?!

    “你哪怕是成了一个小胖猪我也不会嫌弃你。”

    “那好……”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女孩的眼眸,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伸出手拉着他,笑眯眯的道:“那你给我揉揉腿吧……”

    这个时候,别说是让她给她揉腿这么简单的要求了,她哪怕是想要他的命,他都不会说一个“不”字。

    靳凉城在她身边坐下,撩起了她盖住身子的薄被,那里小腿往下,确实肿的厉害。

    就连他刚看的时候,也是被吓到了。

    怪不得,她会哭着说自己不能走路了,他不在屋子里,她一个人,一上午,怎么过来的啊……

    靳凉城突然觉得自己失算了,他以为去机场接靳母也就十几分钟,可是没想到……

    早知道,就在出门的时候给小笙打电话……

    他竟连手机都没拿!

    他的手微凉,握住她那肉呼呼的小脚丫,说不出的柔软,平时她都是很瘦,手脚都是纤细的,哪有这么有肉感的时候?

    靳凉城的唇,不受控制的扬起了一抹微笑的弧度,“七七,其实,你有肉感一些也很好看的。”

    “有肉感?果然你果然是在嫌弃我胖!”

    靳凉城:“……!”

    媳妇你这个道理不对劲,他的重点是后半句,很好看!

    “阿城哥哥……我感觉我现在像个皮球似得……”尤其是,这腿和脚肿了之后,她整个人都圆滚滚的了!

    闻言,靳凉城一本正经的打量了一下她现在的身材,最终,那视线,落在了她那大了一两杯的柔软上。

    意思,不言而喻。

    一瞬间,苏七月脸颊滚烫,小手狠狠掐了下他的手臂:“靳混蛋!”

    洛姨就在隔壁厨房呢?他都能这么明目张胆……

    之前,她洗澡不方便,一直都是他帮忙的,也是从那个时候,他的视线和手,开始来回的拂过她的那个位置。

    因为怀孕,她的胸围,确实大了不少。

    她自己有时候看着都觉得违和感,可是偏偏,某人似乎很喜欢……

    “咳……”靳凉城的视线转移到她的脚上,碍于靳母在,小声的辩解道:“我可什么都没说……”

    可是你看了!

    哼!

    大流氓!

    “阿城,过来吃饭了,先给你媳妇把饭端过去。”厨房里,传来靳母的声音。

    靳凉城收回手,将她的双脚放进被子里,给她盖好下半身和肚子,这才起身:“来了。”

    由于靳母的到来,导致苏七月的生活水平直线上升、

    以前,靳凉城待她也很好,照顾她的时候,也是无微不至。

    可是有些时候,比起男人,像是妈妈在身边,她整个人的心境都会有很大的变化。

    即使靳凉城再好,也没有女人心里的那股细腻,有些话,有些情绪,她只要一有不对劲,靳母就能立即发现,并且用自己的亲身经验去开导她。

    就仿佛是……

    她的妈妈,在身边。

    如同她的那些设想,开解她,陪伴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对于苏七月来说,靳母来的,真的是特别的及时,抚平了她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同时,也是她回到江城以来,心情最放松的时候。

    她的预产期,是十月九号。

    整个夏天,她都是闷在屋子里的,靳母到来之后,二人也会像普通的母女一样,坐在院子里晒太阳,聊天。

    一起去看网上的衣服,哪一件,她生下孩子穿起来好看。

    她不能出门,靳母每次出去逛街,都会买回来好多衣服给她选……

    调出最适合的给她塞进衣柜里,想吃什么的时候,她都能变得法的去给她做……

    靳凉城家里的佣人,手艺虽然很好……

    但是那些,都没有家人的味道……

    一转眼。

    就已经到了十月初。

    如同靳母说的那个样子,她的双腿麻痹肿胀的事情,不过是一周,就已经全部消下去了。

    如今,挺着大肚子,虽然不舒服,但是总比举步艰难的时候要好。

    从她七个月开始,靳凉城就再也没有去过公司。

    一般,都是小四在处理,除非是重大会议,他也是用电脑在书房里开会。

    这天,靳凉城和白慕炀司牧野一起出门……

    即使没人说,但是她知道,这三个人,肯定,是去找秦社,算总账了……

    她的病房里,还留下了一个人,初然.

    虽然有靳母和初然陪着她,但是这整天,苏七月的心绪,都十分躁动不安。

    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空落落的,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似得……

    天,一点点的暗沉了下来,苏七月终于忍不住,看向了初然:“我们去楼下走走吧,医生不是也说,我的预产期要到了,多走动好一些吗?”

    初然不疑有她,看着厨房里哼着歌忙活的靳母,伸出手扶住了她:“那好,我们去逛一圈,刚好快要吃饭,就回来。”

    两个女孩,在靳母不知道的时候……

    出了病房,上了电梯——

    “然然……”看着身边这个懵懂的女孩,她心里有些酸涩:“你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了吗?”

    初然摇了摇头:“不知道,白白不让我跟他去……”

    “他们……是去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会死吗?”

    死……?

    苏七月坚定的摇了摇头:“他不会死的……我相信他。”

    曾经那么困难的任务,他受了那么严重的伤都挺过来了,他怎么可能,因为秦封,而死呢?

    他不会,因为他的动力,来源于她和孩子。

    她明白的。

    初然还是不懂,咬着唇,有些迟疑:“那……会受伤吗?”

    苏七月点了点头:“可能会……”

    “受伤会很疼的……我知道。”说着,初然低下了头,小声的道:“我第一见到白白的时候,他身上好多血啊,我以为他会死呢……”

    “你知道吗,他一直都拉着我的手,说他疼,当时我明明不认识他,可是觉得,他说疼,我心里,也好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