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我想妈妈了
    而不远处的桌子上,放着一碗黑乎乎的汤汁……

    她知道,那是她的药,隔着空气,还在冒着热气。

    很显然,靳凉城刚离开不久。

    她垂了垂麻痹的腿,由于脚没办法套上原本的鞋子,只好扶着床,一点点的,挪动到了桌子边。

    端起那碗药,喝了下去……

    比起之前在京都喝的药,还要难闻……

    药一入口,苦涩之中夹着的那股中药味,瞬间,就让她秀眉紧蹙,捂着嘴,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空气里……

    满是那股挥之不去的药味,好不容易喝下去,又被她这么吐出来了。

    看着地面上那一滩黑色的液体,她怔了一会儿,然后,挣扎着想要去打扫。

    但是似乎,她的双腿,又麻又肿,肚子因为较大又挺着十分难受。

    用纸巾擦了嘴,她就一点点的挪回了床上,坐下那里,嗅着这整个空气里的那股药味,胃里不停的翻涌。

    想吐,但是好几次对着垃圾桶,由于什么都没吃,吐出来的,只有泛黄的苦水。

    尽管如此,她还是想吐……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僵持了许久,她还在那里坐着,而靳凉城,不知道去了哪里,没有回来。

    眼看时间就要到中午了,她连早饭也没吃。

    空气里,那股药味,也散不下去。

    不知怎地,一个人的苏七月,突然鼻尖一酸,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这个时候,要是妈妈在身边多好……

    她肯定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腿肿酸麻,又为什么……吃不下饭。

    她要是在,肯定会安抚她照顾她……

    靳凉城和洛兰推门进来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就是空气里那股药味。

    映入眼帘的,是苏七月坐在床上,低着头,一言不发抹眼泪的情景。

    那一瞬间,靳凉城就顾不上其他,丢下手里靳母的行李大步跑到了她的面前:“七七,怎么了?”

    说着,他就要伸出手去给她抹眼泪:“乖啊,我们不哭……你哪里不舒服……”

    然,他的手,还没碰到女孩的脸,就被她的手,打到了一边。

    “七七……”他的手僵在空中,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他身后的靳母,满怀喜悦的来看儿媳妇,没想到,看到的,是苏七月哭成小包子的脸,顿时心疼的不行:“小七……你这是怎么了?哭成这个样子?来,有什么不满意的跟洛姨说说,是不是你阿诚哥哥欺负你了?”

    “洛姨?”这温暖充满慈爱的关怀,床上的女孩,突然有了反应。

    抬起哭红的眼睫看着她,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我想我妈妈了……”

    下一瞬……

    在她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的时候,那个远在门口的靳母,大步上前,伸出手,就将她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像是小的时候,在妈妈怀里的时候一样,伸出手,安抚的拍着她的后背,用轻柔的声音告诉她:“傻孩子,洛姨不就是你妈妈吗?”

    瞬间,苏七月哭的更厉害了……

    因为这个怀抱,实在是太过于温暖,跟记忆里的妈妈,一样的温暖……

    她的声音,充满了慈爱,满满的疼惜。

    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搂靳母,对她诉说:“洛姨,我好难受……我,不能走路了。”

    不能走路?

    靳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是不是腿肿了?”

    “还有脚,鞋子都穿不上了……”

    噗嗤……

    靳母好笑的看着她:“你这孩子,就因为这件事哭的?这是怀孕的正常现象,过一阵子就好了,肿不太严重的。”

    “真的吗?”苏七月哭的委屈的不行,一抽一抽的,不相信的看着她:“可是我的脚真的肿的好严重,像两只猪蹄一样……”

    猪蹄……

    “怎么说话的?有人这么说自己的吗?”靳母又好笑又心疼,小丫头第一次为人母,年纪又小,这个时候,也没有自己的家人陪在身边。

    看着那地上洒了一地的药,稍稍思考,她就明白了她这么委屈的原因。

    本来不懂什么情况,去吃药,又打翻了药。

    连阿城都不在身边,也难怪她委屈了。

    想起自家儿子去给她擦眼泪被拒绝的那一幕,靳母急忙解释了一句:“别怪你阿城哥哥,他一大早就去接我了,以为我就要到了,我也没想到,我的飞机晚点了。”

    “让我们家小七一个人等了这么久,看这哭的,真是心疼死我了。”说着,她就瞪了一眼靳凉城,详怒道:“还不把这给扫了?”

    站在一边僵硬许久的靳凉城,总算是有了神智,转身,外面的吸尘器拿了出来。

    “洛姨……”苏七月的小手扯了扯她的衣摆,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我饿了……”

    瞬间,靳母心里又看自家儿子不顺眼了:“你是怎么照顾人的?让她饿着肚子?真是气死我了,一个个的,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人,你出去出去,小七以后就交给我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靳凉城:“……”

    不是你六点就给他打电话去机场的吗?

    不过,他并没反驳,而是,真的转身走了出去。

    今天一开门,看到她在他不在的时候,哭成那么委屈的样子,对于他来说,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但是同样的,也在告诉他,是因为他没有照顾好她……

    才会让她积攒了这么多的不开心,甚至是在他不在的时候一个人偷哭。

    这个认知,让他前所未有的颓废。

    屋子里,靳母还在耐心的哄她,照顾她的情绪,并且,告诉了她现在她的身体状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苏七月认真的听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是扬起了唇角:“谢谢洛姨,我知道了……”

    “你啊……”靳母叹了口气,说出的话,有些酸涩:“你妈妈不在你身边,你阿城哥哥呢,又不会照顾人,有些事情你不懂打电话问我就好了,不要让自己受委屈。”

    说完,她又自顾自的摇头走进了厨房:“罢了罢了,以后,我就留在江城。”

    她也不忍心看着她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