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就是瞎矫情
    那一处的颤动,让抚摸着她肚子的初然手掌颤了颤,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

    有些害怕:“像是要跳出来一样,你的肚子,不会被撑破吗?”

    撑破?

    苏七月低头看着这大的惊人的肚子,也是十分的头疼,这也不能怪初然,因为这双胞胎,她的肚子,确实比起别人的大了不少。

    再加上她本身并不胖,所以这单独鼓起来的肚子,看起来,就有些吓人了。

    有时候,她自己看着都觉得要撑破了似得。

    可是很奇怪,明明平时平坦的小腹,怀了孕,变得这么大……

    还没有丝毫的疼痛,就是现在,行动有些不方面罢了。

    “你……看起来好小。”初然怯生生的看着她的脸颊,“看起来,比我还要小的样子……”

    虽然她的记忆很模糊,本身对无知的一切也都感到畏惧,但是她能够清晰的分辨别人对她的善意。

    对于苏七月,潜意识的,她想要亲近……

    这个女孩,很温暖,很温暖……

    “等到过年,我就二十岁了,跟你差不多。”她笑。

    “二十岁?”初然不懂了,咬着唇,一脸纠结:“为什么二十岁就要生孩子?”

    “因为我爱他,愿意为他生孩子。”

    “不懂……”

    看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苏七月闷笑出声,耐心的询问:“那你呢?跟你一起来我家的男生,你喜欢吗?”

    初然重重点头,语气异常坚定:“喜欢!”

    这一点……

    她还是没有变……

    苏七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怀念,继续追问她:“那如果,他要你为他生孩子,你会同意吗?”

    “会!”

    “可是怎么办?你也才二十岁呀,跟我一样呢……”

    “我不知道……”提起这个困难的问题,初然就一脸纠结,憋着嘴,一副要哭的模样。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然然,我们要回家了。”门口传来白慕炀的声音,虚掩的门被推开,两个身影走了进来。

    白慕炀一低头,正看到初然一副要哭的模样看着他,顿时心里一紧:“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有!”初然摇摇头,走到他的身旁,拉着他的手,就要往外走:“我们回家。”

    被她扯的不得不离开的白慕炀,有些歉意的同两人说了句“抱歉……”,就被拖着离开了。

    二人走之后,靳凉城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孩,轻声询问:“你跟初然说了什么?”

    竟然都把人家气的快要哭了……也是厉害了。

    “没说什么呀!”苏七月一脸无辜,“就是她问我为什么要二十岁生孩子,我说因为我爱你,然后我问她喜不喜欢白慕炀,她说喜欢,我就问她白慕炀让她生孩子她生不生,她说生,我说那你才二十岁跟我一样……她就纠结了……”

    所以……

    初然刚才一副要哭的样子,不是因为被苏七月气哭了吗,而是……

    自己,要自己,纠结哭了?

    不过……

    靳凉城挺直的身子微微弯曲,突然,坐在了她的身边。

    看着那个肚子圆滚滚的像个大西瓜一样的女孩,伸出手将她搂在怀里:“七七……谢谢你说爱我。”

    苏七月脸颊红了红,有些不好意思:“突然之间说什么谢谢!”

    她从来都没有掩饰过自己爱他好吗?

    靳凉城搂着她,嗅着她发丝的馨香,淡淡的开口:“你现在七个月了,妈前几天打电话说是要过来,她照顾你,我会很放心,因为……我不懂得怎么照顾你,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做的不对劲,你从来都不说我不好。”

    “我也好久没有见到洛姨了,很想她,等她来了,你不在家的时候,我肯定也不会闷了。”

    “嗯。”他有些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女孩,轻轻笑了:“七七,我很开心,你知道吗?”

    “然然,一直都是你心里的一个结,她的死,也的确大部分在于我忽视的责任,可是现在,她活生生的出现了,我知道,你的心情,肯定会好的。”

    只有她的心情好了,他的心情,才会好。

    也只有她心里的结没了……

    她的情绪,才会稳定。

    “嗯!”苏七月重重点了点头,蹭了蹭他的胸膛:“你知道吗……我今天真的好开心,我又能看到然然了,即使她不记得我,可是,然然还是那个然然……”

    “以后,我都可以见到她了,真的好开心……”

    “阿城哥哥,你曾经透过梦看到了我的上一世,你知道吗……然然她,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死了两次了,我真的好绝望……”

    “可是现在,她活了,我可以见到她,而且,有机会好好保护她。”

    “我知道,都知道……”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曾经看到的那些东西,一生,都不敢忘记。

    初然,是她的心结,这一世,初然能够复活,她两世的心结,才算是得到了宽慰。

    所以……

    他为她开心。

    “阿城哥哥……”

    “嗯?”

    “没什么,就想叫叫你。”觉得,这一世,她的人生,太过于一帆风顺,有些不敢相信。

    “呵……”他低低的笑着,凑近她的唇角轻吻着她的唇瓣,“我在呢。”

    这一天,苏七月的情绪都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因为惊喜太过于突然了。

    此刻,她搂着眼前的男子,回应着他的吻,感受着耳边,微风吹拂的沙沙声——

    楼下的树木,不知不觉,已然衍生到了窗口。

    岁月静好……

    夜晚。

    她同他一起躺在床上,她挺着大肚子,连翻身,都十分困难。

    以前相拥而眠的两个人,自从她月份大起来之后,都只有拉着手睡觉了。

    苏七月低着头,吸了吸鼻子,没由来的伤感。

    “怎么了?”

    觉察到她的情绪不对劲,靳凉城伸手按下了床头的橘色台灯。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七月撇撇嘴:“没有……就是瞎矫情!”

    靳凉城:“……”

    怔了两秒,关掉了那盏台灯,侧过身,面对着她,手,轻抚上她的肚子,另一只手,温柔的抬起她的后脑勺,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现在,不矫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