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因为你
    “然然的抢救,很及时,只是因为你不认识也不在意然然,不在意这整件事,导致你没发现事情的不对劲,这个时间,是对不上的!”

    “也就是说,然然本身,应该是能够被救活的……可是医生,说她死了,在医院直接火化,她的父母将她的骨灰带走,这一切,都不过一天的时间……”

    这一切进展的太过于理所当然,也太过于滴水不漏。

    对于靳凉城来说,他不在意初然,也不认识初然,因此,直接忽略了这其中的诡异。

    而对于白慕炀来说,他知道的时候,然然就已经死了只剩下骨灰,所以……

    他认定了然然已经死掉的消息,从未去深究过,因为他不怀疑苏七月。

    然然的死讯,是这个她最好的闺蜜带给他的。

    他毫不犹豫的相信!

    可是事实呢,等他那一次在医院见到然然的时候……

    他就震惊了,他刨根问底,去问她的身份,她说自己不是然然,可是他怎么可能认不出自己的然然呢?

    最后,他找来了很有名的医生,得到的结果,就是有一种,叫做催眠的东西。

    最后验证的结果,然然,果然是被催眠了!

    “靳凉城,我事后调查了,江城的市医院,可以说是你的地盘,一般你带去的病人,不论严重与否,都是司谨亲自执刀的手速,可是然然……”

    初然不是司谨的病人!

    甚至于,没有任何人知道,初然的主治医生,究竟是谁!

    因为当时对初然的不在意,因为苏七月对市医院的一无所知……

    导致……

    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最关键性的问题!

    白慕炀的话,只说了一个很浅显的表面,但是深知内部的靳凉城,就懂了他的意思。

    当初初然的执刀医院,并非是江城市医院的医生,准确来说,就是他带去的人,原本应该是司谨医治,可是最后,却被一个陌生人接手,宣布了她的死亡!

    火葬,全权都是由医院负责的。

    那骨灰,究竟是不是初然,根本就无从知晓。

    因为医生,就不是司谨!

    换言之……

    初然,从来就没死!她只是在重伤之际,被不知名的人,掉包,宣布了她的死亡!

    本人,换了一个身份,重生生活,忘记了自己是谁。

    而唯一有可能在当时知道初然自杀又可以提前安排这一切的……

    只有一个人!

    “秦封!是秦封对外宣布了初然的假死!”

    可是秦封,又为什么这么做呢?

    这一点,让白慕炀和靳凉城都百思不得其解、

    “社长根本就不会做这么毫无意义的事情,他那个人,没有心,根本就不会在意然然的死活,更加不会,大费周章的,安排这一出,因为这太没有意义了,他得不到丝毫的好处,如果当时被发觉了,可能就直接暴露了他的秦社。”

    现在的秦社,虽然已经暴露了。

    但是在此之前,秦封已经隐藏了几十年,这次的暴露,都未必是他们查出来,而是……

    秦封故意暴露的自己!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近苏七月,导致嗅觉敏感的苏七月,觉察到了他的杀意。

    因此,猜出了他的真实身份白落勋。

    可是本质上,如果不是这一出,秦封的身份,估计他们所有人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白落勋身上去。

    靳凉城的眼眸,划过一道流光,看着对面一脸不解的白慕炀,突然想到了什么,抿唇道:“秦封这么做,也不是没有道理……”

    白慕炀一愣:“什么?”

    “你!”

    “我?”白慕炀不明白了。

    “对,就是你。”靳凉城看着他,回想起那日司牧野的话,“秦封很爱你,很在乎你,但是,他不喜欢你因为一个女人,放弃秦社,所以,制造了初然的死亡,但是初然即将死去的时候,他内心纠结,觉得初然如果真的死了,你会一蹶不振,或者变的他都不认识,因此,他在最后关头,冒着风险,救了初然,好让你在继承秦社之后,有机会见到初然,那个时候,你已经继承了他的秦社,就不会丢弃了。”

    “所以……他冒着风险,一经失败,就要暴露整个秦社的风险,最后掉包了初然,宣布了她的假死,实际,初然被他带走了!”

    “这一整场的算计策划,所有的一切,都只有这么一个重点,这个重点,就是你。”

    或许……

    还有另外一个重点,那就是七七。

    因为他们二人,促使秦封,留下了初然的性命。

    只是,这第二个重点,在别人听起来,可能有点天荒夜谈。

    不惜杀死自己亲妹妹,报复她,将她的尸体偷出来,移植她的脸,甚至在七七小的时候,策划那么一场绑架,差点毁了她一生的秦封,竟然会在意她?

    可是事实……

    的确,秦封对于七七,是有感情的。

    虽然不知道这感情究竟是因何而来,在墓园那次,他绝对有把握杀死她,他没能下去手,他犹豫了……

    这一点,就足以说明,秦封,他是个很矛盾的人。

    靳凉城的话,带给白慕炀的,除了深沉的震撼,还有不可置信。

    因为在他自己的心里,秦封,是从来都不在意他的,对他不管不顾,初然,竟然是他留下的?

    而且,还是为了他……

    这个意识,让他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对于秦封,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任何人,抚育他二十多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他对秦封,也是有感情的……

    楼下的二人,因为一席话,陷入了沉闷的气氛。

    而楼上的两个女孩,则是一片温馨的相处。

    看着苏七月那大大的肚子,初然的眼睛里,满是好奇:“你……怀孕了……”

    “嗯,已经七个多月了,再有两三个月,估计就要生了。”苏七月对她温柔的笑,伸出手拉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肚子里上移。

    “他们最近胎动的比较厉害,你要不要听听?”

    像是回应苏七月似得,她话音刚落,肚子就被踢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