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错过的时间
    手,死死揪着身边的靳凉城:“阿诚哥哥,你看到了吗?那是然然,真的是然然……我的然然活了,她回来见我了……”

    初然!

    竟然真的是那个原本已经下葬死去的初然!

    靳凉城也是震惊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女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初她明明已经死了,而且,骨灰被运回岚省直接下葬了。”

    “当初那个……已经是假的。”

    白慕炀的视线,没有从身边的女孩离开过:“在前几个月,我被社长打伤了,住院,然后遇到了现在的初然,她不知道自己是初然,也不认识我,这几个月,我一直都在陪着她,让她信任我,现在,是第一次带她离开医院。”

    “然然不认识你?也不知道自己叫然然?”苏七月震惊了,“那这样,她岂不是……”

    “是催眠!”

    有人,对她催眠了。

    给了她新的身份,新的记忆,乃至于……

    新的人生!

    之前的初然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不过是假的。

    甚至是直接从她的记忆里被抹除了,那些空白的一切,都由新的人生,新的记忆,去替代了。

    这个答案,让一边的苏七月,面颊瞬间惨白。

    因为她回想起了,自己当初在精神病院的那七年……

    因为催眠,她忘记的干干净净!

    因为催眠,她甚至是在重生之后,没了催眠之人的控制,才一点点想起自己的过去,想起那些黑暗。

    而然然呢……

    她竟然,也被催眠了?

    而且,白慕炀说,是第一次带她出医院……

    那岂不是……

    然然跟她一样,进了那家精神病院?

    一想到她曾经经历过的那些黑暗绝望被这一世的初然经历了,她的心,就生涩的疼。

    如果她这一世所有的温暖幸福,都是因为初然的牺牲换来的,那她宁可不要重生!

    她要的,只是一个,好好活着的,她的闺蜜。

    靳凉城自然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的,因为她已经失去了理智,所以,他直接看着靳凉城,问出了心里的疑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里?”

    “她是当初医院里照顾我的护士,所以当初,看到她的时候,我也很震惊,我拉着她说话,她却表现出一副不认识我甚至很陌生的样子,说她不是初然。”

    护士?

    然然被催眠,换了新的记忆,新的人生,也有了,新的身份……

    不是她经历过的那些绝望……

    瞬间,她的担忧和心疼,减轻了几分。

    那些事,那家精神病院,她是绝对不敢去回忆的。

    “等等!”看着这个怯弱的女孩,苏七月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你不是说她是被催眠,替换了原本的记忆,忘记了你,但是你说了,她是你的护士,那她应该是很正常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女孩,根本就是仿佛新生的婴儿。

    什么都不懂,她所有的一切,她眼里唯一的人,是白慕炀。

    除了白慕炀,谁靠近她,她都保佑戒心。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她的精神,有很大的问题!

    这个……

    白慕炀面色闪过一丝痛楚:“这是我的问题,因为知道了她被催眠,就试图,想要唤醒她的记忆,于是,我找了医生,重新给她催眠,但是没想到……她的精神在反抗,过程之中遇到了意外,导致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因为这几个月,我一直都陪着她,所以除了我,她对任何人都是有戒心的……”

    唤醒催眠……

    结果失败了……

    苏七月的眼睫垂了垂,心里,说不出该庆幸还是什么,然然回来了,好不容易回来了,可是结果……

    然然,不认识她了。

    不过……

    这样的悲伤,在她的心里,也就是一瞬间,很快,她就振作了起来,看着那个初然,抬起脚,一步步朝她走过去。

    然后,在她的眼中,和神态上,看出了她的戒备和抗拒。

    她伸出手,朝她微笑,轻言细语,生怕吓到了她:“然然,你别怕,我是你的朋友,我叫七七,你……能记住我吗?”

    说完,她生怕被初然拒绝,又小声的解释了一句:“你现在不记得我,但是以后,没关系,我们都能想起来的,好吗?”

    看着她,她的脸,她的微笑,十分的温暖……

    还有……

    初然的视线,一点点的,移到她那已经七个月隆起的肚子。

    那警戒的视线,一点点的,柔和了下来。

    她伸出手,缓慢的,小心的,想要去摸她的肚子。

    却在距离她还有几厘米的时候,停住手……

    似乎是不敢,她抬头去看苏七月,咬着下唇,一脸纠结。

    这副模样,让苏七月轻笑出声:“别怕,我不会拒绝你的,只是,这里是我家,他们呢,有别的事情要谈,我带你去楼上玩,好不好?”

    初然没回应,只是视线,死死盯着她的肚子,充满了好奇。

    见状,苏七月道:“跟着我走,才可以给你碰我的肚子哦。”

    一句话,让那个一脸纠结的女孩,眸子亮了起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身边的白慕炀,看到他点头,以及鼓励的视线,果断起身,歪头对苏七月小声开口:“我跟你走……”

    两个女孩离开了,客厅里,只剩下了靳凉城和白慕炀。

    “到底怎么回事?”突然出现成为她的护士?重点,是初然是怎么死而复生的!

    “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但是其实,也并不是很复杂。”白慕炀叹了口气,望着刚才初然跟着苏七月离开的方向,“你还记得,当初你的人把然然送到医院的时候吗?”

    “当时事发突然,七七给我打电话求我帮忙,我不认识初然,而且,那件事很匆忙,所以,我没有在意。”这话,靳凉城说的一点也不掺假。

    果然……

    白慕炀的神色黯淡了几分:“你或许不知道,然然刚自杀,她就带人撞门,将然然送到了医院,虽然留了很多血,但是只要输血,她应该就是能活的,但是当时,医院给的说法,是当场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