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活生生的初然
    靳凉城的话语,让苏七月感到震惊,同样的,她还十分不解。

    “司家跟牧野,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没有丝毫的恩怨,而且那件事发生的时候,司牧野也才不过十七岁,不算是成年人呢。”

    十七岁……

    没有丝毫的恩怨……

    这……

    就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鬼使神差的,这件事,让她跟昨天提起的风歌的那件事联系到了一起,一样的……

    这两件事情,本质上,是完全一样的!

    司牧野什么都不知道,风歌就这么消失了,靳凉城说,风歌很有可能被他自己杀了。

    而司家呢,他也是……自己不过是睡了一觉,家人,全部都死了。

    他本人,一无所知……

    诡异……太过于诡异了。

    平时牧野,真的就跟一个普通人毫无区别,她不知道自己把罪名跟他牵扯起来对不对,但是事实就是,除了他,两件事,唯一的当事人,她实在是联想不到别人。

    “别想了。”见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靳凉城将她扯进怀里,强势的捂住了她的双眼:“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睡觉,养胎,别的,都跟你没关系。

    “他现在之所以又重新出现在你的生活里,是因为我们需要他的帮助抓捕秦封,等这件事过去,也就不会再看到他了。”

    “这两件事,不要多想,过去,就过去了。”

    “嗯。”苏七月闭着眼睛,在他怀里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她现在只希望,能够快些将秦社那些人抓住,将一切的事情都解决。

    因为……

    现在的牧野,令她感觉到恐惧。

    然,现实总是世事难料。

    与秦社和秦封这一件事,这一个纠葛,一直到苏七月怀孕七个月。

    都才算是进行到了一半。

    那一半,来源于刚从外面回家的靳凉城的一条消息:“白止萌死了。”

    是的……

    毫无预兆的,白止萌,死了。

    根据靳凉城的解释,她是跟秦封一起逃离的时候,在秦封的车上被抛下的,那辆车,出了车祸。

    秦封在中途跳车,而车里的白止萌,直接被一辆卡车,撞到了桥边的栅栏,翻下了吊桥,连带车子,都直接爆炸了。

    而后,抬出了白止萌那血肉模糊的身体,根据dna的验证,那是白止萌。

    这件事,还上了新闻。

    苏七月在家里看着电视机上插播的那则新闻,只觉得浑身冰凉。

    死了……

    就这么死了,而且,死的这么惨。

    对于白止萌,她说不出丝毫的怜悯,只是,她死的这么突然,她有些懵。

    坐在她身边的靳凉城,看着她的样子,轻声的安抚她:“不要多想,他死了,就剩下秦封了,秦社的基地,也全都被查封了,现在,我们都很安全。”

    苏七月摇了摇头,有些恍惚的抱住他:“我没多想,只是觉得,这一天,来的太突然了。”

    “这是她应得的!”

    “嗯……我不在意……”

    叮咚——

    叮咚——

    门铃,被按的响个不停。

    打算了客厅里的两个相拥的人。

    苏七月冲他怀里抬起头,推了推他的身子:“去开门!”

    靳凉城应了声,看着门口的显示屏,看清楚的那人,让他怔了怔,透过显示屏看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社的少主。

    秦封的儿子!

    白慕炀!

    让他惊讶的……

    是白慕炀身后,站着一个戴着灰色口罩,帽子,卡其色外套包裹严实的长发女孩。

    白慕炀的女朋友?不至于吧……他不是忘不掉初然……

    带着疑惑,他还是开了门。

    客厅里的苏七月,正抬头去望门口,看着跟着靳凉城的两个人,她也愣住了。

    那个女孩……

    即使戴着口罩,帽子,裹着风衣……

    可是只一眼,那道身影,就让她双眼泪如雨下。

    这个人……

    是她无论如何,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人。

    曾经她唯一的朋友。

    “然然……”她看着她,一开口,就哽咽了,她不顾自己是否会摔倒,磕磕绊绊的朝她跑过去,想要伸出手摘她的口罩:“是然然吗?”

    然……

    她的手,还没来得及触碰那女孩的口罩,那个女孩,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往白慕炀的身后躲。

    揪着他的袖子,露在外的那双眼,警惕的看着苏七月。

    浑身带刺,她不是那个记忆里温和的初然。

    苏七月失魂落魄的垂下眼睫,收回了自己的手:“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她怎么可能是然然,然然已经死了。

    她怎么能忘记这件事呢。

    “你没有认错人。”在这僵硬的气氛下,白慕炀突然开了口,语气,十分的笃定。

    “她是然然。”

    一句话,让原本面如死灰的苏七月,重新燃起了希望,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个女孩:“然然……真的是然然……”

    这一次,她没有再伸出手去碰她,因为她记得,刚才女孩那么警戒的眼神。

    那不是然然看她的眼神,那是十分陌生冰冷的眼神。

    现在的然然,是不认识她的。

    见状,站在一边的靳凉城,将她拉住,“坐下来再说,不许再哭了。”

    他身后的白慕炀,低头,一脸温和的去看那个戴着口罩的女孩,轻声询问:“我们先坐下说话好不好?他们都不是坏人,是你之前的好朋友,相信我,嗯?”

    那个女孩,用懵懂的眼神看了看苏七月,又看了看靳凉城,最终,还是跟在白慕炀身后,坐下了沙发上。

    白慕炀看着她,试图鼓励她:“我们摘下口罩好不好?屋子里闷,而且,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不会害你的,他们好久没见过你,想要看看你的脸,好吗?”

    女孩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得到她的允许,白慕炀伸出手,抚上了她耳廓的口罩。

    苏七月就坐在对面,他摘口罩的那短短几秒,对于她来说,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几个小时——

    她不敢错过丝毫的举动,生怕自己一眨眼,就错过了那张脸。

    终于……

    那灰色的口罩一点点的被摘下,露出那张精致白皙的脸颊……

    刹那间,她的眼泪,就止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