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秦封心理变态?
    “可是结果呢?他从懂事,就各种反抗,不停秦封的指教,在十几岁那年,还一个人冒着暴露秦社的危险,搬出去,就为了一个女孩,跟人家当邻居谈恋爱,成年之后,又出国,那么任性,压根没把秦封和秦社当回事好吗?”

    “秦封那个性子,怎么可能这么容忍他,这要是别人,早就把他一刀砍死了!”

    “这……”虽然司牧野说的比较冷酷,可是鬼使神差的,苏七月竟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是啊,秦封,那可是一个黑道的人。

    那么冷心无情的人,怎么可能,对白慕炀这么一个养子,这么在意?

    “而且,还有白慕炀的姓氏……”靳凉城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打断了她的思考,“七七,你还记得,我说过,秦封,是白落勋吗?他自己改性秦,却让白慕炀,姓白……”

    那是秦封的本性,一般来说,他就算是收养孩子,也是姓秦!

    不是白!

    可偏偏,他就是这么对待了白慕炀。

    苏柔的下场,和白慕炀,就是两个极端,两个血淋淋的例子。

    经他们二人这么一说,苏七月也隐约觉察到了不对劲,“难道,白慕炀是秦封的亲生儿子?不会吧……”

    这也太惊悚了!

    如果真的是亲生儿子,为什么说是养子呢?

    直接让白慕炀顺利成章叫他爸啊,他不是很宠白慕炀很溺爱吗,那他叫他一声爸估计秦封会更高兴吧?

    “确实很矛盾,所以我们猜测,白慕炀应该不是秦封的亲生儿子,但是秦封这个人本身,心理可能有一些问题,比如,把白慕炀当成某个人什么的……”

    “而且,你没发现吗七七,秦封当初,应该是一直都知道苏柔不是他的女儿,可还是对苏柔很好,在某些地方,他就像是一个偏执的父亲,我怀疑,秦封本身,可能心里有问题,他对孩子这一点,有一种近乎疯狂的执念。”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当初接走毫无关系的白止萌,也就说得通了,他把白止萌当成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孩子,所以才会去救她。”

    秦封……

    是个心理变态?

    这个说法,让苏七月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她想起来自己几次在墓地见到秦封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就觉得那个人的气息很诡异,很古怪,有些阴森,但是那一次,因为他的杀意,她的敏锐直觉,所以她跑了。

    如果……

    如果那个时候……

    秦封的杀意,是来源于手里的枪,那么他要开枪,她肯定,活不到第二天的……

    可是那个时候,她偏偏跑掉了……

    也就是说……

    秦封当时,犹豫了。

    因为,他潜意思里,也把她,当成是一个女儿?

    “阿诚哥哥……”苏七月拉着身边的人,手脚一片冰凉,“我……突然有些毛骨悚然。”

    “不怕,我在呢。”他将她揽在怀里,手,没敢用力。

    他知道,她肯定是想起来了,她说的墓园的那次的事故。

    与秦封单独相处,别说是那个时候她一个人了,就连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如果那个时候,她没能回来,他一个人……

    要怎么办啊?

    在两人相拥的时候,对面安静的司牧野,突然,丢出一个很肯定的句式:“秦封,应该会放弃白止萌的。”

    “你看他对苏柔就知道了,苏柔现在,就是被放弃的存在了,而白止萌,同样的,他不会太在意白止萌的,如果我们的人继续逼他,他肯定会丢下白止萌,但是我敢肯定的是,他不会丢下白慕炀。”

    “为什么?你不是说,白慕炀不是他的儿子吗?”

    “可是我也说了,苏柔的下场,就是白止萌的例子,秦封在意的,根本就不是白止萌这个人,而是,他的孩子,苏柔,白止萌,白慕炀这三个人站在一起,他在意的,真正意义上,就只有白慕炀,因为白慕炀是一个男子,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心里,应该是有创伤的,关于自己儿子的创伤。”

    苏七月不明白了,甚至,是情绪有些崩溃了:“可是……这些,又跟我的妈妈有什么关系?当年他为什么要杀我的妈妈?我妈妈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他们可是亲兄妹啊!”

    这个……

    司牧野抿了口茶:“他被白家抛弃十几年,就算是最后找了回来,当年他活的长期黑暗的生活,心里早就扭曲了,杀你的妈妈,纯粹是因为小的时候,他过的那么惨,而你妈妈,却在白家,被所有人宠爱长大,明明都是一个母亲,甚至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受苦的,却只有他一个人,他当然会心里扭曲了?这时很常见的心里现象,你不要觉得奇怪。”

    “就因为这个?”倏地,她那殷红的唇角,掀起了一抹薄凉的弧度:“孩子没法选择自己的人生,我妈妈没有被抱走,那也不是她想要的,难道他憎恨的,不应该是那对养父母吗?这笔账,怎么都算不到我妈妈的头上啊……”

    “有些人的心里,和别人,注定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也都不同,你无法理解秦封的思维。”司牧野道。

    苏七月没说话,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心里,说不出的堵塞难过,就因为他一个人可笑的人生,就要害死她的妈妈?

    凭什么啊?

    他变成那个样子,难道是她的妈妈害的吗?

    简直就是讲莫须有的罪名,往她妈妈身上套!

    “靳凉城的人已经掌握了秦社剩下的六个基地,而我,而协助他的人抓到秦封,你就不要在意了。”说着,司牧野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走了两步,他突然回来,看着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女孩,眸色一闪即逝的温和,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丝:“我走了,晚安。”

    “师兄再见。”

    “明天来给你带礼物~”

    她笑:“好。”

    司牧野一走,靳凉城就强势的道:“以后,不许跟他有来往,他看你的眼神不安全。”

    “不安全?”

    体会到他话里的深意,苏七月噗嗤一声就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