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司牧野
    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靳凉城即使是出去公司,这个点,也应该回来了的。

    今天……

    怎么回事儿?

    她一个人在客厅里焦急的走动,最终,还是上楼,准备拿手机给他打电话……

    可是等她从楼下拿着手机下来的时候,客厅的门,突然被推开。

    然后……

    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阿城哥哥,你回来了?你……”

    话音未落,她突然注意到靳凉城身后那抹身影,那个人……

    “牧野?!你怎么来了?”

    牧野就依在门口,看着屋子里那个挺着肚子的女孩,微微扬了扬唇,冲她挥手道:“哟~小师妹~”

    “你怎么来了?还真是稀客。”

    “怎么?不欢迎我?”

    “怎么会?”下意识的否定,她就上前两步拉住了靳凉城的手,有些冰凉:“你们两个怎么一起回来的?我还真是不知道你认识牧野呢。”

    牧野……

    靳凉城漆黑的眸子闪了闪,小家伙,认识司牧野?

    而且,听语气,很亲密。

    “你怎么不说话?”见他愣住,苏七月有些莫名其妙,“你在外面吃饭了吗?”

    “还没、”将外套丢在沙发上,他就回过身,往厨房的方向走:“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煮点面就好了,我又不饿,下午你不在家的时候,吃了冰箱里好多葡萄。”

    “嗯。”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门口,苏七月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师兄,你认识靳凉城?”

    “认识,算不上熟悉吧,他找我有一些事。”牧野一边往屋子里走,不拘束的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她那明显的肚子,“几个月了?”

    “四个多月。”

    “双胞胎?”

    “嗯。”

    随即,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有些失神的笑了笑,似感慨的叹了一句:“那家伙……”

    在某些地方,还真的是幸运……

    “你刚才说靳凉城找你有些事,是什么事?”他一坐下,苏七月就迫不及待的问。

    “我说你,我好歹是客人吧,你也不给我倒杯水,就直接问我问题?”牧野无语了。

    “你算是什么客人啊?你看你自己,有一点身为客人的自觉吗?”嗤了一声,嘴里说着嫌弃的话,苏七月还是起身走进厨房,给他拿杯子去了。

    厨房里,那个人正在给她煮面,她从背后探出头,看着他的脸颊,俏皮的眨着眼:“阿城哥哥,你是怎么认识牧野的啊?”

    “他是最出名的刑侦,认识他,有什么奇怪的?”靳凉城反问,“倒是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牧野是我的师兄啊,跟师傅一起认识的,当初大家一起玩游戏的。”

    玩游戏?

    说起来,他差点忘记了,小奶猫上次因为家里被毁了的事情提到过,苏成严曾经拜托他的师兄差她的地址,被拒绝了。

    她的师兄,是个私家侦探。

    当时,他没有多想。

    现在……

    他的心里,只有深沉的无奈。

    私家侦探?

    这个笨蛋,到底是哪里觉得司牧野就是一个私家侦探的?

    不过……

    他的脸色沉了几分,看着这张粉嫩的脸,挑眉道:“你为什么叫他牧野?”

    “因为他姓牧就叫牧野啊!”

    不叫他牧野,那她叫什么?还叫名字啊?

    真是肉麻!

    靳凉城:“……”

    傻媳妇,人家叫司牧野,那是骗你的。

    “以后,不许叫他牧野。”

    “哦……那我叫他师兄?”

    “也不许!”

    “为什么?”她不懂了,牧野叫牧野,她不能叫人家牧野,只能叫人家师兄,现在,师兄都不让叫,她跟牧野怎么说话?

    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靳凉城淡漠的来了句:“以后,把他当成空气就行了。”

    苏七月:“……”

    转身,走出了厨房。

    “让你倒杯水,去了半个小时吧?跟你家男人偷偷摸摸在厨房里干什么呢这是?”

    沙发上的男子,一只手夹着烟,翘着二郎腿,十分悠闲,看着她出来,还不忘记吐槽两句。

    在她身后,端着一碗面出来的靳凉城,嘴角瞬间就绷不住了:“七七不能闻烟味,出去抽!”

    “我忘了。”司牧野这才意识到这么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将手中的烟丢进了垃圾桶,看着二人:“抱歉。”

    回应他的,是两人的淡漠。

    苏七月在低头小口吃面,而靳凉城,则是看着她吃。

    许久,苏七月碗里的面终于减下去了一些,可司牧野绷不住了:“靳凉城,你有事说事,赶紧说完我们散伙成不?我也是很忙的!”

    嗯?

    究竟是什么事?

    她能听吗?

    低头吃面的苏七月,瞬间就抬起了头,眨巴着那清澈明亮的眸子,宛若一个好奇宝宝。

    头顶,一片阴影洒下,薄热的手,覆上她松软的发丝,瞬间,她那充满好奇的面容,就瘪起了嘴。

    下一秒,那人的好听的声音宣泄下来:“想听就听吧。”

    “真的??”

    还没来得及失望,就觉得眼前一片明亮。

    苏七月的唇角的弧度,立马就重新扬了起来。

    “哎……”

    面前是牧野无奈的叹息,随即,他淡淡开口:“秦社的地下组织,一共有八个基地,目前,有两个,是已经废弃不用的,一个,是之前你让人毁掉的那个,还有一个,则是小师妹去的那个,我记得,小师妹你跟秦社的那个少主关系不错?”

    “你说白慕炀?”苏七月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一半吧,我们俩算不上朋友,只是有共同在意的人,也有共同的敌人。”

    “白慕炀是秦封的养子,这事,很多人都知道,可是据我所知,他跟秦封的关系,很微妙。”

    “这个好像是的,前阵子他不是还被秦封开枪打了吗?”

    秦封那个变态,是不可能真的在意谁的。

    “那只是假象。”牧野颇为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他怎么可能伤害白慕炀,就因为白慕炀对你好?别逗了,你是不知道,白慕炀这些年把秦封气成什么样子。”

    “他原本,就是秦社的少主,应该继承秦社,成为新一任的秦社老大,被要求要冷血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