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早就是个破布娃娃
    “没有意义了……”她看着他,被她吼断之后,一脸死灰,心里,说不出的讽刺:“叶枭,这些年,你没有一点真正的反悔过!你也不知道,我究竟为什么怪你!”

    “不,不是怪你……”她的眼神,瞬间被冷意和憎恶取代,“我是恨你,恨你们叶家。”

    “我恨你,你懂吗?”

    叶枭整个人都如遭雷劈,面容煞白,猩红着眸子看着那浑身带刺的女孩:“你……恨我?”

    她……恨他?

    他喜欢的女孩,说恨他……

    虽然,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也早就从她平时的眼神里看出来,可是此刻,听到她亲口说出这句话,他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她恨他……多可笑的字眼。

    就因为他站在了对立面,他承认这些年,这是他最大的过错,也是最后悔的事情,可是就因为这件事,她就否定之前的一切,恨他?

    凭什么?

    他想这么问,不顾一切的想要知道的答案!

    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也承认我有错,我在弥补,在道歉,可是小笙,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就揪着我这一点的过错?为什么你要因为这件事,恨我?”

    “一丁点的过错?你的意思,是我不可理喻?我就应该,在被人绑架之后,装死不吭声,任人欺负?我就应该,明明自己毫无过错的情况下,被人绑架欺辱,事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我就应该,把自己所有遭受的屈辱,当成是上天给的恩赐,是吗?!”

    沐笙的声音,因为愤怒,因为憎恨,也因为,他的话,变得歇斯底里,看着他,吼出的话语,因为用力,脖颈处的青筋暴起:“叶枭,你说这话,到底有没有一点悔恨的心?我恨你?我为什么不能恨你,又为什么不能恨叶家?”

    “我把当成喜欢的人,从小到大依赖你,我把叶家的长辈,当成是自己长辈,可是最后,你们给我的呢?你们给了我什么?!”

    她嫣红的唇角勾着,那弧度,嘲讽到了极点:“可笑的信任?是吗?”

    “你们信任我,知道我没错,知道我是受害人被欺负了,可是结果呢?不还是站在了别人的那边,就这么让我仇我的怨甚至是我的恨,就这么继续生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甚至,比我过的更好,你觉得,我能视而不见,是吗?”

    “我没有那个意思……”叶枭握紧了拳,手臂不停的因为用力颤抖,“我只是,只是……想要跟从前一样……想要回到过去,我们都还好好的时候……想要你的原谅,白止萌已经没了,不是吗?”

    “二哥跟嫂子都能回到过去,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呢?”

    “那是因为二哥爱她,可以不离不弃的找她那么多年,他很确信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可是你呢?你爱我吗?你知道,自己现在活着意义是什么吗?”

    “我爱你……”

    “可是你爱的,不只是我,还有叶家,有叶家家人的朋友,甚至你那远方的表妹,都比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要高,不是吗?你敢说,不是吗?”

    听她问“爱不爱她”,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承认。

    可是他承认之后,她压根没有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就直接说出了这么一段话,堵得他哑口无言。

    他承认,那些都是他的过错!

    关于白止萌,关于……

    莫忘。

    莫忘是他的表妹,但是同时,也是他现在最排斥的存在。

    因为他不知道,莫忘喜欢他,而那次的绑架,就是因为莫忘叫了沐笙出去,她才会被白止萌那么简单的绑走……

    事后,莫忘还对他隐瞒沐笙的行踪……

    可以说,莫忘是最大的帮凶,也是除了白止萌,沐笙最恨的人。

    也因此……

    现在还在叶家走动的莫忘,成了她顺利成章反驳他的理由。

    对于她的质问,他无话可说……

    也只能承认!

    见状,沐笙嘴角的弧度,一点点的冷却凝固,看着他那不甘的表情,说不出的五味杂陈:“叶枭,你认为,我不该恨你,认为,因为一件小事,我无理取闹这么多年,是吗?”

    “我没有这么认为……”

    “可是你的眼神,和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就是这么认为的,而且,我了解你,比你想的,要了解的多,你这几年,一直都认为我不该恨你。”

    他低头,默言。

    算是承认了。

    而此时,沐笙那夹杂着绝望的语气,自他的面前响起:“你还记得前几天,七月在微博上发的起诉单吗?其中有一张,是帮我起诉的,起诉的罪名,是强奸未遂。”

    “嗯。”

    他记得,这一生,都不敢忘、

    因为那次,他彻底失去了她……

    “强奸未遂……”她呢喃着这几个字,突然,像是失了心智,笑出了声,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那都是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二哥为了保护我,撒了谎,那件事,根本就不是什么强奸未遂……”

    不是强奸未遂……

    二哥,会撒谎?!

    在这种死法程序的事情,那个二哥,也会撒谎?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震惊,第二反应,就是她话里的意思,更深处的隐瞒,究竟是什么……

    他想到了……

    可是,他不敢相信……

    看着那个笑的一脸嘲讽绝望,眼角泪花滑落的女孩,心,针扎似得疼……

    小笙……

    他的小笙,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她说,不是强奸未遂……

    那就是……

    “就是想的那样!”看破他的神情,没等他问出口,沐笙就大方承认了。

    看着他,声音冷静的可怕,沙哑之中,夹杂着说不出的惆怅悲痛:“小哥哥,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你知道吗?那个你从小宠着保护的女孩,早就在十六岁那年,被一群陌生男子压在身下,肆意欺辱。”

    “她早就是个破布娃娃,肮脏不堪了……”

    说完,不去看他的反应,她转身,泪,湿了脸颊。

    夜风吹过,那身影,单薄瘦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