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小笙…就一会儿
    因为……

    那都是过去了。

    她不想要揪着过去不放,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而那个人,此刻,就坐在她的身边。

    相较于叶枭的异常,景梵宇则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二人:“你们认识?”

    说完,他又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头,道:“我怎么忘记了,沐笙你是慕恩的妹妹,也是我姐夫的妹妹,那跟他肯定也是兄妹。”

    兄妹?

    叶枭面色阴暗了几分,矢口否认:“我们不是兄妹。”

    “那就是朋友。”景梵宇丝毫没有多想。

    他看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女孩,再次开口:“我是小笙的未婚夫。”

    未婚夫……

    景梵宇的神色僵了僵,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了起来,“那什么……我还以为你们是兄妹呢,是我误会了,原来你是沐笙的未婚夫……”

    “他不是。”淡淡的女音,带着一贯的清冷,沐笙的眼神,第一次正式了叶枭,只是那眼神,比起在医院那次,还要冷漠:“曾经的事情,跟现在,早就没关系了,所以叶先生,也请你不要让别人误会。”

    听她这么说,叶枭慌了:“小笙,你听我解释……”

    “不需要解释。”

    女孩的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硬,淡漠的眼神,疏离的语气,直接打断了他未说出口的话语:“今天是因为七月我才在这,不想讨论这些毫无干系的事情,也请你放过我。”

    说完,她的视线,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碗里。

    那里,是刚刚她在说话的时候,身边那个神经大条的男子,以为她在生气,为了安抚她给她加的肉片。

    瞬间,她那原本淡漠的眼神,一点点的回温,紧抿的唇也浅浅勾着,夹起那肉片,送进了口中。

    目睹了这一切的叶枭,眼神阴郁。

    而慕小四,眼中则是一闪而过的诧异,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低下头,默默夹着火锅里自己刚放进去的青菜涮着,充当空气。

    感情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过问她。

    也不会强迫她去选择谁,她喜欢的,他就会支持。

    不喜欢的,他保持沉默。

    这一顿饭,原本,是很温情的的气氛,因为这房子没了之后,这是几人第一次聚在一起,可却因为慕恩和叶枭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平静。

    夜深人静,因为沐笙没说走,叶枭便一直待着不肯走。

    苏七月看着自家客厅里的这几个人,早已是哈欠连天,倒在靳凉城怀里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

    半个小时之后……

    几人的行动,还是那般僵持着,心疼媳妇的靳凉城就忍不住了:“你们到底走不走?不走就自己找客房滚去睡!要走赶紧走!”

    他家七七都困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好吗?

    不知道赖在别人家里不走,是要被赶的?

    景梵宇是和沐笙一起来的,他潜意识里的打算,就是人是他带来的,那是要亲自送回去的。

    所以,他看向了沐笙,“沐笙,我们走吧?”

    一句话,让僵持的叶枭,瞬间起立:“小笙,我送你!”

    “不了。”沐笙神色冷淡的从他身边走过,拉着景梵宇,头也不回的出了苏七月的家门。

    而后,叶枭还是不死心,急冲冲追了出去。

    沙发上的慕恩愣了两秒,果断转身去看靳凉城:“二哥,有客房吗?”

    “三楼,自己找!”

    “困死了,我借住一晚,估计叶枭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俩一辆车来的。”

    “嗯。”

    点了点头,靳凉城就将怀里的女孩打横抱起,走上了二楼卧室,锁上了门。

    ——

    楼下。

    “小笙,小笙你等等我!”

    看着那个越来越远的女孩,他用力的朝她奔去。

    终于,在她迈出脚上那个人的车之前,拉住了她的手!

    然后,如同之前医院的时候一样,那个安静的人,突然就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手里挣脱。

    他的手,在她的眼里,宛若是这世间最脏的东西,她甩不开,甚至开始尖叫:“放开我,滚啊……”

    “小笙,你冷静一点,我只是想要跟你的道歉,你听我说……”

    “别碰我……别碰我!”

    “小笙,我……”

    话音未落,一只手,突然越过沐笙的背脊,握住了他的胳膊,抬起头,就对上景梵宇那冷漠的视线:“放开她。”

    “我跟小笙的事情,轮不到你这个外人管!”

    他的语气冷,可景梵宇的语气,更冷:“她说了,放开她!你抓疼她了,听不到吗?”

    叶枭这才注意到,那个被他握着的手腕,一片红印,而那个女孩,身形微微颤抖,面容惨白。

    她不是像是受了刺激,而是,他碰她的时候,宛若就是在刺激她。

    一瞬间,叶枭不敢再用力,只是,握着她的手,仍旧不愿意松开……

    甚至是祈求的看着她:“小笙,就一会儿,一会儿好吗?我们好好谈谈,你冷静一下,好吗?”

    那女孩,仿佛也恢复了神智,不再尖叫,沉了沉声:“你先放开我。”

    怕她生气,即使心里不愿意,他还是依言松开了她。

    她缓缓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景梵宇,又看着对面的叶枭,扯了扯唇瓣:“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看着她身后像是保镖一样的景梵宇,叶枭有些不甘。

    眼下,却也是他唯一争取到的机会,如果他再提要求,估计,连跟她说话的可能性都要失去了。

    于是,他只好开口道:“当年的事情,是我站在了你的对立面,我知道,你不原谅我,可是小笙,那个时候,二哥跟白止萌还有婚约……我不能……不能站在你这边,你懂吗?”

    “我还有家族,有二哥的立场,我不能不管不顾,就站在这里,我承认,这一切,或许更多的是因为我怂,没胆子反抗我爸,可是小笙,你应该知道,我心里,是相信你的……”

    “从头到尾,我的立场,都是你,还是小四,只是……我……”

    伴随他开口的每一句话,沐笙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一直到——

    “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