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妈妈的遗体
    白止萌的那张脸,是从已经死去的苏洛阿姨身上大面积的移植过来的。

    如果不是那个整形医生被抓到,他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个令人震惊的答案。

    苏洛,已经死了十几年了。

    她的尸体,怎么会出现在秦封的手中?

    白家当初,可是把她下葬了……

    移植……

    这两个字,足以让靳凉城浑身的杀意暴增,苏洛妈妈,也一直都是他视为母亲的人,小时候,他很喜欢她。

    可她死后,尸体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被秦社找到带走?

    甚至,是做出这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当年苏洛妈妈死的时候,她本身就正值青春年华,底子也很好,生下了一个七岁的女儿,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年轻活力。

    也因此,那张脸,出现在白止萌身上的时候,他没有起疑,认为是整容。

    白止萌的脸,一直都很僵硬,他以为,那是整容的后遗症……

    可是结果呢!

    那竟然……是苏洛妈妈……

    “二哥……我们在那基地里,找到了苏洛阿姨的……遗体。”

    只是她已经……面目全非了……

    他的话,让走廊里的靳凉城,双眸猩红,宛若是被铁牢困住的野兽,早已是频临爆发的嗜血状态,可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

    望着病房里睡着的女孩,他还是冷静了下来,在思考慕恩的话语。

    最终……

    他恢复了理智:“这应该是秦封故意留下的,他藏了那么多年终于暴露了,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我们发现基地,那个医生,也已经被放弃了,说出的话,没必要相信,只是那张脸,如果真的是苏洛妈妈……唯有这件事,是真的。”

    也唯有这件事……

    他绝对不允许,不能原谅!

    深吸了口气,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秦封故意泄露给我们这件事,目的还不明确,所以,不要上当。”

    慕恩点头:“嗯,我知道,那苏洛阿姨……?”

    “跟二叔说一下吧……这件事,他才是最有发言权的。”

    他找了苏洛妈妈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却是个死人,如今,又突然得知她的遗体未曾下葬,反倒被保存起来利用……

    他怎么可能不发怒……

    可这件事,也只有他,是最有资格为了她说什么的人。

    她的遗体如何安葬,都应该由他,却决定。

    靳凉城很少去隐瞒苏七月什么事,自认为也无法瞒住,可这件事,他选择了隐瞒。

    因为他知道,她知道之后,情绪起伏,肯定很大……

    她现在是怀孕的身子,如果是好好的,他肯定会告诉她……

    现在,不可以!

    挂完电话,他就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黑暗里,那双眼眸,阴郁灰暗。

    许是因为感受不到那熟悉的气息,苏七月梦中惊醒,迷迷糊糊的,就看到他坐在床边,逆着月光,他的面容,那么伤感,更多的,那是阴鹜暴戾,甚至……

    是杀意!

    她很少见他露出这种情绪,除非,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一瞬间,她就紧张了起来:“阿城哥哥。”

    靳凉城一惊,身上的那股杀意,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有些仓皇的看着她:“你醒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别担心。”

    “我刚才就看到了,你不要骗我了,我知道,肯定有事。”在某些地方,苏七月十分的固执。

    “七七……”他看着她,欲言又止:“如果,如果我有一件事瞒着你,但是,却不能告诉你,你会怪我吗?”

    她眨巴着清澈的星眸看着他:“那件事,不告诉我,是为了我好吗?”

    “是!”

    “不怪。”

    他僵住,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

    “你是为了我好,为什么要怪你?”苏七月笑了笑,说出的话,十分温暖:“因为我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的严重,你是不会隐瞒我的,有事,你会想着与我一起承担,既然你都不愿意说了,那就说明那件事,是我承受不了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怪你?”

    说着,她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感受着那里的温暖:“我知道,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孩子,如果因为我自己的心情,最后害的孩子都没了,那我肯定,连自己,都无法原谅。”

    所以……

    她不会怪他。

    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有更为重要的,那就是肚子里的生命。

    至于他说的那件事,她知道,肯定很严重,但是他不想说,她便不知道。

    生下这个孩子,他一定会告诉她,到那个时候,她怎么悲伤难过,都可以肆无忌惮……唯独现在,她不能任性。

    “阿城哥哥,睡觉吧。”

    “嗯。”他应声,却没动。

    而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坐了许久。

    才终于,看到她困得不行,忍不住与她一同躺下。

    第二天。

    在叶家人和靳母都依依不舍的目光下,两个人,登上了去江城的飞机。

    有了之前白子谦那次的教训,苏七月出门,则是戴上了口罩,连带着被她拖着靳凉城也戴上了。

    飞机上,她一上去,就开始犯困,这几个小时的路途,基本都是睡过去的。

    还在睁不开眼的时候,身边有人将她抱起来,依稀传来四周的喧闹。

    她在他怀里睁开眼,就看到不远处,许久不见的景梵宇,正冲他们二人用力的挥手:“老大,姐夫,这里,我在这里!”

    他的身后,站在一同来接机的沐笙。

    瞬间,苏七月那泛着困意迷糊的眼睛就亮了,这俩人,有情况啊!!

    推了推靳凉城的胳膊:“放我下来。”

    他依言将人放下来,看着她那么兴奋,急忙叮嘱了一句:“不许跑!慢慢走!”

    此话一出,苏七月后知后觉的收回了脚……

    好险,她都忘记了,自己现在可是孕妇。

    “小笙,小宇。”笑了笑,她重亲抬起脚,朝着二人走过去,“好久不见,还好吗?”

    “哇,老大你真的坏了双胞胎!”景梵宇的眼神,全然落在了她的肚子上,四个多月的肚子,双胞胎,十分明显了。

    “那什么……我,我我……”他小心翼翼的看着二人,满眼炙热:“我能摸摸吗?”

    闻言,靳凉城的视线,瞬间扫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