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你被得癌症了
    她不过去了楼下一趟,屋子里,竟然只剩下了靳凉城。

    她自然是知道,肯定是靳凉城对长辈们说了什么,赶走了他们。

    “我也先回去了,你跟二哥的二人世界,我就不打扰了。”,沐笙从背后轻轻推了她一把,打趣了一声,就关上了门。

    她看着他,看着他的脸色,看着他眸子里的忧愁,也看着他,对她的担心,突然,没由来的慌张:“阿城哥哥……你说,我能不能保护这个孩子啊……”

    “还有我呢。”靳凉城失笑,揉着她柔软的发丝,“这是我们的孩子,我跟你一同守护,不要有什么压力,顺其自然就好。”

    “可是……”

    “没什么可是,在我眼里,孩子没你重要。”

    他是喜欢孩子,但是他更喜欢的,是她。

    因为是她生的孩子,所以他喜欢,因为是他们二人共同的结晶,所以他要守护。

    可是归根究底,都是因为她。

    所以……

    他至始至终担心的,不是孩子能不能保住,而是,她的心情,会如何。

    一句话,让她沉默,不知该作何回答、

    半晌,她抬起头看着他的脸,笑了笑:“我们要一起住院了呢。”

    “所以,不要怕……”

    因为,他们在一起。

    接下来的几天,靳凉城的伤,拆了线,那伤,也在慢慢复原,偶尔,她和他一起,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晒着春日的暖阳,吹着清淡的凉风。

    夕阳西下,温情正好。

    许是为了缓和她的情绪,沐笙,慕恩,叶枭,几人都轮流的来病房里逗她开心,就连白子谦,都会抽出空来,来跟她讲讲自己拍戏遇到的好玩的事。

    今天,亦是。

    他一进医院,就看到了坐在院子里的两人,冲背包里掏出一个小玩具:“给你!”

    “这是什么?”苏七月迷茫的看着手里精致的玩件,木质的雕塑,只是……这卖相,有点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这个高一点的,是什么?人鱼?

    那这个矮的……小狗?

    人鱼和小狗?这是什么组合?

    白子谦有些尴尬的咳了声:“咳……尚卿让我转手的,最近参加线下活动,楼下有一家古玩街,里面不少好玩的,我跟他去了,这是他亲手雕的,说是送你和你的孩子的。”

    “尚卿知道我怀孕了?”刚问了这句,她就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他雕刻的这安玩意,是我跟我的孩子?!”

    “对啊!”

    苏七月:“……”

    她还以为那是小狗呢!

    “这个像是鲛人一样的……是我?”指着那木质的雕塑,她的唇角,一点点的,僵住了。

    “对啊!”白子谦一脸认真的指着那长长的,像是尾巴一样的东西,兴致冲冲的给她讲解:“怎么样?这是你的头发,漂亮吧?还有小孩子,我没告诉他你是双胞胎,所以他就雕了一个,但是很像对不对?”

    苏七月:“……”

    保持不住微笑了哦,就算是你跟尚卿关系好,你怎么能睁眼说瞎话?

    这哪里像是孩子了?哪里像是她的头发了?她的头发什么时候比她的身体还长了?

    她真是……

    无话可说!

    似乎看透了她的内心所想,一旁的靳凉城一把夺过那小玩意,装进了自己病服的口袋里,看着白子谦:“东西我代收了,回去告诉他,锻炼一下手艺。”

    “不懂欣赏!”白子谦替尚卿不忿的白了他一眼,十分嫌弃。

    靳凉城:“你毫无艺术细胞!”

    白子谦:“我忙去了,你们自己玩吧,赶不上飞机了!”

    真是,好不容易来一趟,这礼物多精致啊,两个没眼光的!

    他走之后,苏七月摸着自己凌乱的发丝,“阿城哥哥,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要修理一下头发了,好像真的好长了,你睡觉的时候,老是压到我的头发!”

    闻言,靳凉城伸手颠了颠她的长发,的确,她的头发很长了,到了大腿。

    睡觉的时候,不怎么方便,洗的时候,也是不方便。

    想了想,他薄唇微启:“好,我让司白把造型师给你找过来。”

    苏七月:“!!!!”

    “我们都好久没有出去了,你陪我出去不行吗?你现在伤都好的差不多了,我保证,我就出去剪个头发……”似乎怕靳凉城不同意,她举起了三根手指,十分认真。

    漆黑的眸子,眨呀眨的,滴溜溜的转着,灵动清澈。

    被她这天真的模样给取悦,靳凉城扬唇笑了:“好,只剪头发。”

    “嘿嘿,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同意的!”说着,她就将一边的轮椅拉过来:“我推你上去换衣服啊。”

    “七七。”看着这轮椅,靳凉城的笑,有些挂不住了:“我其实,真的不用坐轮椅了,司谨也说了,需要多运动。”

    “你今天运动量已经超纲了,再说了,你那伤口刚拆线几天啊,心口手术的还好,可是这腿上的,难道你忘记了自己踹门导致发炎又严重了?”

    靳凉城:“……”

    扎心。

    最终,为了不惹她生气,靳凉城还是认命的坐上轮椅,跟她一起,上了电梯,换衣服,出门。

    二人的一次出动,苏七月是十分开心的。

    因为她已经许久没有出过了,可是回来之后,听着白子谦打来的电话,她就笑不出来了……

    郁闷的将手机丢在床上,不想说话!

    “怎么了??”换上病服的靳凉城,看着她小脸愤怒的模样,心里突突直跳,他哪点惹她生气了?

    “阿城哥哥……”苏七月冲他挤出一道比哭还难看的笑意,将手机举起来递给他看:“网上说,你得癌症了。”

    什么?

    靳凉城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看清楚她手机上的内容,也是一脸黑线。

    原来,是因为白子谦……

    他来医院,被认出来了,尾随的狗仔,拍到了医院里的情景,包括,那个穿着病服的她,和苏七月坐在一起同白子谦说过。

    还有后来,他被苏七月推着轮椅上电梯的……

    这些照片拍的都是远景,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那是凉七和她的男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