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想吃糖
    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吃完早饭,靳母将那熬好的中药递给她,“这是医生给你开的药,安胎的,可能味道不好,委屈你了小七。”

    苏七月接过那微烫的碗,看着那黑色的汤药,抿了一口,口腔里,泛着苦味,以及那股浓烈的,无法形容的刺鼻味道。

    忍着胃里的翻涌,她将那碗药,一口闷了!

    然后,就忍不住,冲进洗手间里,吐的脸颊血色全无。

    可,即使她吐的再厉害,那汤药,也就只吐出了一两口,其余的,倒是把刚吃进去的补粥给吐完了。

    一早上的饭,此刻,肚子里由原本的饱饱的状态,变成了空腹状态。

    胃里,则满是那股药味,口腔里,空气里,甚至连呼吸,都觉得那股子刺鼻的味道,经久不散。

    连带着,她即使吐完了,却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小七……”见她这个样子,靳母心疼的不行,“我在给你煮点粥吧……饿不饿?这刚吃的饭啊。”

    “不用了洛姨,我不想吃。”她起身,扶着门走出洗手间,门口,靳凉城坐在轮椅上,正看着她,眸子里的担忧,那么明显。

    一瞬间,她心里,五味杂陈。

    “七七……”他拉着她的手,耐心的询问:“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什么都可以,我让人去给你做,或者,水果也可以。”

    她委屈的撇撇嘴:“嘴里苦,想吃糖。”

    “给你!”一旁的沐笙,浅笑着拉过她的手,摊开她的掌心,放了两颗包装精致的块糖在她的手里:“我就知道你吃完药要吃糖,提前准备好了。”

    “我……”苏七月刚想问什么,但想到屋子里那么多人在,顿时噤声,看着几人,小声的询问:“我和小笙,到院子里吹吹风,可以吗?”

    靳凉城沉默,只是那张脸,说不出的暗沉忧郁。

    没同意,却也没阻拦。

    他不开口,这一屋子里的人,自然更加不会去阻拦了,叶景臣笑眯眯的看着二人:“你想去那就去吧,反正是在医院里,没事的。”

    两个女孩的身影消失在电梯转角处,靳凉城的面色,还是十分阴郁的。

    她哪里是想找沐笙吹吹风啊,她分明就是觉察他们的态度不对劲,去找沐笙问情况去了。

    而事实……

    沐笙不会撒谎,绝对,会告诉她的。

    阻拦不了,那便……顺其自然。

    若是一直隐瞒,最终,她还是会愤怒失望,他本意,也不想隐瞒她,只是,怕她伤心。

    靳母自然知道沐笙的性子的,一时之间,十分担忧:“阿城,这……”

    “随她吧……”

    一直瞒着,他也做不到欺骗……

    楼下——

    听完苏七月的问题,沐笙果然僵住了,随即,咬着贝齿看着她,“你是知道我肯定会告诉你的对不对?”

    “对!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而且……”你不会撒谎。

    沐笙苦笑了一声,拉着她的手,低下了头:“其实,我也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做不到撒谎,做不到隐瞒……大概是这样,所以,我才会是被孤立等我存在吧。”

    不懂得拒绝,不懂得撒谎。

    不论是从上幼儿园,还是小学,初中,高中,了解她的习性的老师,每次都会去找她,也因此……

    班级里,她永远都是被欺负的那个存在、

    无数次的校园霸凌,如果不是因为她是慕家人,她还有哥哥,有二哥叶枭……她可能,早就承受不住压力自杀了吧。

    这些年,那几个人,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温暖着她。

    让她活到了现在,所以,她很珍惜,这些亲人。

    可现在……

    二哥想要隐瞒的事情,她明明知道的,但是此刻,她仍旧是,不愿意,也不想要撒谎!

    所以……

    她开口了,看着苏七月,语气无比认真:“医生说,你体虚,而且宫寒,是极其不易怀孕的体质,就算是怀上了,也会造成习惯性流产,这个孩子,如果没了,以后,你可能就再也不会有孩子了,所以……二哥他希望自己能够照顾你,希望,你不要伤心,不要因为这个,就郁郁寡欢,你的流产迹象,大多也是因为你的情绪和精神状态引起的,他希望你无忧无虑……”

    习惯性……流产?

    她体虚,宫寒,是不易怀孕的体质……

    下意识的,苏七月覆上了自己的小腹,这里,微微隆起,有两个孩子,昨晚,那血,她也是亲眼见到了。

    如果昨晚,她没能半夜惊醒,可能,就真的,要严重了……

    说起来,她真的是跟靳凉城在一起一年,都没有怀孕,即使两人做了保护措施,但是情况紧张的时候,压根就没有准备过。

    因为他在医院的开导,她就已经看开了……

    可是……仅仅如此,她还是过了好久才怀孕,她以为,这是正常现象,但她忘记了,他们二人,几乎是一直在一起的。

    这个孩子……是她这一生唯一的孩子,如果保不住,那便再也不会有了。

    如果保得住,那她,就会有两个双胞胎。

    对于她的人生来说,两个孩子,她不奢望了,可是她也清楚……自己才三个月多,就已经有了流产的迹象,正常的孕妇,都是过了三个月不会流产的,可她呢……

    竟然,是完全相反的……

    这一刻……她的心,无比沉重。

    “七月……”沐笙紧张的看着她,看着她面色惨白,心里慌的不行:“你别忘记医生的话,你不能情绪不好……”

    “我知道,我没事,没事……”

    她不能够因为这件事影响自己的情绪,她要好好的,要守着他们的孩子。

    靳凉城是独生子……如果她不能给他生个孩子,那靳家……

    岂不是就再也没有后人了?

    虽说这一刻她的思想有些老人化,但是她是真心的,想要为靳凉城生一个孩子,想要为靳家,生一个孩子。

    老人的心思,都是这样的,就算是靳凉城和她自己无所谓,可是靳家,还有长辈呢……

    她心里清楚。

    接下来的时间,沐笙同她一起回到了病房,病房里的叶家人已经离开了,靳母,也已经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