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看到了血
    她知道?

    而且,是早就知道?

    此时的叶家两父子,内心无一不是忐忑之中带着一丝小心翼翼的,因为他们确实对不起她。

    这些年,从未对她有过任何的帮助关爱,更甚至,还把白止萌当成了是她,关心了别人那么多年。

    这个女孩,怎么可能不怪他们呢?

    所以……

    此刻,就算是曾经领兵打仗的叶老爷子,也有些踌躇不安了起来。

    在两人的注视下,苏七月的手,从叶念的身上离开,看着他们二人,依旧是那副恬淡温婉的模样,点了点头:“嗯,知道,在第一天见到叶叔叔的时候,您听到我妈妈的名字,情绪起伏很大,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猜测了。”

    “阿城哥哥曾经告诉过我,我爸爸的名字,叫做陈末,这是一个十分常见普通的名字,但是冥冥之中,我总觉得,这只是一个化名,就像是我妈妈的苏洛一样,所以,看到你,我就猜测了,靳叔叔拿我的杯子去做鉴定,阿城哥哥也是知道的。”

    “这些年,所有小时候的事情,我忘掉的东西,都是他找到我,一点点的,让我知道的。”

    妈妈也好,亲人也罢,还有他……

    全部都是,他找到了她,填补了她记忆的空缺,一切缺少的那份情感。

    都被他……

    一一填补修复了,也因此,她的内心,只装得下他。

    “那,那你……愿意认我吗?”素来沉默寡言的叶景臣,此刻,额头竟沁出了冷汗,紧张的看着她,话都说不利索。

    认么……

    她缓缓垂睫,面色有些凝重的低下头,随即,很快就抬起了头,看着两位长辈,恢复了那副浅笑的弧度:“这件事情,我还没有考虑好,所以叶叔叔,请您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想通了,再找你,好吗?眼下,我觉得,我们这样的相处,就很好。”

    不会逾越,适可而止。

    过分的关爱,她会手足无措。

    “我……”

    叶景臣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叶老爷子拉住,瞪了他一眼,看向苏七月的时候,又和蔼可亲了起来:“丫头好,你自己心里有谱,那就好,等你想通了,叶家随时都在那里等着你。”

    “谢谢您。”她有些动容,但还是做出了送客的姿势:“夜深了,你们还是先回去吧,阿城哥哥要休息了。”

    叶景臣撇撇嘴,有些不屑。

    这丫头三句话不离靳凉城,心里哪有他的位置啊?

    但害怕她生气,他还是拉着叶老爷子,离开了病房里。

    叶家人一离开,苏七月直接转了个身,看着床上的靳凉城,眉宇间满是疲倦。

    “阿诚哥哥……我好累。”

    靳凉城神色冷了几分,伸出手将她拉到床上:“过来睡。”

    “嗯。”

    掀开被子,将外套丢在一旁,她直接合着衣服躺在了床上,被子里,枕着的,是他的手臂,双手搂着的,是他没有丝毫赘肉的腰。

    恍惚之间,似乎回到了当初,在江城的时候……

    他的身上,还没有伤,不像是现在……

    她搂着他的手紧了几分:“过两天,你的伤口,是不是就可以拆线了?”

    “嗯。”

    他身上一共有三处伤疤,且都比较分布,也因此,她同他睡在一起,不会触碰到他的伤口。

    一开始,他的确是小心翼翼,可是习惯了,她就不会再害怕自己碰到他了。

    拆线之后,他就可以做简单的运动,像是今晚,白天的时候,她也能推着他,到楼下,去晒太阳。

    就像是……

    那些年迈的夫妻,也是这般。

    思及此,她的唇角微扬,闭上了双眼。

    夜深人静。

    病床上,两个相互依偎的身影,温暖无限蔓延。

    夜半时分,她睡的昏昏沉沉。

    只是隐约觉得,小腹,有些不自然的胀痛,那里,湿湿的,像是来大姨妈的时候……

    等等……?

    来大姨妈!!

    苏七月陡然清醒,睁开了漆黑的瞳孔,掀开被子,冲进了洗手间。

    然后,她整个人,面色惨白。

    血……

    她怀孕了,怎么可能来大姨妈……

    那这血……

    孩子……

    瞬间,她的一颗心,无限下沉!

    推开洗手间的门,病房里的灯,已是敞亮。

    因为她的举动,惊醒了靳凉城,此刻,他正从床上坐起来有些担忧的看着她:“怎么了?做噩梦了?”

    “阿城哥哥……”她一开口,刚叫出他的名字,就哽咽了。

    “我……身上有血,孩子……”

    血?

    一句话,靳凉城的身体,刹那间冰凉,他确定,自己的伤口没有裂开,不会将血落在她身上,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孩子!

    然后,他就无法冷静了。

    掀开被子,不管不顾自己的伤,连轮椅都没坐,就那么忍着腿部伤口的疼,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将她打横抱起:“我带你去隔壁妇产科。”

    “我自己走!”因为他的举动,她被吓出了眼泪。

    她自己有问题就算了,怎么能让他一个没拆线的病人来抱她呢?他的伤口,很快就会撕裂的。

    到时候……

    “别说话!”

    靳凉城不由分说的将她抱起来,踹开门,慌忙的按着电梯——

    检查室里——

    医生看着二人,愣了一瞬,随即,反应极快:“将她放床上,我看看。”

    靳凉城将她放下,站在一旁,却收到了医生的呵斥:“你先出去!”

    这里是妇产科!给孕妇检查呢,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算是什么事?

    “这是我媳妇,她胆子小,我陪她。”他垂睫道。

    “医生,你快看看她!”

    “你……”女医生彻底无语了,想说什么,看到他身上的病服,又不好去骂一个病人。

    只能当着她的面,脱下了苏七月的衣服。

    一个小时之后……

    苏七月睁开了那双清澈的星眸,转动眼珠,看到了那个男子的身影,回想起晚上的情景,脸色瞬间白了几分,摸上自己的肚子:“孩子……我的孩子还在吗?他没事吧?我……”

    她可是亲眼看到了血,她的孩子……才几个月。

    靳凉城握住她的手,声音轻柔:“你放心,孩子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