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争执,误解。
    顿时,苏七月的脸色僵了僵,看着他冰冷淡漠的侧颜,握紧衣袖低下了头:“对不起……”

    她知道他生气的原因,不是因为她出去玩了。

    也不是因为她出去一天没有管她,而是因为……她食言了。

    她说过今天一整天都会陪着他,但是她没有做到。

    所以,他生气了。

    “阿城哥哥,我知道,今天是我不对,但是今天小笙说有事,所以我想要跟她一起出去,对你食言了,我知道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出去了,好不好?”

    她试图拉他的衣袖,但,刚伸出手,他就自己先一步,将胳膊塞进了被子里,仍旧没有看她一眼。

    霎时间,她的心,一片冰寒。

    看着他淡漠的脸颊,在那里站了一会儿,见他还是沉默,她咬紧了下唇,默默的走出了病房。

    医院的晚上,人很少,很安静。

    她就走在院子里,坐在路灯下的长椅上,感受着夜风的清凉。

    回想起刚才他的两次闪躲,心里莫名的委屈,呆怔的看着自己的双脚,心思,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

    过了一会儿,她还是有些忍不住,一个人坐在那里掉眼泪。

    风,撩起她的发丝,路灯下,那晶莹的液体,闪烁着点点光芒。

    那个女孩,哭的无比伤心。

    叶家的人,是听说了她跟沐笙已经回来了,为了见他,叶老爷子拖着一家子赶来的,然后,刚进医院的院子,就看到她坐在那里抹眼泪。

    瘦小的身影,十分单薄。

    夜风微凉,她的面颊哭的泛着一层不自然的红,这一幕,叶老爷子瞬间就炸了。

    好一个靳凉城!!

    他家的孙女,他都还没稀罕呢,都能被他惹哭了?这还得了!

    “姐姐。”作为一个姐控,看到苏七月掉眼泪,叶念瞬间就忍不住了,小跑过去拉她的手:“姐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靳混蛋欺负你了?姐姐你别哭好不好,小念会给姐姐买好吃的……”

    “小念……?”

    苏七月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叶家人,一时之间,也有些懵。

    胡乱的抹了把眼泪,看着他身后走过来的那几个长辈,有些尴尬:“那个……叶叔叔。”

    “是不是靳凉城欺负你了?”叶景臣的脸色十分冰冷。

    “没有!”她下意识的摇头。

    “没有你能哭?”

    她越是替他解释,叶景臣就越是生气。

    也不顾苏七月的话,直接冲上了电梯,就要自己去找靳凉城的麻烦,在他身后跟着的,是叶老爷子和一脸气愤的叶念。

    靳混蛋,靳混蛋!

    竟然把他姐姐气哭了,不能原谅!

    太过分了!

    苏七月急忙跟过去,想要解释:“叶叔叔,我真的没事,跟他也没关系,是我的自己的问题,我自己的心事……”

    她的心事?

    她的心事不就是靳凉城么!

    说到底,还是因为靳凉城欺负她了!

    叶景臣压根不听,果断的按下了电梯。

    狭小的空间,她张了张嘴,但看这叶景臣那张冷漠的面孔,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自己情绪,自己也清楚。

    若是以前,她定然不会一个人躲起来哭得,就是一点小事,而且,她自己也知道,靳凉城,在某些地方,很傲娇。

    他的确是躲开了她的触碰,没有看她。

    但那只是他心里有些不满,她明明是了解的,平心而论,那个人,从不会生她的气。

    若是以前……

    她肯定会耐心的等他开口投降,或者是,耍赖不认账。

    可是最近……

    她的情绪,十分的脆弱敏感,经常莫名其妙就觉得难过,一句话,都能听出来好几个意思。

    她知道也知道,是因为怀孕的问题。

    所以……

    这件事,严格说起来,根本就不是因为靳凉城,而是,她自己的问题。

    可是现在……

    闹到长辈面前,让她觉得十分的尴尬。

    叮——

    电梯停下。

    叶景臣怒气冲冲的往吧病房里走,“靳凉城呢?让他给我滚出来!!”

    砰、

    病房的门,被他踹开。

    踹开的同时,他自己都愣住了。

    屋子里……

    空无一人?

    紧随其后来的几人,也是愣住了,靳凉城去哪了?

    他伤的那么重,跑去哪了?这要是伤口裂开了……

    苏七月吓得脸都白了,冲进洗手间,也是空的,屋子里的轮椅,没了、

    她急忙跑到前台那里,看着前台的护士:“护士,那边病房的病人呢???”

    “刚才坐电梯出去了。”

    出去了??

    他出去干什么?

    他根本就不能下床!

    她的心,一下子从未有过的慌乱,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响彻的铃声,却是从病房里传来的……

    他连手机都没拿???

    “小七!你看那个,是不是阿城?”窗口的叶景臣,忽然看到了楼下院子里那个自己推动着轮椅的男子。

    苏七月从窗口往下看,院子里的路灯很多,清楚的映照着他的身影。

    即使楼层很高,很模糊,但是……那就是他!

    他跑到院子里干什么?这个笨蛋!

    她不过是自己想不开出去了,他竟然去找她了?

    一时之间,她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叶叔叔,你们在这等我吧,我去找他上来。”说完这句话,她就一个人出去,乘上另一个没有运行的电梯,点了一楼。

    院子里,那个自己艰难推着轮椅的男子,还在寻找着什么。

    她就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明明不能大声说话,但是依旧用那十分沙哑的声音,去问路上的人,描述她的样子特征,找她……

    “长头发的女孩儿?”

    “对,她的衣服有些胖,但是人很瘦,穿着军绿色的外套,眼睛很大,皮肤很白,不高,一米六,她不知道方向,不认路……”

    “没有。”两个路人摇了摇头,“没见到。”

    “谢谢。”然后,他低下头,转着轮椅的轮子,从那两个人身边过去,还在向下一个人的位置挪……

    霎时间,她就无比心疼。

    “阿城哥哥……我在这里。”她走过去,扶住他的轮椅,轻声的道。

    靳凉城猛的抬起头,看到她的那一瞬,终于是松了口气,“跑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