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叶老爷子的训斥
    “他白家的女儿,即使是因为我们死了,但是归根究底,那也是因为他们自己想要悔婚!他的女儿,跟着别人私奔了,那是他们给你带来的污点,是他们对不起你!她的女儿,你凭什么这么看重?”

    “叶景臣!我是让你善待,但我,不是让你掏心掏肺!归根究底,他们白家,就是狗皮膏药,利用死去的女儿,绑住叶家,他们跟我们,不是一路人!”

    “爸,这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听到自己父亲这么谩骂白家,叶景臣有些听不下去了,“当年的事情,都是误会,我已经弄明白了,白落苏,就是当年我的女朋友苏洛,而小七,就是我跟苏洛的孩子,也就是白止萌,我们认识的这个白止萌,是假的。”

    “就算是白落苏就是苏洛,但是你能说,他们白家不是狗皮膏药,不是吸血鬼吗?难道,不是他们利用消费自己死去的女儿吗?”

    一句话,堵的叶景臣哑口无言。

    不管苏洛如何,不管小七如何……

    白家的那副嘴脸,都是十分令人厌恶的。

    这一点,他不能否认!

    一开始,他也想的很简单,叶家是重情义的家族,因此白落苏的死,换来的,就是叶家的帮助。

    虽然因为白落苏的悔婚,京都里的那些家族都开始远离白家,白家的声誉也大不如前,但是叶家并不嫌弃,接纳了失去女儿的白家。

    即使白家的要求那么无礼,叶家,也都是看在已经死去的白落苏的面子上,一一接受了。

    可是实际呢?

    白家要求他终身不娶,何尝不是因为,怕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不在意白止萌?

    何尝不是……拿着白止萌做纽带,来利用和叶家的关系》?

    这些年,伴随着白家的变本加厉,叶家也开始对他们不再似从前那般,可也就是叶家忍无可忍的时候……

    白止萌,变了。

    变的像是苏洛,准确来说,像是白落苏,叶景臣不得不深究,不得不看着那张脸,压抑内心对白家的厌恶,继续对她好。

    因为白止萌,或许,就是当年苏洛的孩子,也是她的孩子。,

    归根究底,叶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白落苏,因为苏洛。

    至于白家……

    他们从来,都是觉得不喜的。

    正因如此,叶老爷子的一番话,说的在场的三个叶家人,都无话可说,因为这说到了他们心坎里。

    白家,他们就是不喜!就是厌恶!就是吸血鬼!

    “怎么?没话说了吧?”叶老爷子气呼呼的,看着低着头忏悔的三人,说出的话,那叫一个戳心窝:“错事你们已经做了,现在才后悔?晚了!慕家,永远都不会再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小笙,也永远都不会再叫你们一声叔叔,还有你叶枭!”

    “当年,你是怎么做的?你爸跟你二叔,承担了责任,你呢?别跟我说你是因为家族站在叶家这边,你是一个成年男子,小笙是你喜欢的女孩,你当时身为军人的傲骨硬气呢?”

    “我叶家男儿,就是不屈不挠,哪怕是你爸,他不对,你也不能听!可是,你,没有这骨气!你就是怂!你就是亲手丢掉了当初自己的感情!”

    “事已至此,话我也不想多说,小笙,你们谁也别去打扰!”他淡漠的视线泛着摄人的凉薄,一一从三人身上扫过,“因为,你们不配站在她眼前,祈求她的原谅!”

    骂完三个不成器的子孙,叶老爷子看上去还没消气的样子,冷哼一声,挥手离去。

    后院里。

    出了书房,原本那个威严冷漠的叶老爷子,气质瞬间就温和慵懒了下来,打着哈欠往后院里走。

    院子里,正坐着一个老人,品着面前的茶,看到他,老人放下杯子,似笑非笑:“怎么?都解决了?”

    “别提了,几个不开窍的,非得我骂才肯动脑子。”叶老爷子长长叹了口气,看着面前这个半辈子的兄弟,突然,有些蕴怒了起来:“我说老靳,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从头到尾你都知道的事,怎么才告诉我?”

    “还有我那孙女,就这么被你们家阿城给糟蹋了?”

    “什么叫糟蹋?你孙女好,我孙子就不好了?”靳老爷子也有几分不悦。

    “呵,这可难说!谁知道这些年跟那个假的在一起,有没有做出什么违心的事……”

    “老叶你这话我就不同意了,我孙子,别的不说,这一点我还是绝对相信他的,那孩子,绝对不会做什么背叛小七的事!你再这么胡乱冤枉他,我可就不同意了!”

    “行了行了……”叶老爷子摆摆手,有气无力的倚靠在那里,“老了老了,我们俩半只脚都进棺材了,在这吵什么,不跟你争。”

    靳老爷子冷哼一声:“我看你是争不过我!”

    “得了吧,现在是你孙子想娶我的孙女,你还得看我的脸色呢。”

    “孙女都不认你呢,你得意什么?”

    对了?!

    他这孙女,还没见过他呢!

    叶老爷子顿时坐不住了,眼巴巴的看着靳老爷子:“小七这孩子,今天什么时候回来啊?”

    “今天不回来!”

    叶老爷子又是狠狠一噎,骂了两句,气呼呼的走进屋子里,不愿意出来了、

    晚上。

    弦月高挂,月朗星稀。

    黑夜之中,窗口的皎洁,倾泻下一层柔光,与那床上半躺着的病态男子,拉成了一道风景。

    苏七月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怔了几秒,她将门关上,看着床上的男子,有些忐忑:“阿城哥哥……”

    她说了陪他的……又出门了。

    他,是不是生气了?

    听到她的声音,靳凉城微微抬睫,淡漠的看着她,没开口。

    但是她却清晰的看到,此刻的他,比起自己清晨离开的时候,虚弱了许多,那唇,毫无血色,甚至都干裂的翘起了皮,还有面色,泛着一层不自然的苍白。

    霎时间,她心里一紧,急忙走过去想要去触碰他:“你怎么了?伤口裂开了?”

    她的手,在即将触碰到男子脖颈的那一瞬,原本安静不动的男子,忽然别过头,躲过了她的触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