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是非不分
    “刚才医院那边传来了消息,今天小七不在医院里,你去了也见不到她!”叶景臣急忙拉住了叶老爷子。

    “不在医院?那她去哪了?”;叶老爷子愣了愣。

    “和沐笙那丫头出去玩了。”

    小笙?

    叶老爷子还是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孩子怎么还认识小笙了?还有小笙那孩子,突然就不来看我这老头子了,不知道,是不是嫌弃我了……”

    一句话,让叶家的几个男人都面露尴尬。

    沐笙的事情,他们是瞒着老爷子的,这些年,从她离开京都,老爷子就一直念叨着,说是他的孙媳妇怎么还不来看他,一直念叨了那么久……

    他们都没能将真相告诉老爷子,现在看来……

    恐怕有些事……是真的瞒不住了。

    “爷爷!”半晌,叶枭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几人抬头看着他,却见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小笙的事情,有些复杂,但是,是我对不起她,可能……您再也见不到小笙了。”

    “见不到是什么意思?”他的一句话,让老爷子的心,骤然下沉,“你这个混小子,是不是被外面那些狐狸精勾引了做错事了?小笙这么好,谁允许你对不起她的?”

    说着,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叶景臣,也顾不上靳凉城和苏七月了,“去,把我的军棍给我拿过来,我今天,看我不抽死他!”

    “小笙那孩子,从小,对我,对叶家,哪点对不起你了?你说!!”

    “今天,要不是因为孙女跟小笙关系好,我要去看她,你是不是压根没打算告诉我实话?”他颤抖着手指着叶枭,语气泛着强烈的指责:“你给我跪下!!”

    “爷爷……”叶念有些懵懂的看着他,不明白老人家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但潜意识,他还是过去抱住了叶老爷子的腿:“爷爷,你不要打大哥……小念,小念喜欢大哥,大哥对小念可好了,爷爷不要打他。”

    “小念,今天就算是你求情,那也没用!”叶老爷子将叶念扯到一旁,递给叶如森,面色微沉:“你给我看好他!”

    而后,指着叶枭:“至于你……到书房来!”

    叶枭没吭声,只是看着叶老爷子离开的背影,面色一片痛楚。

    叶如森叹了口气:“我随你去吧,毕竟……”当初的事情,是他们长辈的过错。

    书房里——

    叶景臣,叶如森,叶枭,三个人站在叶老爷子的对面,看着他手里那几斤重的军棍,低着头,没一个敢开口的。

    “说啊!”叶老爷子一声吼,因为愤怒,不满褶皱的额头,青筋凸起:“还要我追着你们问是不是?”

    “爸,这件事,不是叶枭的错。”

    “不是他的错?”叶老爷子气笑了,“他自己都说了,是他对不起小笙,不是他的错,难道还是你的啊?”

    “的确,是我的错。”叶如森供认不讳,看着老爷子逐渐频临冰点的脸,硬着头皮,将当年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小笙在十六岁那年,被白止萌绑架了,你知道,白止萌一直都有些偏激,因为阿城的事情,她的性子十分古怪,但是这件事发生之后,阿城跟慕家的,及时将小笙给救了出来,白落苏已经不在了,我跟景臣,就站在了白止萌的那边,伤到了小笙,她就离开京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白止萌?”叶老爷子听的云里糊涂的,“怎么又跟她扯上关系了?小笙不是跟小九这孩子在一起吗,怎么关阿城什么事?”

    “爸!”叶景臣看了他一眼,“当初,阿城那孩子身边,哪有女孩子啊,就小笙一个,白止萌能不嫉妒吗?就算是阿城将小笙当妹妹,可是白止萌思想极端的狠,她能这么想吗?”

    “就因为莫须有的事情,她就能绑架我的小笙了?”叶老爷子的脸有些绷不住了,手里的军棍越握越紧:“还有你们,一个个的,多大年纪了?凭什么这么大的事情让小笙受委屈?”

    “当年我们也不知道白止萌是假的啊……还不是因为白落苏,因为白家,才袒护她的,这要不是白家在那里……”

    “当年不是您自己说的,白落苏的死,都是你们这些长辈的过错,让我们善待白家,而且……”叶如森小心翼翼的看着叶老爷子,发现他脸色如常,才又继续说下去:“而且,我们以为你是同意的,知道的,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道,这件事,您压根就不知道,后来……后来,就不敢说了。”

    “混账!!”

    砰、

    “爸!”

    “大哥……”

    叶景臣和叶枭震惊的看着那砸在叶如森身上的军棍,最终,滚落在地上,但是那一下,他们都看的出来,老爷子,是用尽了力气去砸的……

    果然,叶如森的面容,已经惨白,额头沁出了冷汗。

    “你们……你们真是好样的!”看着自家这不成器的三个男儿,叶老爷子气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我叶家,是重情义,从小,我也是这么教你们的,但是,我没有教过你们,是非不分!!”

    “我叶家,军人世家,讲究的,就是规矩法律,最看重的,就是情义二字,当年慕家对我们如何,小笙,小四,以及慕家的所有人对叶家如何,你们自己心里有数,我老头子是说过,善待白家,那是因为体谅他们没了女儿!可是你们呢,善待着,善待着,都能替他们掩盖罪行了是吧?”

    地上跪着的叶如森,是他平时最看重的大儿子,可是此刻,看着他,叶老爷子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你说,你是什么身份,你可是一个铁骨铮铮,不卑不亢的军人啊!你的军规,你的军法,你都学到哪里去了?”

    再看叶景臣,他又是心里一堵,“你呢,当年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逼得我老头子都要给你跪下了,你自己说,这些年,你哪点对得起我?对得起叶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