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
    只有过去,是永远都回不去的……

    丢失的,就再也找不到了……

    沐笙的话,让苏七月有一瞬间的失神,因为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和靳凉城。

    如果不是他一直坚持不懈的在找她,那不是,他们也会像沐笙和叶枭一样,再也回不到过去?

    更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再次遇到了他,她的记忆被唤醒,估计根本就不会想起自己小时候,还有一个这么重要的人。

    此刻……

    她忽然觉得很庆幸,也很感激,感激他们彼此,还能够找回丢失那么多年的彼此。

    沐笙说的是不错,只有过去,是永远都回不去的,她和靳凉城,也回不到小时候那么无忧无虑的样子,但是尽管如此,她依旧感谢过去。

    虽然回不去了,但是现在,他们可以去创造以后。

    但是同时,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跟别人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沐笙和叶枭的情况,不是她这个外人可以去说什么去理解的。

    因为就如同沐笙说的一样,她是喜欢叶枭,但是她喜欢的,也不过是二十岁以前的叶枭,那个叶枭,早已回不来了。

    而且,她的喜欢,也不过是曾经。

    现在,她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也在为了那个人试图想要去努力,她没有任何的理由去给她泼冷水。

    喜欢一个人,那就大胆的追求。

    不管结果是什么样,但是最终,努力过了,对得起自己,那就是好的。

    至于叶枭……

    她只能说……顺其自然吧。

    不能因为过去,阻挡沐笙的未来,她跟叶枭,已经是过去了。

    吃过午饭,两个女孩又在京都逛了一圈,一直到晚上在外面吃了晚饭,沐笙才让慕家的司机将两人送回医院里。

    慕笙的本意,是既然晚上苏七月和靳凉城睡在一起,那她就回慕家住。、

    可是由于,两个人逛街买的东西太多,她只好帮苏七月提东西,和她一起走进了电梯。

    看着这满满当当的袋子,她有些好笑:“你说二哥看到,会不会被我们吓到?”

    “那倒不至于吧……”苏七月挠了挠头:“女孩子,不是都这样的嘛?我当初搬家的时候,也买了很多东西,还是他陪我去的,不过那个时候他肯定在心里吐槽我的,因为我确实买了好多好多……”

    “那估计二哥已经习惯了……”

    叮——

    电梯门打开,两人提着东西出去,却在同时,并排走来了三个上电梯的人……

    抬头的瞬间,走过来的人,和即将往前走的人,都僵住了……

    叶枭呆呆的看着那个手里提着东西的女孩,下意识就要伸出手去帮她,然,他的手还没来得及触碰她手上的袋子,那个原本安静的女孩,突然反应极大的收回手,往后退了两步,靠在了电梯边缘那冰凉的墙壁上。

    那双眼睛,没了那眼镜做装饰,泛着一层冰寒,戒备的看着他。

    他的手僵在半空中,对上她警戒的视线,讪讪的收回来,低声呢喃着她的名字:“小笙……”

    慕笙……

    叶如森和叶景臣也是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在这里会看到她,想起当初那件事,两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意味。

    毕竟当初,是他们维护了白止萌,明知道白止萌有错,也相信她有错,可是他们……

    仍旧是,维护了白止萌……

    也是因为那次,这个原本经常在他们家待着玩的女孩,别说是叶家,连京都,都没有再出现一次……

    此刻,她突然回来,两人诧异之余,则是尴尬和歉疚。

    抬起头,那个记忆里温和大方的女孩,那个印象中,像个男孩子一样不服输坚强的女孩,正用冰冷的视线看着他们,那眼神,除了凉薄,还夹杂着淡淡的戒备和恨意。

    一瞬间,两位叶家人,都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小笙……”苏七月有些担忧的去看她,看到的,就是她那从未有过的冷漠。

    她微张的唇,突然就噤声,不知该如何开口。

    毕竟,他们都是当事人,她就算是去劝,也没什么可劝的,当年的事,本就是叶家对不起沐笙,也是叶枭,对不起沐笙。

    被她叫了一声,沐笙似乎回了神,视线移到了她的身上,眼神里的寒芒,一点点散去,“我们去看二哥吧七月。”

    “……好。”

    她看着她,看着她,拎着东西,把叶家的那三个人,当成是了空气,与他们擦肩而过。

    她走到叶枭身边的时候,那个人,还在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眼睁睁的,看着她……

    即将再一次从自己的眼前溜走。

    忽然,他的心,前所未有的慌乱坚定,在那个女孩就要从自己眼前消失的时候,他猛的伸出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第一触感,就是她的手臂,真的十分纤细……

    纤细到,他一用力,就能折断似得……

    “小笙……”他看着女孩清冷的侧脸,刚想说什么,突然,她手中的东西,被她丢在地上,看着那只被他握着纤细的手腕,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猛的抬起手——

    啪、

    “别碰我!”

    清脆的巴掌声,来的有些出乎意料。

    叶家的两位长辈看着这一幕,满眼尴尬,小辈之间的感情,他们围观,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

    再加上……

    还是曾经被他们那般伤害过的沐笙……

    她素净白皙的脸上,一片冷漠,眼神里,充满了抗拒。

    看着这一幕,叶枭失神落魄的收回手,“我只是,想跟你谈谈……”

    谈谈?

    她嫣红的唇角,勾着嘲讽的弧度:“叶先生,对不起,我觉得我们没有可谈的。”

    说完,她就蹲下身子将刚才被她情急之下丢下的几个袋子捡起来,拉着苏七月,脚步急切的,往走廊尽头靳凉城的病房走。

    身后三人,看着她仓皇的背影。

    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默。

    那个但年温和懂事的小丫头,也有这么浑身带刺的时候啊……

    看来,有些东西,真的是早已改变。

    ……

    两人拎着东西进病房的时候,靳凉城怔了怔,随即,想起了方才离开的叶枭三人,看着沐笙明显冷漠的面容,就知道,肯定是碰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