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抱着他睡觉
    突然,他那只被她塞进被子里遮住的手,从缝隙里伸了出来,扯了扯她的袖子,又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意思,不言而喻。

    “你现在身上有三处伤口,如果我跟你躺在一起,我睡觉不老实,会碰到你的伤口的,所以这几天,你就忍耐一下,趁着伤口还在恢复期,一个人睡觉,好吗?”她的声音,像极了在哄自家粘人的孩子。

    而靳凉城,不悦的皱了皱眉,视线扫了一圈自己的病床,仿佛是在问她:“床很大,怎么就不能睡了?”

    苏七月不受控制的抽了抽唇角,“是不是我不陪你,你就不睡觉?”

    然后,她看到这个男子,毫不犹豫的点头。

    瞬间,她无奈了。

    磨磨蹭蹭的脱下鞋子,掀起被子躺在他的身边,似乎是怕自己睡着了不老实碰到他,她离他远远的,如果不是被子够宽,她估计都不够盖的。

    她同在睡在一张床,即使离他很远,但是靳凉城却并不强求。

    伸手按掉了床头的灯,黑暗里,看着那个女孩,很快,就进入了睡眠。

    然后,她本能的,翻了个身,从原本的背对着他,变成了面朝着她,两人之间的空隙,一下子,就变得近了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看着抱着他的胳膊睡的一脸香甜的女孩,靳凉城愉悦的勾了勾唇,闭上了双眼。

    ————

    第二天。

    清晨的时候,病房里,早早来了人。

    来送饭的靳母,靳父,还有,叶景臣……

    虽然他是来送饭的,但是其实,叶景臣就是打着来看吗靳凉城的名义来看自己女儿的,明白这一点,靳家两位也就只能哑然失笑。

    如果小七真的是叶景臣的女儿,那还真的是……

    命运给叶景臣来的玩笑。

    靳母是先去的苏七月昨天睡觉的那个病房,可是病房里,只有一个还没醒来的沐笙。

    将沐笙的早餐给她先放好,洛兰就朝着靳凉城的病房走,小七不在这里,那肯定是一早醒来去看阿城了!

    然……

    等三个长辈推开靳凉城的病房门时,只有一个早就醒来的靳凉城,无聊的望着天花板。

    呃……

    “阿城,小七呢??”

    在三位长辈的疑惑之下,靳凉城有些艰难的,抬着左右,撩起了自己右手边的被子。

    那里,一团毛茸茸的黑色小脑袋,随即,缓缓映入眼帘的,就是抱着靳凉城胳膊睡的香甜的苏七月。

    睡着的她,抱着他的手,一副温驯乖巧的模样,从外看去,小小的一团,蜷缩在一起,要不是撩开了被子,他们还真是没看出来,他身边躺着的,是个人。

    洛兰愣了一会儿,噗嗤一声,就捂着嘴笑了起来:“这孩子,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呢。”

    小的时候,即使是住院,她也会缠着阿城。

    然后,她每天来医院找人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儿子睡得昏沉,他手边,躺着一团小小蜷缩的身影,搂着他,睡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

    这一幕……

    时隔多年再见,仍旧让她觉得温馨。

    被子被撩起,从窗口吹进了风,床上的女孩抱着他蹭了蹭,有些可怜的咕哝了一句:“冷……”

    靳母立马朝着自家儿子小声喊:“快给小七盖上被子!”

    然后,在三人的目光下,靳凉城再次抬起受伤的左手,缓慢的盖上了她的被子。

    说实话,他心里那一瞬间就在想,他不是病号么……

    你们站着不动……干嘛呢?

    不过,对于他这不靠谱的亲妈,他真是习以为常了。

    于靳家两位截然不同,叶景臣则是从头到尾神色复杂的看着靳凉城,尤其是,在看到床上的女孩那么粘着他说冷的时候,瞬间,他更扎心了!

    这女儿还没认回来呢……

    就被别人家给拐跑了,偏偏,还是靳凉城这小子。

    他竟真的挑不出他的毛病!!

    越是这般,他心里越是憋着一股气,看着靳凉城的眼神,连带着十分的不善。

    可偏偏,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在叶景臣气的不行的时候,靳凉城还特地朝他扬了扬唇,叫了声:“二叔。”

    叶景臣:“……”

    这小子竟然还敢故意笑给他看?还挑衅他?

    还没娶到他女儿呢,他都想上天了不成?

    不行!

    不能忍!!!

    他越想越难受,难受着,坐在那里,在靳书言和洛兰目瞪口呆下,将带给靳凉城的小米粥,喝了个底朝天!

    喝完,还举着碗倒了倒,示意靳凉城他的饭没了。

    对此……

    靳书言:“……”

    洛兰:“……”

    靳凉城:“……”

    靳母默默起身,看着自己儿子,“要不你待会再吃?等小七醒来……”

    靳凉城:“……哦。”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亲生的。

    许是听到了靳凉城内心的声音,床上的苏七月,在几位大人的注视下,伸出白皙娇嫩的小爪子你,挠了挠头上蒙着的被子,不停的往下扯。

    扯了几下之后,露出了自己一团乱糟糟的发丝。

    习惯了那眼光,她才掀开被子,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去看几人。

    这一看……

    她的脸,直接凝固了……

    两秒之后,果断爬起来,套上鞋子溜进了洗手间,连外套都没穿……

    砰、

    看着那风一般一闪而过的身影,和已经关上的洗手间的门,三位长辈,还没反应过来。

    只有靳凉城,有些不悦的看着自家人:“吓到她了、”

    靳母讪讪的笑着:“咳咳……那什么,我们这不是也没想到你们是睡一起的啊,早知道我就晚点来了,还能让我的儿媳妇多睡一会。”

    “儿子,你放心吧,以后妈早上绝对不来打扰你们了,我保证,以后一天就给你两顿饭,怎么样?妈够意思吧?”

    靳凉城:“……哦。”

    “洛姨!”从洗手间出来的苏七月,不乐意了:“阿城哥哥还是伤患呢,你不能不给饭吃!”

    看着小丫头明显脸上还未散去的红晕,洛兰噗嗤一声,乐了:“……你这孩子,就知道维护你阿城哥哥,洛姨这是在为你好呢。”

    “今天早上是意外……”苏七月脸红着想解释,但是看到那个威严的靳父,一时间,更加不好意思了。

    她咬着下唇,踌躇着走到靳凉城床边,伸出手扶他:“我们去洗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