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叶叔叔是我的父亲吗
    对不起……

    明明想着保护她,留下了白止萌,却没想到,白止萌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就算是他不说,那些人也知道她是假的。

    他们的目的,始终都是真正的她……

    如果当年,他没有任由白止萌长大,那场车祸,也就不会发生,归根究底,一切的一切,起因,都是源自于他的无能!!

    这些天,她的惶恐不安,她的担忧害怕。

    她的太多太多情绪,都是他无法去想象的,就像是现在,他抱着她,听着说那些话,心里,狠揪着的疼,但依然,不能去替她受了那些灾难。

    还有……

    他在梦里看到的事情,他曾经以为她隐瞒的最大秘密,那些过往,他竟然曾想过要听她说……

    他真是无药可救。

    让她说那些事,岂不是,在她斑驳破碎的心上,捅刀子?

    对不起?

    他的这三个字,说的太过于沉重,苏七月轻摇了摇头:“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只是我不够坚强,没能做到真的什么都不说,看到你还是想抱你,去说些什么……”

    “阿城哥哥,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

    “叶叔叔,是我的父亲吗?”

    叶景臣……?

    她的这个问题,问到了靳凉城。

    因为他也不知道,小奶猫的父亲,究竟是谁,苏洛妈妈说是一个叫陈末的男子,但是叶二叔的表现,明显更加的激动,尤其是,他在看到苏洛那两个字的时候。

    二叔等了自己的女朋友那么多年了,如果……

    他的女朋友其实是苏洛阿姨,那么七七就真的是他的女儿,但是反之,也就证明了另外一件事。

    二叔的女朋友,找了二十年,找到了,一个死人……

    他原本是没有将叶二叔跟苏洛妈妈联系到一起的,虽然知道他的女朋友不见了,但是他没说过自己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听到白落苏的时候,也十分的平静。

    可是就在白天的时候……他的情绪,太过于诡异了。

    尤其是,他问了一个,不该由他这个外人问的问题。

    那就是,他问七七,如果她的父亲没有背叛妈妈,她会不会认。

    这个问题,他第一次见到小奶猫,问起来,太过唐突和莫名其妙,所以当时,他心底,就开始疑惑了。

    没想到今晚,她会先一步的问出这件事……

    苏七月一直都在观察他的情绪,见他沉默明显陷入沉思,她才解释道:“今天,叶叔叔问了我一句很奇怪的话,而且,我在洗手间洗碗的时候,忘记了关门,听到了你们的对话,他很在意我的妈妈,虽然妈妈是白落苏,但是更多的时候,她是用的苏洛这个名字。”

    “阿城哥哥,你说过,叶叔叔在找自己的女朋友,找了快二十年了,而我的妈妈,则是认为当年她的男朋友背叛了自己要结婚,所以独自离开,严格说起来,跟叶叔叔的情况,是一样的……只是这两个人,都在外面用的化名,不清楚彼此的真实身份,事后,也都一字不提,所以外人,都不知道他们二人其实喜欢的是彼此。”

    “阿城哥哥,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跟我说叶叔叔的事情的时候吗?”

    靳凉城垂睫,轻点了点头:“记得……”

    “嗯,就是那个时候……我说过,叶叔叔是个十分敬佩的人,二十多年的等待,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当时是真的很尊敬他,可是现在呢,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我的父亲,我要怎么样去面对呢?他那么好……而我怕自己不够好,不知道该怎么样和他去相处,所以……”

    所以在白天,叶景臣的那个问题,她很坦诚的回应了他。

    是因为她心里知道,叶景臣,很有可能,是她的父亲,也在侧面告诉她,她没有责怪他。

    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但靳凉城懂她的意思。

    这个父亲,如果真的是叶景臣,那叶景臣给她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

    而她自己……不知道要去相处,去面对,选择了逃避。

    就算是叫他一声“叶叔叔”,像是长辈和小辈之间的相处,也比,突然的改口,来的更加自然。

    所以白天……

    她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其实,她心里,是清楚明白的。

    靳凉城没再开口,只是拍了拍小脑袋,在她起身之后,拿起了桌子上的纸笔,他只能说简单的几个字,多一些的,便要依靠这纸笔。

    等他写完,苏七月去看,抿唇笑了起来。

    「你想要怎么相处都好,叶叔的确是很好,你的话,他最终肯定能理解的,所以,不用觉得有负担。」

    然后,在那下面,他又写了一排字。

    「七七,以后,我再也没有任务了,剩下的时间里,我会一直陪着你,看着我们的孩子出世,陪着你,年华老去,生死相依。」

    苏七月拿着那张纸看了许久,唇角的弧度都没有散去,“阿城哥哥,我有没有说过,你写的字,真的很好看!”

    然后,她附身,在他脸颊吧唧亲了一口,将那张纸叠起来,小心翼翼的收好,朝他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这是我的了,不许抢!”

    看着她这般任性小女儿家的模样,靳凉城无声的笑了起来。

    哪里是他的字好看,只不过……

    她看到他说他再也不会有任务了,想要留下来,估计这丫头,还想留着作证据呢!

    不过,她既喜欢,那就随她去。

    反正,他说的,都是真的。

    他会一直陪着她,等到他们二人的生命,都走到尽头……

    再不会,让自己有任何今天这样的伤病出现,害她担忧,再不会……一走几个月。

    苏七月将那纸张收起来的时候,碰到了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就想起来了时间的问题,“你怎么还不睡觉呢?现在都凌晨一两点了,我竟然也忘记了,你是病人,快睡觉!!!”

    说着,她就将他的病床往下降,将他身后靠着的枕头也给抽走,只留下给他睡觉的。

    掖了掖被角,她就坐在床边,准备就这么守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