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我…能抱你吗
    所以,慕恩极其不赞同他此刻回去!

    白家那几个上了年纪的人,根本就毫无思考能力!

    就算是白子谦到时候说出一切真相,他们也就未必相信白子谦了,毕竟白子谦和家里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

    这个时候,慕恩的话,可以说是在开解白子谦,同时,也在侧面的告诉他,白家,未必就是安全的,阻止他回去的念头。

    白子谦自然清楚,只是有些事情,不回去,就永远无法彻底弄清楚……

    所以……

    ——

    ————

    因为太困,也太累,苏七月这一觉醒来,外面,已是夜深人静。

    她住着的那间病房,隔壁的床上,睡着许久不见的沐笙。

    苏七月下床,看了眼时间,没有去打扰她,而是蹑手蹑脚的开门,又轻声合上,穿过走廊,走到了靳凉城的病房外。

    这个时候,他的病房里是没有人的,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不让留人,家里的人也没在。

    她推门进去,在推开门的瞬间,却对上了他幽邃晦暗的瞳孔。

    她僵了一瞬,然后,反手将门关上,在他那般视线不移的眼神下,走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掖了掖他的被角:“怎么不睡觉?”

    他没有拿手边桌子上的纸笔,而是反手,握住了她给她掖被子的手,握的紧紧地,不愿意松开。

    “怎么了?”她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抬眼去看他的脸,却不敢对视他的眼神,因为那眼神,太过于炙热了,她一对上……

    估计,会忍不住这些天的情绪崩溃……

    他醒来的这一整天,一开始,因为是白天,来探病的人很多,两个人未曾独自相处。

    后来,因为她太累了,没有办法再陪他了,一睡,竟睡到了夜晚。

    此刻……

    是他醒来之后,两个人第一次的独自相处,同时……

    也是他离开这整整三个月之后,她第一次,与他在一个房间里,没有人打扰。

    这三个月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有太多的话想跟他说,但是,她又不敢去说。

    因为他还在病床上,她若是说了那些事,他肯定是忍不住的。

    若是说别的,其实,他离开之后,她的生活里,开心的事,竟一件也没有……

    一时之间,两个本来亲密无间的人,竟然变得无话可说了起来。

    病房里,静谧的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依旧是在僵持着,他握着她的手……

    苏七月一点点的,抬着眼睫去看他的眼睛,那双眸子,饱含深情。

    大多的,那是对她的心疼……

    她忽然就想起来,今天他醒来问的一句话,问她被挖器官的时候,疼不疼……

    其实啊,她真的是好疼的……

    可是她还是说了违心的话。

    此刻……

    看着他的眼睛,那些违心的话,她忽然就说不出来了。

    这个人,是靳凉城,是她的阿城哥哥,她爱的男人!

    她为什么要对他说违心的话?这个世界唯一她能够无条件相信的人,不就是他吗??

    她看着他的脸,也看着他的病服,张了张嘴:“阿城哥哥……我,能抱你吗?”

    她的话音刚落,下一秒……

    还买来得及反应,面前那个浑身是伤的男子,突然就朝他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搂住。

    他的身上很温暖,苏七月只是一瞬间的失神,回过神,就挣扎了起来:“快松开,伤!!!”

    他的左肩膀,有枪伤,这么张开双臂去抱她,多疼啊……

    而且,他当初心脏那个位置,做了手术,此刻她的头就埋在他的胸膛,这一个拥抱,差点吓到了苏七月半条命。

    “阿城哥哥……伤,伤……”

    她越是想要试图提醒他,男子就越是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抱的更加用力,更紧,到最后……

    他胸前病服的扣子都被挣脱开了一颗,看着里面那层白色的纱布,苏七月浑身都僵住,吓得不敢再动弹了。

    生怕自己一开口,一动,他就像刚才那样,将她抱的那么用力……

    他的伤口……

    肯定是会裂开的……

    在她不再提醒他伤口之后,靳凉城也不再那般不顾一切的用力抱她,两个人,就这么一个半躺着,一个在病床上坐着,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互相依偎,温暖内心的冰凉。

    “阿城哥哥……”

    须臾,苏七月轻声唤了声他的名字。

    回应她的,是沉默无言。

    但是她知道,他在听,她用极轻的力度,缓缓覆上他的腰,抱着他小声的开口:“今天,你问我,疼不疼……我告诉你我不疼,其实,我没有说实话,我真的好疼……你说我瘦了,我告诉你因为我孕吐,其实,是因为我担心你……我还没告诉你,我遇到了一个男人,他想杀我……我还遇到了白止萌,她也想开车撞我,阿城哥哥……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那辆车撞过来的时候,我一抬头刚好看到,当时,我都吓傻了……要是我真的出车祸了,我们的孩子没有了怎么办,你那么喜欢小孩子……我小心翼翼保护了她那么久,万一,真的出了事,我怎么办……”

    “阿城哥哥……我其实……”

    “七七。”

    沙哑到极致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合着沙,有鲠在喉,与他那素来的低沉清冷,十分的不符合。

    而且,他能发出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微弱……

    苏七月所有的话语,一下子,就再也说不出来,死死盯着他,看着他微张的唇,一字一顿的道:“……对不起。”

    对不起……

    这三个月,丢下了她一个人。

    不辞而别。

    对不起,在两个月前,知道了她怀孕,她那么卑微的挽留,他还是走的义无反顾。

    对不起……

    说好的活着回来,他现在半死不活,躺在这里。

    甚至连拥抱她,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对不起……

    在她两次性命攸关的时候,他不在身边,一无所知,更甚至,他是最后那个知道她的危险的。

    对不起……

    他这十几年,竟然那么迟钝,没有发现,当初杀害苏洛妈妈的凶手,就在白家,是白家自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