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他可是有女儿的人
    难道……?

    “景臣,你说的,该不会是小七吧?她……可是白落苏的女儿……”

    “就是她!白落苏……就是我在找的那个人,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说她叫苏洛!所以,我不知道她是白落苏……今天,我看到了小七,我就知道,那是苏洛的孩子,是我的孩子!”

    小七……

    是白落苏和叶景臣的孩子?

    是白家和叶家的孩子?

    这个认识,让靳书言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毕竟是两个原本就有婚约的人,最后却搞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过于戏剧化了。

    “书言……”

    “嗯。”

    “小七她不认我……”

    靳书言:“这是理所应当的。”

    “可是她说,一个习惯了黑暗的冰冷,会对别人的温暖无法接受,觉得手足无措,也做不到心安理得,所以,她的父亲如果真的回来了,她是不愿意认的。”

    靳书言却笑了起来:“的确,理论上她的说的很清楚,但是景臣,她说的这些话,也代表了,如果此刻她的父亲真的回来了,她是不会有任何的责怪的,她只是觉得,父亲回来了,为了弥补她,肯定会想方设法不计一切的对她好,那个时候,她会觉得慌乱,会觉得不知道该如何相处,骨子里,她的意思,不是不愿意认,而是,她不知道怎么去相处。”

    靳书言的话,简直说到了叶景臣的心坎上。

    都说当局者迷,他是真的没有理解到她话语里深沉的意思,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相处,但是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啊!

    他这二十年来,没有做丝毫对不起苏洛的事情,他问心无愧。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能去认自己的女儿?

    因为她的那两句话,他听而止步,但是却忽略了,她最根本的原因,压根就不是在责怪抱怨或则是憎恨他!

    想通了这些,叶景臣突然就无法冷静了,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我要回叶家,跟我爸说小七的存在,然后,我要去认我的女儿!!”

    靳书言:“亲子鉴定做了吗?”

    “没有,但是我肯定,小七就是我的女儿,这是父母的直觉!”

    靳书言:“……”

    你当年,也没有一眼就觉得小念是你的儿子啊?

    叹了口气:“小七一直都在照顾阿城,我会从阿城的病房里找根小七的头发,或者是她用过的杯子,等亲子鉴定出来再告诉叶叔吧,不然让老人家空欢喜一场,我不是否认小七,只是觉得,有亲子鉴定,保险。”

    叶景臣没有否认他的决策,但是同时,他脸上洋溢的弧度也在告诉靳书言,就算是没有亲子鉴定,他也觉得小七是他的孩子。

    然后,他准备离开,却被靳书言伸手拉了回去。

    “我听你吐完苦水,帮你解决了心头忧患,你就不听听我的心事?”

    叶景臣:“……”

    就你那点心事,他都听了几百遍了,有意思吗?

    他现在可是有女儿的人,你这个只有不孝子的男人!

    你比得起吗?

    他听你的心事?

    呸!

    不听!

    于是,上一秒内心无比骄傲的叶景臣,下一秒……

    就在靳书言一个冰冷的视线下,果断的怂了,重新坐了回来:“说吧……”

    “……”

    下午。

    在苏七月还在隔壁房间沉睡着没醒的时候,沐笙带着小念,一同回了京都。

    原因,一是因为靳凉城受伤,二,则是因为,她哥打电话,说是七月怀孕了,身边没有同龄的人,让她回来陪她。

    所以,即使再不喜欢京都,她还是回来了……

    也是同时,慕恩回来,面色严肃的推开靳凉城的病房门,看着里面空无一人,直接从里面讲门被反锁了。

    落锁的声音,让靳凉城的心思冷冽了下来,抬眼看着他,无声的询问。

    “二哥,你交代的事情,我原本是要去办的,然后我查到了白止萌回了京都,而且,还是跟嫂子和子谦一辆飞机回来的,在那飞机上,她没能出手,大概是因为嫂子的警惕高,但是我发现她回来之后,来了一趟医院,没有进来……”

    来了医院?

    靳凉城皱了皱眉,示意他继续说。

    “然后我们的人,最终在白家外面,查到了白止萌的消息,她拖着行李,告诉白家的人要出远门,可是最后,我发现,她被一个男人接走了!”

    「谁???」

    “秦封!!”

    秦封??

    怎么可能……

    秦封本事,跟小奶猫无仇的,此刻的靳凉城,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当初,苏柔做的事情,都是借了秦社的手,是因为她谎报自己是秦封的女儿,而后白慕炀来道歉,他们都以为这也是秦封的意思,所以没有追究,严格说起来,秦社只是被骗了。

    再加上,白慕炀是初然的男朋友,没有理由加害小奶猫,他们是一个阵地的。

    所以……

    至始至终,无人怀疑这背后的秦封!

    此刻,他忽然想通了一切,秦封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不可能真的被宋晚琴这个胸无城府的女人骗那么久,苏柔,也的确是狠,但是她做事,从来都不够严谨,时刻暴露了自己。

    而其实……

    苏柔,不过是秦封利用的棋子!

    苏柔做的一切,都是秦封暗自同意的,苏柔就是一个遮挡秦封存在的幌子!

    本质的,秦封,才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而白止萌呢,她本来应该跟秦封没有联系的,但是为什么,秦封会接走白止萌?

    因为秦封知道,只要小奶猫一回京都,白止萌可以说是就是丧家犬,京都,再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同时,他的人,也会截杀白止萌。

    所以,秦封先一步,接走了白止萌,救了她的命……

    扣扣、

    扣扣扣、

    敲门声一阵接着一阵,慕恩看了靳凉城一眼,得到他的示意,才过去开门。

    来的人,是白子谦。

    他进来之后,也是直接反锁了门:“我知道慕恩回来了才来的,今天因为洛姨在,所以我的话其实没说完,现在小笙在照顾她,我进来跟你们说剩下的。”

    “还有事情?”

    “嗯!~”白子谦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深吸了口气:“那个在墓园里想杀她的人,说自己姓白,她说那个男子,脸上有像蜈蚣一样的疤痕,不仅如此,他还讲述了一个故事,说是自己有个双胞胎妹妹,但是自己出生被丢弃,后来杀了养父……我觉得,这个人,是我的二叔,白落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