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叶枭,你活该!!
    “车祸?”她顾不上甩掉的碗勺,起身一把抓住叶枭,逼问道:“车祸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出了车祸?那小七跟孩子……”

    叶枭急忙安抚她:“当时子谦反应快,车子撞树上了,子谦的手被碎玻璃砸到了,我嫂子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我就知道,她怕我二哥担心,肯定什么都没说!”

    “这孩子……出车祸这么大的事都不说,怎么这么傻……”靳母红了眼眶,握着胸前的衣服,一脸后怕。

    “她还有更傻的呢!!”说到她嫂子这个隐瞒实情的本事,叶枭真的是服气的。

    但是同时,他的心思,跟靳母此刻是一样的,你说两次性命攸关的大事,她都能一个人闭口不言?

    这要不是有白子谦这个当事人参与了,告诉了他。

    估计,这两件事,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还有??”靳母的心,一下子又抬到了嗓子眼,抓着叶枭的手不愿意松开:“她还出了什么事?”

    “我嫂子,有个闺蜜,那闺蜜出事去世了,墓园就是岚省,刚好那阵子拍戏,她就那一个朋友,心里特别在意,每天都去墓园里看她……结果,遇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男的,不知道是什么人,想杀她,还好我嫂子直觉敏锐,跑了,这不然……”

    叶枭这两件事情说下来,别说是靳母的反应了,就连慕恩,都是一脸神色复杂,心里五味杂陈。

    攸关性命的大事,她竟然还能只字不提,在那一夜未合眼的照顾人二哥?

    他嫂子,这内心……

    真的是望而止步,令人不得不叹服。

    而此时的靳凉城,听着叶枭说的这两件事,面色一片冰凉,手臂青筋暴起,手中的笔,直接被他给握断了,他还不自知。

    这么大的事……

    他竟然,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她变得不似从前那把鲜活生动了,可他没想过……

    他不在的时候,她究竟是经历了怎么样的过去!

    “二哥,你先冷静一下,我话还没说完呢!”叶枭的声音又想起,看着他手中那只笔,一脸黑线:“刚才嫂子去睡觉,洛姨不是说子谦跟着她么,其实不是的,是因为,他们来的时候,开车撞他们的人,是故意的,子谦说他看到了,那个开车的,是白止萌,她就是故意撞的人,闯红灯,不刹车,不减速,抱着撞死我嫂子跟子谦的心,所以……我才想说,赶快商量一下,怎么对付白止萌,不然,她要来医院看我二哥了……”

    听了叶枭的一番话,整个病房里,静谧的只有靳凉城的手在纸上不停写字的沙沙声。

    然后,他写完,叶枭走过去看清楚他吩咐的事情,瞬间就怂了:“二哥,我是个军人……这,要是被我爸知道我做这种事,我就完了……”

    而此时,慕恩一把扯过那张纸,甚至都没有去看那纸上吩咐的事情,沉着脸道了句:“我去做。”

    径直离开了病房。

    叶枭想跟上去,面前那门,却砰的一声,被关的震天响。

    他被慕恩砸门的声音震的一脸懵,无辜的挠了挠头,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

    然后,他推开门打算再次就跟上去,就看到慕恩转过身,用他从没见过的那股犀利嗜血的眸子看着他。

    即使戴着那黑框眼镜,也掩盖不了他此刻那眼神的疯狂。

    鬼使神差的,他停住了脚步,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叶枭!!”

    他没说话,慕恩却喊了他的名字。

    可他叫出的名字,那股陌生的语气,冷漠的仿佛不像是在叫他。

    他怔了怔,不敢去看他。

    “你活该!!!”

    三个字,他说的咬牙切齿,甚至,饱含了一股淡淡的恨意。

    然后,叶枭想要跟上去的脚,瞬间,僵在了那里。

    眼睁睁的看着慕恩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仍旧站在那里,一脸阴郁。

    他活该……

    他知道,他说的是沐笙,当初沐笙出事,也是因为白止萌出事,那件事之后,沐笙再也看过他一眼……

    他活该……他真的是活该。

    可是……

    他到底做了什么,让慕恩觉得他活该?

    就因为她当初没有站在慕家那边?

    可是……

    他是相信慕家的啊,只是叶家的立场,是白家,所以,他只能跟着家族的立场,事情发生之后,他也一直都在想办法弥补。

    不过一场绑架,或许是吓到了沐笙……

    但是他究竟,怎么就轮廓到了活该的地步呢?

    他有些自嘲的笑着,一个人,在这空无一人的走廊,靠着冰凉的墙壁,笑的凄凉绝望。

    楼下、

    两个因为孩子而情绪低落的父亲,坐在了院子里的走廊。

    靳书言看着自己这个多年的好友,忍不住问:“方才,在病房里,发生了什么事?”

    “我找到她了……”

    找到她了……

    一句话,靳书言就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她”,是苏洛。

    他找了那么多年,竟然,真的被他给找到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然后呢?她已经结婚生子了?”

    “不是!”

    叶景臣摇了摇头,随即,自嘲的笑了起来:“如果她是真的结婚生子,我这心里,倒还能好受一点……可是书言,她死了,死了你知道吗?”

    死了……

    靳书言垂睫不语,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他知道,这个时候,任何话语的安慰,对于叶景臣来说,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他能做的,只有安静的,听他说……

    “我一直以为,我终有一天能找到她的,可是我没想到,我找到的,不是她,而是,我们的孩子……你知道吗书言,当年我们有过孩子的,可是她骗我说打掉了,我就相信了……原来那个孩子,她一直留着的,并且生下来了……刚才,我见到了她……”

    在阿城的病房里,见到了他的孩子?

    这个问题,让靳书言不得不沉思起来,阿城的病房里,没有护士的,唯一有的那个,他没有见过的孩子……

    就是小七!

    阿城的女朋友!

    他的儿媳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