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无法习惯温暖
    上面写着的,赫然,就是她妈妈的名字……

    苏洛……

    “阿城哥哥,你写妈妈的名字干什么?”她有些莫名其妙,然后,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顿时兴奋了起来:“你想告诉我,等你出院我们去看妈妈?”

    在她欣喜的目光下,靳凉城迟缓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看到,她的瞳孔,因为他轻微的一个动作,变得无比明亮璀璨了起来。

    唇角的弧度,也是久违的恬淡温暖。

    那一瞬间,这个女孩,又变得像他离开之前那样,生动热烈了起来。

    他垂了垂睫,看着那个情绪失控的叶景臣,下意识伸出手,将苏七月往自己身边拉,示意她离他远一些。

    看着他的这一举动,叶景臣才意识到他是误会了什么,不得不抬头去看苏七月,他开口,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柔一些:“七七。”

    “嗯?”苏七月眨着眼睛看着他:“怎么了叶叔叔?”

    “你……有父亲吗?”

    父亲……

    这个问题,让她的面容,一闪即逝的阴郁,然后,她摇了摇头:“在江城的时候,有个养父,亲生父亲的话……”

    她下意识去看靳凉城,在得到他的同意之后,才又继续说道:“据说是背叛我妈妈跟别人结婚了,所以,我不认识他、”

    背叛……

    不认识……

    原来……在苏洛的心里,他是那个背叛者。

    也难怪,她能一个人生下孩子那么久不出现,甚至直到死去,都不曾联系他。

    她那么一个性子刚烈倔强的女人,如果真的认为他背叛了,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也绝对,不会再给他一个机会。

    她相信他,但是同时,她也拿得起,放得下!

    所以,他一时的气话,让苏洛以为,他的背叛。

    而后,她带着孩子远走高飞,甚至到死,都不曾再与他见一面。

    现在,这个孩子回来了,她也以为,她的父亲,是个背叛她母亲的渣男,因此,她用那么冷淡的语气说是不认识。

    如果……

    如果他现在说出自己是她的父亲,就这么站在她的眼前,估计,这个女孩,也是不屑一顾的。

    他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为,在她们母女的记忆里,他……

    是一个背叛者!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十分的疼。

    看着那个一脸漠然的女孩,叶景臣的面色十分伤感:“如果……如果他没有背叛呢?你会认他吗?”

    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孩,没有丝毫的犹豫。

    果决的摇了摇头,对他道:“不会,因为我习惯了没有父亲,也习惯了养父的冷漠,如果他没有背叛妈妈,又重新找到我,那我肯定,无法习惯他的温暖。”

    一个人久了,习惯了黑暗世界的孤独。

    就会对别人的好意,感觉到手足无措,不能心安理得接受,也不知道怎么去接受。

    所以……

    如果她的父亲,真的没有背叛她的妈妈,站在她面前,认回她。

    那她肯定……

    是措手不及,和不知所措的……

    所以……

    她还是,更加能够接受现在的宁静生活。

    有靳凉城,有朋友,有她的工作……未来,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突然出现的父亲,太过于陌生,她,不知如何相处。

    苏七月这番话,说的十分坦诚,但是落在叶景臣的耳中,却十分的刺耳,也十分的戳心。

    因为,她说的太过现实,同时,也表明了,自己没有经历过父爱,因此无法承受太过沉重的情感。

    不然,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心安理得。

    这一个残酷的现实,让叶景臣不敢说出,他就是她的父亲……

    他失魂落魄的转过身,一个人,跌跌撞撞的离开了病房,在走廊里,碰上了赶来的靳书言和洛兰。

    觉察到了他的情绪不对,靳书言递给他一支烟,然后,指了指楼下:“出去坐会儿吧、”

    他默然,跟着他离开。

    而洛兰,则是端着丰盛的早餐,走进了病房。

    洛兰一进去,看到这么多人,而后,又看到了那煲汤,笑了起来:“小七,你是不是吃过了?”

    “是的洛姨,刚才叶枭从叶家给我带来的汤,阿城哥哥不能喝,所以只有他没吃饭了。”

    “那你快去休息吧!”听到她吃完饭,洛兰也就放下了心,同时没忘记她更惦记的事情:“你昨晚照顾阿城那么晚,坐了那么久,对身体不好,现在,快去睡觉,不然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了怎么办?我是过来人,你听我的。”

    她说的这个,确实说到了苏七月的心事。

    她夜晚的时候,因为怕自己坐久了对孩子不好,站起来走过几次,但是终归也是一晚上没休息。

    现在靳凉城已经醒了,剩下的,就是身上的伤要养,她待在这里,用处也不大。

    于是,她就顺从了洛兰的意思,“洛姨,我去隔壁病床睡,阿城哥哥就拜托你们了。”

    “快去吧!”

    苏七月前脚离开,后脚白子谦就跟了出去,“我去守着她。”

    白止萌很有可能已经回到京都了,她不可能不来看靳凉城,想到在机场车祸那一幕,他觉得,就算是在医院,他不能移开视线。

    叶枭是知道车祸的事情的,因此,白子谦的做法,他十分的赞同。

    但是靳母,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好笑:“我算是明白了,这假的,永远都成不了真的,白止萌在的时候,子谦哪里在乎过她?可现在呢,小七一回来,这小子就知道关心妹妹了……”

    “洛姨,我觉得,有件事,还是得让你和二哥知道一下,本来二哥还在受伤,我是不应该说的,但是眼下,我觉得,还是说出来好,不然白止萌先一步来医院了怎么办?”叶枭道。

    “怎么了?”他这么严肃,靳母盛粥的手都哆嗦了一下。

    “就是,我嫂子原本不是在岚省拍戏吗?我给她打电话说是二哥受伤了,子谦送她回京都,这区机场的路上……出了车祸。”

    砰、

    靳母手里的小碗摔在地上,粥洒了一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