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儿媳妇怀孕了
    然后,她看到,他在那光洁的白纸上,一笔一划……

    写下了三个字……

    你瘦了……

    一瞬间,她心里五味杂陈。

    她看着他的脸,他正用那伤感的眸子看着她,怕她看出她的脆弱,她有些不敢对他的视线,仓皇的低下头,语气轻快的告诉他:“我前阵子拍戏的时候,孕吐比较严重,吃不下去饭,所以瘦了,现在已经好了,医生给我开了药,等过阵子,估计很胖,到时候,阿城哥哥你可不许嫌弃我!”

    她没去看他的脸,只是听到那沙沙沙的写字声,声音停止的时候,一只手,拿着纸,递到了她的眼前。

    苍劲有力的字迹,有些潦草。

    用那黑色的线条,勾勒着三个字:

    「不嫌弃」。

    她突然就宽慰了起来,抬起头冲着他微笑,“阿城哥哥,你饿不诶?司谨说你现在只能暂时吃流食,我去给你做吧?”

    说完,她想起了洛姨,以及夜晚的时候,在窗外停留许久的靳父,又道朝着他道:“我差点忘记了,洛姨还在医院呢,知道你醒了,她肯定开心,我去叫她。”

    “我去叫!”沉默不语的慕恩,突然开口,看着他们二人,将空间留给了他们,自己则是去通知那些担心了一夜的人。

    病房里。

    一下子,只剩下了二人。

    他望着她的脸,梦里看到的一幕幕,无数次的闪过。

    他的头很疼,但还是坚持握着那只笔,在上面写了两个字。

    「疼吗?」

    疼什么?

    苏七月一时没反应过来:“阿城哥哥,你是哪里伤口疼吗?我去叫司谨、”

    他拉住了她,重新写了几个字。

    「器官没了的时候,疼吗?」

    一句话,让那个因为他的醒来喜悦的苏七月,僵在原地。

    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的脸,几乎是瞬间,她红了眼眶。

    他刚醒的时候,她没哭,他说她瘦了担心的时候,她也忍着,不想让他担心。

    但是当他写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就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了。

    那是上一世,她曾经看到过的情景,在她死后,他抱着她自杀在雨中,而眼下,他这么问,是不是代表,他也有前世的记忆?

    更甚至……

    他也是重生而来的?

    他是睡了一夜,才突然问的这个问题,那之前的靳凉城,都是不知道前世的。

    难道此刻的他,是上一世的靳凉城重生而来?

    这个认知,让她的心,有些凌乱。

    她红着眼看着他,他还在写着什么,很简短,却也解答了她的疑惑。

    「昨晚,梦到了。」

    梦到了……

    他不是重生,也不是上一世的靳凉城……

    而是,如同她偶尔会梦到那些死去的情景一样,在梦里,透过梦这个媒介,看到了,她的过去……

    此刻,她握紧了他的手,阻止了他继续写。

    回想起往日那些一幕幕,精神病院,秦社,以及,他死在眼前的那一幕……

    沉寂过后,她用力的摇了摇头,“不疼……”

    然后,那只被她握着的手,突然大力的挣脱开她,用力的在那纸上写了两个字。

    「说谎!!」

    她明明很疼的……

    他看到了,也听到了……

    这个小骗子!

    还想瞒他到什么时候?

    她那么疼……那么疼……

    “阿城!!”

    两人之间那股悲伤地气氛,因为洛兰的到来,终止了。

    看到门口的靳母,靳凉城将那张写满了字的纸抽出,丢进了手边的垃圾桶,抬眼去看她,无声的张了张嘴。

    用唇形,叫了一声“妈”。

    靳母的眼里,像是坏掉的水龙头,关不住,看着他这个样子哭成了泪人:“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怎么不能说话了,我的孩子……都是我跟你爸不好,才害你变成这个样子,对不起……对不起……”

    他垂睫,面对这样的靳母,也只能用那苍白的文字,告诉她,自己没事。

    “什么没事?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看着那两个字,洛兰就来气,儿子都伤成这样了还不抱怨,他这个当父亲的呢?

    没有一点责任心!!

    见状,苏七月也只能用话语安慰她:“洛姨,您别慌,阿城哥哥没事,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会照顾她的,还有您,您这么担心他,他怎么可能不好得快呢?”

    “小七……”洛兰看着她这么懂事,一下子,就语塞了。

    这么久了,这个孩子一直都在照顾阿城,她昏过去了,她不眠不休的守着……

    而此时,在两人中间的靳凉城,举着手中的纸到自己妈妈眼前,让她看。

    洛兰一看,就心慌了起来,上面赫然写着:“七七怀孕了,三个月了。”

    “孩子……小七,你有孩子了?你……”抓着女孩的手,她是又喜又忧:“快,你快去休息,你怀着孩子怎么也不说,还在这里照顾阿城呢,你出事了怎么办?洛姨在这照顾他,你去休息。”

    “阿姨,我没事……”看着上一秒哭成泪人的女人,下一秒就拉着她手足无措,苏七月哭笑不得:“阿城哥哥醒了就好,我待会看他吃完饭就去休息,再说了,我跟慕恩换班的,中途有睡觉的,您不用担心我。”

    “对……阿城要吃饭……要吃饭……”洛兰整个人都处于这股悲喜交加的复杂情绪里,看着两个孩子,一个怀孕,一个重伤,压根就不知道从哪里照顾。

    “我回家让佣人给你们熬点粥,你们先睡会,尤其是小七,不能不顾自己的身子。”

    “行!洛姨您放心!”

    洛兰出去,看着站在外面的靳父,恶狠狠瞪了一眼:“还愣着干什么,回去做饭啊!没听到儿媳妇怀孕了?”

    靳书言:“……”

    他在外面,隔音玻璃这么厚……

    还真没听到……

    怪不得,这小丫头,看着那么瘦,要穿一件微胖的衣服,原来,是因为怀孕……

    玻璃窗对面的两个人,正在彼此浅笑着说什么,那个素来冷漠的儿子,唇角的弧度十分温暖。

    他收回视线,追上去洛兰的脚步,“几个月了?”

    “三个月了!这孩子也不知道往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都三个月了我们还不知道……阿城也不在,她一个人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