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她这么不要脸
    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住那暗不见天日的地下室。

    外面滂沱大雨,他抱着她,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上。

    他看到大雨中,叶枭朝他走来。

    然后,那个他……

    就举起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伴随着眼前的一片猩红,他的梦,再无其他。

    耳边,依旧是她的声音,手掌,是她的体温,她在轻言细语的同他说话,隐约之中,他也听到慕恩的声音,在安抚她,让她去睡觉。

    梦里看到的一幕幕,宛若镜花水月,黄粱一梦。

    但,却真实的刺痛他的心。

    如果……

    如果那些事情都曾发生过,她该有多绝望啊……

    在他所看到的情景里,因为这次的任务,他醒来之后,忘记了她,但是这一次……

    他不会,绝对不会。

    因为她就坐在他的身边,她在等着他睁开双眼——

    沉重的眼皮,即使他再费力,也抬不起来,身体也是,那些疼痛,那么清晰。

    他用力的想要醒来,想要摆脱这黑暗。

    但是费劲所有体力,也只是……

    蜷缩了一下手指,握住了她的手——

    苏七月正拉着他说着什么,却忽然感觉到自己握着的那只手,动了动,她惊喜的低头,就看到他握住了她的手。

    “我就知道……你能听到我的话。”她将那人握得更紧,唇角微扬,因为他这一轻微的举动,整个人都轻松了几分,小声的朝着他道:“阿城哥哥,你一睁开眼,就会看到我的,我会守着你。”

    接下来……

    他再无动作,但是她知道,他肯定听到了。

    因为他的手,无意识的,不愿意松开她——

    叶家。

    叶如森看着叶枭和白子谦,面容暗沉:“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叶枭一怔,刚想开口,就看到白子谦先一步道:“那是二哥的女朋友。”

    “那小萌呢?他有了女朋友,那小萌算什么?她可是他自己承诺要娶的未婚妻!”叶家的人,都是重承诺的人,不然也不会在白落苏死了那么多年还对白止萌那么好,因此,听到白子谦这么说的时候,叶如森怒了:“小萌是你的妹妹,你也不为她讨个公道?”

    “还有那个女孩,她早就存在了是吧?合着你们几个兄弟都知道,就是不往京都这里传消息是吧?”

    “你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家里的长辈?”

    又想起那日白止萌一个人哭着到叶家找叶景臣,她那么委屈,叶如森顿时更气了:“靳家也是,连个交代都没有,直接悔婚,小萌去靳家竟然被靳叔给赶出来了,靳叔不懂事,他靳凉城靳墨言也不懂事吗?还有洛兰,就由着自己的儿子胡来,甚至今天不是那个女孩出现,都还打算继续瞒下去,没有打算让我知道是吧?”

    “他们把我们叶家当成是什么了?”

    叶枭被吼的有些汗颜:“爸,白止萌的事情,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她又不是你女儿!”

    “她叫你二叔一声爸,叫我一声叔,我不管谁管?!”

    “呸!我二叔是她爸么?她这么不要脸,你们竟然还同意了,我真是……我这才离开家里多久,她跟我二叔连爸都叫上了?小念呢?小念这才出去三个月吧,这个女人就想鸠占鹊巢了?”

    “怎么说话的?”叶如森脸色一沉,“{你长这么大,会不会说话?那是你妹妹!她母亲跟你二叔,那是有婚约的,叫一声爸怎么了?”

    叶枭三观都要碎了:“这要是我妈有个私生子叫你爸,你同意吗?”

    “你找揍?”

    “不敢——我只是打个比喻,一样的道理。”

    叶如森叹了口气,难得没有责怪他,因为他自己也不理解,他二弟为什么要同意白止萌叫他一声爸,大概是这些年,一直养着,有感情了?

    他看向一旁最有发言权却一直沉默的白子谦,这才看到,他手上那些细小的血痕伤口,“怎么回事?”

    白子谦举了举手:“从岚省来京都的路上,遇到了白止萌,她是知道我在车里的,也知道车子里有我二哥的女朋友,故意从反方向开车,不刹车,不转弯,朝着我撞过来,我情急之下,撞到了一旁的树上。”

    “这怎么可能?”

    “你们出车祸了?你们不早说!嫂子的孩子没事吧?我靠,白止萌这个贱人!”

    父子俩的异口同声,说出话,却是截然相反。

    叶如森第一反应是不相信,毕竟小萌是个很乖巧的丫头,白子谦又是她表哥,但是……

    他听到他儿子说了什么?孩子?

    “什么孩子?谁的孩子?”

    “当然是我二哥跟我嫂子的孩子了!”

    “他……他竟然在外面乱搞,还搞出了孩子?我,我……”

    叶枭顿时无语了:“不是,爸,当初你当年停职我鞭策我的智商来,你能不能听一下重点啊,白止萌他不仅要撞我嫂子跟我嫂子肚子里的孩子,她还要撞子谦!这要是真的撞上了,那我嫂子,可就是一尸三命,连带着子谦估计都生死不知,这女人多狠啊……”

    “我当然知道,用你废话?”

    形象崩塌的太快,他这不是没反应过来?

    白了自己儿子一眼,叶如森仍旧有些狐疑:“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有点不对劲?这一年前,就算是你再不喜欢小萌,也没直接骂她啊?怎么这短短一年多,变化这么快?”

    “我那是知道了真相!!”一听自己亲爹终于是问到了正事上,叶枭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扫了眼屋子里的佣人,神秘兮兮的拉着他:“我们去书房说,你把我二叔也叫来,惊天密闻!!”

    叶如森:“……”

    “去,把二少爷叫来。”

    叶景臣原本是听说了靳凉城出事的,但是他以为叶念会回来,就在家里等叶念,没有去医院,同时,也是安慰老人。

    毕竟靳凉城,是叶家都看着长大的,叶老爷子行动不便,心里担心。

    而后,叶念没回来,叶枭却回来了,紧接着,他就被叫到了书房——

    在书房里,他一进屋,看到的,却是许久不见的白子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