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你有没有心?
    啪、

    安静的医院走廊,只有那清脆的巴掌声无比响亮刺耳。

    苏七月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差点连呼吸都忘了……

    然后,那个被打的靳父,只是微微垂睫,看了眼眶湿红的靳母一眼,紧抿着唇角,一言不发。

    他越是这般,崩溃的靳母,就越是歇斯底里,冲着他嘶吼:“姓靳的我告诉你,这一次我儿子要是醒了,我就饶过你,要是我儿子这一次出一丁点的问题,我就跟你离婚!!”

    “我早就受够了,那是我的儿子,我的亲生儿子,你看看你,你是怎么对他的?凭什么这么危险的事情要让他去做?他是我们的孩子啊!他不是你手底下的兵,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心疼吗?看到儿子现在这满身是血几乎没有呼吸的样子,你就不知道后悔吗?!”

    “多少次了……你自己数数,这是第几次了……”说着,她的声音,就开始哽咽,婆娑的泪眼,望着自己的双手,仿佛是看到了往日的一幕幕:“我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亲手推着他,走进手术室的,多少次了……我自己都记不清了……你知道我有多疼吗?他不欠你什么,他的你的儿子啊!你怎么能忍心呢?”

    “还是说……你压根就没有心?”

    那个靳父,在她印象里无比冰冷的靳父,望着手术室的时候,即使一脸淡漠,但是不难掩饰身上那股忧郁。

    可那,他仍旧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情绪。

    唯独刚才……

    在靳母说这一切的时候,她从那个人的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挣扎。

    就如同洛姨说的……这么多年,多少次了,为人父母的,怎么可能真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

    她心里也清楚,这些,都是因为别人没法去做,所以,他才让自己的儿子去做。

    这么些年,她早就明白的,不然,也不会隐忍到今天这一幕,在歇斯底里的发作,冲他吼。

    本质上,她是理解他的做法的,但是情感上,这一次,连带这么多年的忍耐……

    她,大概是彻底的崩溃了吧……

    苏七月上前两步,轻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扶着她走到椅子上坐下,两个女人,在一起相互依偎着,这世上,最爱靳凉城的两个女人。

    一个,是他的母亲。

    一个,则是他的妻子。

    这一幕……

    虽然温馨,但是落在那个角落里的靳父眼中,却是无比刺眼,刺的他的眼眶,都泛着生涩的疼。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的……

    可是后来呢,他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大概,他是麻木了……

    几个人在门外又等了三个小时,靳母一直不愿意去睡下,苏七月陪着她。

    终于——

    手术室的灯,暗了下来。

    坐着的人,纷纷起身,靳母一脸紧张的看着走出来的司谨,抓住了他的手:“怎么样?我的儿子怎么样?”

    司谨用另一只手摘下口罩,长长舒了口气:“子弹全部取出来了,少爷现在还在昏迷,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阿城没事了?你说真的?谢天谢地,我的阿城终于没事了……”靳母喜极而涕,双手合十,然后,激动的抓住了苏七月的手,“小七,你听到了吗?阿城没事了,他没事了……”

    “听到了,听到了……阿城哥哥没事了……”他没事了……

    她那颗悬了十几个小时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余下的,只有无尽的感激。

    感激,他活了下来,遵守了承诺,回来见她。

    “只是……”司谨一开口,众人好不容易落地的那颗心,瞬间,又悬了起来,眨也不眨的,忐忑的看着他。

    “还有四十八个小时的危险期,这四十八个小时,身边不要离人的照看着,如果有意外,立马叫我,过了这四十八个小时,他醒来,就彻底没事了。”

    四十八小时的危险期?!

    瞬间,靳母和苏七月,同时心里一沉。

    四十八小时之后,他醒来,就没事了,那么换言之……

    “他,他要是没醒……没醒,会怎么样?”她的声音,自己都没发觉的颤抖。

    司谨看着她,唇瓣微启,吐出的话,让在场的人,瞬间一身冰凉:“没醒,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什么……”靳母大受打击,踉跄的后退了两步,双眼一翻,直接倒了下去。

    “洛姨!!!”

    一片慌乱之中,靳父将她抱起来,看着一边的苏七月:“照顾他。”

    说完,自己就抱着靳母,走进了另一间病房里。

    “苏小姐。”司谨叹了口气:“你好好照顾少爷吧,他最在意的人就是你了,他的求生意志很强,要是你能在他身边陪他说说话,会更能刺激到他的求生意志,有时候,病人自己的意志,也是拯救自己的关键。”

    苏七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满心都是司谨的话,四十八小时,她必须寸步不离不能合眼的照顾他,陪他说说话,这样……他可能会醒来的快一些,反之,他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第二个可能,在她脑海里只是一闪即逝,她胡乱的抹了把眼泪,看着司谨:“我这就去照顾他,他在哪一件病房?”

    “已经转到了高级病房里,我这就带你们去,对了,你们尽量安静,到时候照顾他的时候,两个人换班就行,不要去了吵闹。”

    “还有叶少,你这个性子……”

    后来的话,他在说什么,她都听不到了,脑海一片空白,满心,都只有好好照顾他,陪他说话等他醒来的事情。

    一直到司谨那淡漠的声音说了句“到了”,她的神智,才算是恢复,玻璃窗另一边。

    是她最熟悉不过的身影,而此刻,他的腿,吊了起来。

    身上换着病服,脸上很多小伤口,最触目心惊的,则是脖颈处的那一圈白色纱布……

    那个位置……

    是被人抹了脖子么……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都在经历着什么啊!!

    这里没了长辈,一下子,看到他的这一刻,她的眼泪,就无法停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