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忘记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苏七月原本是满心都在京都那边的靳凉城身上,但是突然,感觉到背后一股骇人的视线。

    她猛的侧过头,却发现,自己的身后,空无一人。

    更甚至于,这飞机,也因为时节不对的关系,人数极少。

    她坐的本就靠后,身边一直蔓延到飞机后仓,一个人都没有。

    莫名的,她觉得,心里十分的恐慌不安。

    这份忐忑——

    以及对那个人的担忧,导致她在飞机上的精神,高度警惕。

    整整七个小时的行程,不眠不休,甚至,连饭都没有吃一口,生怕自己慌了神,就会出事。

    许是因为她的这股没由来的紧张,对自己的保护实在是太好,七个小时之后,飞机,稳稳落地。

    她和白子谦,来的时候,都没有带行李。

    出了机场,拦了一辆车就报了京都市医院的名号。

    从机场到医院的路程,比起那七个小时……那么近……

    但是对于她来说,却是远比那几个小时,还要来的煎熬难耐。

    一想到待会就能见到他,她这心里,忍不住的开心雀跃,但是一想到,她是因为他重伤才来的……

    那股对他的想念欣喜,瞬间,都低沉了下来,整个人都极其颓废。

    出租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她下了车,拉着白子谦往楼上冲。

    “你先给叶枭打个电话,问问在哪里。”白子谦拉住了冲上电梯的她。

    苏七月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他在哪个病房呢——

    彼时,许是因为那边的情况太过于紧急,她的手机响起,亮起的屏幕上,正是叶枭发来的医院楼层。

    顿时,她紧张了起来:“十三楼!!”

    “走!!”

    叮——

    电梯的门,被关上。

    她看着手机,双眼黯淡五光,因为她的手机上,不仅有叶枭发来的病房楼层,还有……

    他说那个人,还在手术室里。

    七个小时了,他还没从手术室里出来,他,肯定伤的很重吧……

    才会让医生都觉得束手无策。

    “别太担心。”见她脸色不好,白子谦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二哥肯定没事的,那么多年他都在军营里过来了,这一次,就算是为了你和未出世的孩子,他也会挺过来的。”

    “嗯,你说得对!”苏七月重重点头,眼中,绽放出某种坚定的光芒。

    那么多次,他都过来了……

    这一次,他们还有孩子,他还有她,怎么可能撑不下去呢。

    他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最坚强高大的那个人,区区伤痛,不足以夺走他的生命。

    也不足以,夺走他们的未来!

    叮——

    电梯门打开,她顾不上身后的白子谦,推开面前拥挤的人群往外跑,而她身后的白子谦,则是看的胆战心惊。

    她可是孕妇啊,这要是被撞到了——

    思及此,他立马跟了上去。十三楼的手术室,一共只有两个。

    这里隶属于vip病房,她问了前台,就知道了手术室的方向。

    等她终于跑到那小小的走廊里,看到那手术室外的情形时,即使做好了心里准备,也是陡然僵住了。

    怔怔的望着那白色地板上的殷红液体,不知该作何反应。

    医院的地板,未曾打扫。

    因此那血液,无限蔓延——

    在那手术室外的等候区,坐了好多人,有她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是他们,无一不是面色沉痛。

    就连那个素来活泼开朗的叶枭,都低着头,颓废的不知在看什么。

    白子谦追随着她的脚步跑来,看到那里的情形,也是一阵骇然,随即,拉住了那个僵掉的女孩,往手术室门外走——

    “小七——”自己的视线里闯入了一双女士的脚,洛兰抬起头,看到的,就是苏七月那张苍白如纸的脸。

    她眼角的泪滴还没散去,看着这个女孩,一把伸过手,将她搂在怀里,然后抱着她,不顾形象的哭了起来。

    “小七……你来看阿城了是不是?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眼看那个曾经温婉优雅的女子,这般抱着自己痛苦,苏七月的心里,说不出的痛苦煎熬。

    她伸出手,将那略显沧桑的人抱住,“洛姨,阿城哥哥还没事呢,我们不要哭……”

    其实……

    她真的很想哭,但是此刻……她不能哭啊!

    因为这里的长辈,每一个,都比她还要来的崩溃。

    角落里的靳父,微微抬睫,凉薄的视线落在那相拥的两个女人身上,唇瓣蠕动了几下,想说什么,最终,只是点燃了一支烟,放在唇边,又意识到,医院不能抽烟,只能一脸烦躁的掐灭,丢进了垃圾桶。

    此时,叶家的人,听到靳母呼唤的那个名字,以及,那个像极了白止萌的女孩,也是呆呆的看着,失神了好一会儿。

    虽说有很多疑惑和不解,但是眼下,靳凉城还在手术室里,他们的疑惑,也只能全然埋藏在心里。

    默默的等着,那手术室的门开……

    叶如森看着那个同苏七月一起走来的男子,神色平淡:“子谦也来了?”

    “嗯。”白子谦站在一旁,看着他点了点头:“叶叔好久不见。”

    “对了,小念呢?”

    被他这么一问,苏七月和白子谦都后知后觉的意识到……

    他们,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忘在了岚省!!

    他有些尴尬的看着叶如森:“我让助理照顾小念,明天给他买机票回京都,因为走得急,没来得及带上他。”

    叶如森点头,淡漠的嗯了一声,没有自责的意思,毕竟事发突然。

    看着那个抱着苏七月哭成泪人的靳母,他戳了戳沉默的慕恩:“二哥什么情况?手术这么久……”

    慕恩叹了口气,心里也是极其难受的:“回来的时候,是抬回来的,腿上,中枪了,胳膊也有,最严重的,就是心脏处的那一颗……”

    “心脏处……”虽然早有了心里准备,但他还是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枪伤……

    这岂不是证明……

    他下意识的,抬眼,看向了角落里沉默不语的靳父。

    也是同时——

    听着两人谈话的靳母,突然崩溃,好不容易被苏七月安抚着坐下,猛的站起来,朝着角落里的靳父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