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白止萌!!!
    许是因为医生开的药有些用处,她的孕吐,没那么痛苦了。

    半个月之后,《仙恋》杀青的当天,嘉琪陪着她,去做了第二次的产检。

    这一次,女医生很确定的告诉她,她怀的,是双胞胎,有两个胎心!

    并且,发育很健康。

    其实,不去做产检,她都已经有些确定了自己是双胞胎了。

    她瘦小的身子,按理说三个月应该是看不出来才对,可她的肚子,已经微微隆了起来,需要靠穿蓬松宽大一点的衣服,这样看上去才不觉得她的体型不对劲。

    从医院出来,嘉琪要去参加《仙恋》的杀青宴,她,则是想要在这一天,立刻回江城,回自己的家。

    三个月居无定所的生活,平静下来,她无比的想念江城那个小家。

    但同时,那个小家,她也回不去了……

    唯一能回的,只有靳凉城的古堡。

    就在她从酒店里,将自己的衣服收拾好的生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的,是好久没有联系她的叶枭。

    带着疑惑,她接通了这个电话:“喂……”

    “嫂子!!你现在在哪呢?”她刚说了一个字,那边叶枭的声音像是在嘶吼一般,很急,质问她的下落。

    她被吼的有点懵了神,反应过来,急忙道:“我在岚省,怎么了?”

    “我二哥回来了!!”

    靳凉城……回来了?

    她的睫羽一颤,因为怀孕以来脆弱的心思,隐忍许久的泪水,顷刻间滴落。

    “嫂子,你快来京都吧,二哥伤的很重,医生说,可能撑不过去,他进手术室之前在叫你的名字,你快来吧……说不定,你一来……”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就听到他周围那嘈杂的声音,急切的嘶吼,愤怒……

    甚至,是绝望的哀嚎……

    嘟嘟嘟——

    叶枭甚至都来不及再多跟她说一句话,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愣在那里的苏七月,看着眼前的行李,抬起脚,猛的冲出去,跑出酒店,不住的拨打着白子谦的电话。

    白子谦刚把她送到酒店里,还没走远,看到手机上的电话,打了个弯,车子又重新回到了酒店门口。

    推开车门,他就看到,她落满泪的脸颊,顿时心口一紧:“出什么事了?”

    苏七月没看他,直接上了后座,然后冲他喊:“他回来了,在京都,叶枭说伤的很重,进了手术室,我要去京都!你送我去京都!!”

    白子谦有很多想问想说的,但是到了时刻,身体,永远比他的思想更快,没等他的话说出口,脚就已经踩了油门,车速被她飚的很快,驶向了机场的方向。

    下个转弯路口,就能到达机场。

    他遵循规则,鸣笛,打转向灯——

    却在转弯的时候——

    一个汽车,笔直的冲着他们撞了过来……

    毫无预兆,这一幕,来的太过突然了,即使他因为转弯放低了车速,但是那辆车,仍旧是没有打算放过他们的意思。

    就好像是……

    冲着他们来的!

    飞速一般的,不打方向盘——

    危急时刻,千钧一发——

    白子谦咬牙,一双眸子,犀利冰冷,刹车,转方向——

    车子像是飞出去了一般,在地面上,划出呲呲的一道线——

    原本一心担忧靳凉城的苏七月,一抬头,看到那辆冲过来的车子,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自己的小腹,面容惨白。

    呲呲呲——

    砰、

    哗啦、

    玻璃,碎了一小块,洒在方向盘上,有的,嵌入白子谦的手里,刺目的血,涌出来——

    看着这一幕,她的心,有一瞬间,仿佛是静止的——

    撞在了树上,树上……

    还好,是撞在了树上,没有与那辆车撞一起……

    而白子谦,因为开车的时候,不习惯坐的很靠前,那些碎玻璃,伤了他的手,却没伤到他其他的地方。

    他抬起头,重新倒车,没在意自己手上的伤,看了看身旁的女孩:“没事吧?”

    “没有……”

    “那就好……”

    说完这一句,他继续踩了油门,往机场的方向行驶。

    只是那脸色,却是她从未见过你的冰冷暗沉。

    白子谦从未如此生气,天知道,刚才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那辆车,最终没有撞到他,因为本身的速度无法停止,最终于他的车擦肩而过。

    但是……

    在那一瞬间,他跟那辆车十分贴近的时候,他看到……那驾驶座,那张脸……

    白止萌!!!

    这个疯子!

    如果不是因为二哥在医院里,他真的很想追过去立马将她从车里拎出来,但是现在,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所以,他没说,为了让她安心。

    再则,白止萌估计很快就会知道二哥受伤的事情,路线,应该跟他是一样的……

    机场到了——

    她,也没有机会了!

    将女孩安抚在一旁坐下,白子谦转身去买票。

    现在并不是春运的时候,机票并不难买,只是他买到的车票,却是一个小时之后的。

    看着坐在那里彻底崩溃的女孩,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很乖,一直都很乖,即使怀着孕,也懂事听话的让人心疼……

    坚持了三个月,终于,在听到他重伤进手术室的时候,彻底坚持不下去了……她在心里给自己构造了这三个月的坚硬的城墙,因为一句话,轰然倒塌——

    好在……

    二哥,是回来了,不论如何,他回来了,等他醒来,估计,便再也不会离开了。

    这算是,唯一的安慰。

    这一个小时的等待,苏七月十分的煎熬。

    等她终于上了飞机,她的心里,还是那般的慌乱,叶枭说,他重伤,在进手术室前,还在叫她的名字……

    如果不是他意识不清,怎么可能进手术室前,还在喊她呢。

    他明明知道……

    她不在的……

    飞机到京都,七个小时的路程,即使面临的事情很严峻,但她毕竟是个孕妇,白子谦担忧的开口:“你睡会吧,到了我叫你,好吗?”

    她没回应,只是那双眸子,眨也不眨,压根没有休息的打算。

    实在是无奈,他只能退了一步:“那待会要吃东西。”

    这一次,她点了点头,她不能不管肚子里得孩子。

    两人不知道,在他们的身后,坐着一个包裹严实的女孩,那帽子下的脸,跟前面的苏七月,像到了极点。

    那双眼睛,泛着浓烈的恨意,就在盯着她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