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我会活着回来
    他转过身,看着她。

    看着她的眼泪,她的苍白,她的一切……

    包括,她的绝望。

    他变成这个样子,是他一手造成的……

    突然的,他就无法冷静下来,记忆里的女孩,永远都是那么的温驯乖巧,每天,都挂着那股恬静纯真的微笑,用那充满依赖的眸子看着他。

    可是现在呢……

    她都不会笑了……

    她的眼神,都开始死寂了……

    一下子,他的呼吸,都泛着疼痛,菲薄的唇瓣蠕动着,努力忽视那通讯器的声音,沙哑开口:“七七,在十五岁那年,我从军了,让我父亲用权势把我送进去的,因为我远不够年龄和资格当一名军人。”

    “所以,为了能够进军队,我给了我父亲一个承诺,而五年前,我二十岁那年,我退役,因为我原本的军衔,我知道的机密很多,没有人同意我在动荡的时候离开军队,除非我死,然后,我答应了我父亲的要求,他帮我退役。”

    “但是实际……我的退役,是假的。”

    “假的……?”苏七月迷茫的看着他,“假的是什么意思,你还是军人吗?”

    可是感觉,他好像真的没有接触过军方的事情啊,他一直,都只是靳氏的总裁……

    “是,也不是……”他苦笑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答应过我父亲,如果有很危险的任务,别人无法解决的时候,我会去,不论死活,尽我最大努力,完成任务。”

    “不论……死活?”她怔怔的看着他,脑海里,有什么,在弥漫着。

    “七七,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他抬起头,那双阴郁深情的眸子,凝望着她的脸颊,看着她此刻的双眼含泪的模样,喉咙,突然哽住。

    他想起他在走到门口时,那个温驯的小奶猫的歇斯底里……

    想起,他转过身的时候,她眼里的死寂空洞,还有,她周身的绝望……

    他还想起……

    想起从前,她那么鲜活的存在。

    然后,在她的注视下,他的眼角,红了几分:“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一定……”、

    说完,他猛的转过身,拉开门,身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苏七月看着他离开的位置……

    张开的唇,未来得及出声……

    她很想说的,说自己的委屈,自己的难过,自己的思念,以及,自己差点死掉的害怕。

    但是啊……

    当她看着那个桀骜冰冷的男子,站在那里,用泛着的眸子看着她的时候,她突然,这些都无法说出口了。

    最后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他说,他一定会活着回来……

    她很想说,她可以等他……

    但是,她不敢开口……

    因为她怕自己一开口,会说出自己心里的委屈害怕,会影响他在做任务的时候……一不留神,他没了命,怎么办……

    他原本,连解释都不想告诉她的。

    因为怕连累她,也怕她知道之后会担心他,但是他知道了,她已经猜到了。

    同时……

    也因为孩子,和她最后的质问,为了让她宽心,说出了自己消失的真正原因。

    为的,就是为了让她安心。

    这个漫长的夜晚,她一直都盯着窗口的月光,将自己缩在被子里,那里,还残留着他的余温。

    不知道是怎么样睡着的,只是在梦里,梦到了小时候。

    那个人的脸,十分的清晰……

    她躺在医院里,他就站在他的边缘,在她的注视下,爬上不知道是几楼的窗口,手里拿着一个风铃。

    在她一脸担忧之下,帮她挂在了窗口。

    然后,他站在那里,冲她微笑。

    之后……

    妈妈从门外走来,看着还站在窗口的他,吓得脸色惨白,一边责怪她的不懂事,一边又说他太宠她,她想要什么他就做什么,这么高的楼,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那个声音,即使是在教训他们,在她听来,依旧是十分的温柔好听。

    病床上的小女孩,被她教训的缩在被子里不愿意出来,冲着被子外面的妈妈说:“都是阿城哥哥的错,他非要挂的,不关小萌的事情……”

    许是这个梦太过于美好温馨,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然后……

    她就醒了……

    睁开眼,是熟悉的天花板。

    她骨碌碌的转动了几下眸子,抬了抬沉重的胳膊去看时间,刚好六点。

    她起身,去洗澡换衣服,却在低头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残留的暧昧的痕迹。

    同时……

    也想起来,她如今,已经是一个妈妈了……

    换好衣服,苏七月就认真的吃了早餐,自从知道了自己身体的事情,她就想着,好好照顾这个孩子。

    照顾自己……

    然后,等他回来。

    苏七月出酒店的时候,白子谦的车已经在楼下等,她打开车门坐在后座。

    “姐姐!!”叶念从副驾驶翻过来,同她坐在一起,热情的抱住她的胳膊:“姐姐有没有想小念?”

    “有啊我的小可爱。”她伸手捏了捏他粉嘟嘟的脸颊。

    叶念瞬间就开心的笑了起来,蹭着她的手臂。

    白子谦从镜子里看她的脸:“去吃早餐?”

    “我已经吃过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他有些诧异。

    苏七月笑了笑,没解释。

    只是在转弯路口的时候,她突然开口:“帮我买一杯豆浆吧。”

    豆浆?

    看着不远处早餐店里的豆浆,虽然有些疑惑,他还是下车,买了两杯豆浆回来,一杯给了她,一杯,给了叶念。

    看着她认真的端着手里的豆浆喝下去,白子谦忍不住出声:“你之前不是不爱喝豆浆的吗?”

    苏七月眨眨眼:“我怀孕了。”

    呲——

    毫无预兆的,刚上路的车子,划出了一个半弧。

    白子谦震惊的看着她,眼底涌动的,是显而易见的愤怒!!

    靳凉城这个混蛋!

    他妹妹这么小,他都下的去手!

    他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觉得,因为他太爱她,所以肯定不会早早的动她,即使两人住在一起,但他相信他对她的感情,不愿意伤了她的。

    事实证明!

    他的脑子真的是有病!

    怎么能指望他们男人这种下半身思考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