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死亡这么近
    “失联了。”

    “失联?”他怔了怔,随即,摇了摇头:“我觉得,凉小姐还是不要等这种不负责任的男子了吧,虽然不知道你们的感情是什么样的,但是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够不联系自己的女人呢?所以,他应当是……有了别人吧。”

    “凉小姐你是个好人,不是因为这种男人,而白费自己的青春,应该把自己的感情,放在更爱你的人身上,比如……”

    “不是这样的。”他的话没说完,就被苏七月厉声否决掉了,更甚至,因为他的话给她带来的愤怒,导致她的眼中,猩红之色浓郁。

    盯着那人的面庞,语气十分坚定:“这世界上,不会再有比他爱我的人了。”

    “白先生或许不懂,既然如此,那就请不要妄下定论!!”

    她的话语,言辞,都太过犀利冰冷。

    导致那人被她吼的僵住了,好半天,才眨眨眼,反应过来。

    讪讪的看着她:“可能我的话语给你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我向你道歉,但我本身,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凉小姐你这么懂事的女孩子,男朋友两个月不联系,实在是有些过分了,可能……真的是我不懂你们吧。”

    苏七月没再接话,而是转身,留了一个坚挺的背影给他。

    她一转身,那个原本一脸抱歉的男子,此刻,被风撩起的发丝,半张脸,阴险冰冷,那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

    一把漆黑的手枪,被他握在手中,眼眸嗜血阴郁。

    看着那个娇小的背影,缓缓抬起胳膊,手中的那把枪,对准了她的后脑勺。

    也在同时……

    正在往回去的道路走的苏七月,感觉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意味。

    那股冰冷的气息,来自于身后——

    她的视线,瞬间被骇然取代,加快了步伐,甚至,开始了小跑,跌跌撞撞的,跑出了这个阴森的墓园。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那人握着枪的手,都是僵硬的。

    他的眼眸,虽然冰冷嗜血,同时,脸色,却是出现了截然不同的矛盾的情绪,那情绪,是挣扎,是纠结。

    导致……

    那个人消失在那里,他的手,仍然没有扣动那扳机。

    轻风拂过。

    自那大树旁,缓缓走出一抹身影。

    望着那个站在原地握着枪的男子,额头沁出了一层冷汗,恭敬的叫了声:“社长。”

    “嗯。”

    “回去吧~!”

    “是,社长。”

    ——

    苏七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她一直跑到了大马路上,气喘吁吁的拦了一辆出租车,背脊那股骇然的冷意才逐渐消散。

    摊开手心,满是湿润的冷汗。

    刚才那一瞬间,她的直觉,不会错的。

    那个人……

    那个白先生,想要杀她。

    她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是那一瞬间,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杀意。

    前世经历的那些过往,给了她极大的心理阴影,也因此,让她对别人的杀意,十分的敏感。

    赶去拍摄场地的时候,她的脸色,还是苍白如纸的。

    叶念看着她这副模样,一脸的担忧:“姐姐,你哪里不舒服啊?跟小念说,小念,去跟你买药!”

    “我没事,没事……”看着眼前小小的人,以及他那面上毫不掩饰的担忧,她的心,一瞬间,软的一塌糊涂。

    蹲下身子,将这软软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回忆起在墓园的那一幕幕,以及那股子冰冷摄人的杀意。

    她的身体,止不住的战栗,颤抖。

    所以,她更加用力的抱紧怀里的小家伙,似乎这样,就能够感觉到安全,以及自己这鲜活的生命。

    几乎是一念之差……

    她差一点,可能就回不来了……

    她怎么能不害怕……

    死亡,离她这么近……这么近……

    “小念……”

    “姐姐我在呢。”小家伙艰难的从她的怀抱里探出自己的小脑袋,身子因为她的用力,脸色皱做了一团:“姐姐?你怎么了?”

    苏七月摇了摇头,故作轻松的开口:“姐姐没事……就是突然,有些想我的小念。”

    “小念也想姐姐啊。”

    “小念……小念……”

    她一声声呼唤着这个小家伙的名字,仿佛,是在呼喊那个内心深处最在意的人。

    等她整理好情绪松开叶念的时候,不远处的白子谦正朝她走过来,看着她此刻的模样,递给她一杯水。

    语气里夹杂着毫不掩饰的关怀:“出什么事了?”

    咕咚、咕咚……

    他递过去的水,正在被女孩用极快的速度吞咽着。

    等她终于喝完,微微喘息着。

    抬着猩红的眼眸看着他,说出的话,却让白子谦瞬间僵在原地:“我在墓园里,遇到一个男子,两个月前就遇到过,今天又遇到了,刚才,他想杀我……他说他姓白,应该是假名。”

    想要……

    杀她??

    白子谦僵住了一会儿,回过神,立马就伸出手拉她,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扶着她走到椅子边缘坐下。

    然后,直接蹲在了她的面前,轻声询问:“他,有没有什么特征?把你所有见过他,他的言行举止,都告诉我。”

    特征?

    苏七月眼前一亮,一把抓住他的手:“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他的脸,被头发遮住了大半,其实是因为,他的脸被毁了,有很可怕的疤痕,像是蜈蚣一样,非常的可怕。”

    “而且……他跟我说,他家里有一个大哥,一个妹妹,他小时候跟妹妹是双胞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被家里抛弃了,养父母对他不好,他毁容就是养父打的,后来,他杀了自己的养父,现在他的女儿五岁就死了,妻子在医院里成了植物人!!”

    说完,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子很快黯淡了下来,自嘲的摇着头:“我真是傻了,他根本就是个假的,说的这些,我怎么能相信呢?”

    “一切都有可能是线索。”听完她的话,白子谦暗自记下来了这些线索。

    但是……

    他猛然意识到……

    这几个特征……怎么,那么像一个人呢?

    一个,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