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章 是我的爱人
    “我家里,有三个孩子,我,一个大哥,一个小妹,我跟小妹是双胞胎,但是不同的是,我一出生,就被抛弃了,被养父母捡回家,养父是个酒鬼,养母早早去世,所以从小就活在黑暗里……”

    “后来呢?”鬼使神差的,这个诡异男子的话,她竟然全都听了进去,而后,安静的询问下文。

    “后来……”

    “后来,养父死了,被我杀了。”

    苏七月一怔,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个答案。

    对于小孩子来说,长期生活在孤独很绝望里,时间久了,都说兔子急了会咬人,即使是再温驯的小孩子,做出杀人这种事,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

    却在她的意料之外,因为他是一个陌生人,她对他而言,亦然。

    然……

    他坦诚的让她惊讶。

    说完,他自嘲的笑了笑,“你现在应该觉得,这样的我,不配活在这世上吧?”

    “也是……毕竟谁能接受一个杀害自己父亲的冷血之人活在世上呢?否则……我的亲生父母,也不会再次抛弃我了。”

    苏七月摇了摇头,“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生而平等,对于自己遭受的苦难,正常人都会想要去解救自己,试图摆脱,我不会说什么应该感谢那些苦难的心灵鸡汤给你,因为如果是我,最终,我可能……会选择跟你一样的道路。”

    “你……”男子看着她的目光,隐约闪烁中某种异样的色彩,像是激动。

    他的双手紧握而颤抖,随即,朝着她伸出了手,伸到一半,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讪讪的笑了笑,转而放下了自己的手。

    苏七月因为他那一刹那的举动而后退了两步,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刚才,男子的举动,是想要抱她的。

    但是后来,他却自己收回了手……

    “对不起,吓到你了吧?”男子歉意的看着她,唇角溢出一抹苦笑:“还没跟你介绍呢,这里,埋葬的,是我的女儿,她离开那年,不过才五岁,现在的话,大概十九岁了吧,所以刚才,我才会想要去触碰你。这蔷薇花,是我妻子喜欢的花,她出了车祸,如今,躺在医院里,成为了植物人……”

    五岁的……女儿……

    一下子,她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对于父母来说,最宝贝的,无非就是自己孩子的生命。

    女儿那么小就去世了,妻子,如今又躺在医院里。

    而他的过去半生,也是那般的坎坷崎岖,怪不得,她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个男子周身的气场那么冰冷阴森。

    想来,也是因为他常年一个人孤独的缘故。

    “你呢?这个女孩,是你的什么人?”

    苏七月回过神,望着眼前的墓碑上,那笑容恬静的女孩,眸子里有着深沉的怀念:“是我的朋友,我最好的闺蜜。”

    “你一定很在乎她吧?”

    “嗯,很在乎。”

    “她是怎么离开的?能跟我说说吗?”

    “对不起,我不想提。”说完,她的眼神,就从那墓碑上收回,对着那人点了点头:“我要回去了,待会天完全黑了就不好了,再见。”

    “是啊,待会天黑了,就不好了……”男子抬起头,望着那已经从云里溜出来的半弦弯月,“我也该回去了。”

    苏七月转身,却在此时,身后传来他的声音:“对了小丫头,我姓白,你叫什么?”

    她身形一顿:“凉七——”

    地上的落叶被踩踏,传来哒哒哒的声音。

    女孩的身影,一直消失在这墓园的黑夜之中。

    黑暗中,那个原本笔直站立的男子,看着自己面前那放着蔷薇花的墓碑,嗤了一声,眼中不再似那般的怀念沉重,而是,显而易见的冷漠。

    下一秒……

    他就抬起脚,大力的将那蔷薇花踹在凋零着树叶的土地上,冷风拂过。

    花瓣,随风飘动——

    最终,平静的落在这萧条的墓园里。

    从墓园回去,她就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岚省了。

    至于那个墓地里遇到的一面之缘的男子,在她心里,在她记忆里,也不过是个转瞬即逝的陌生人。

    只是……

    仙恋的拍摄,在两月之后,又辗转回到了岚省。

    并且,这一次,要在岚省停留一个月,一直到杀青。

    在这两个月之中,她没有见到过靳凉城。

    也没有,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过他的消息,洛姨也没有回她的电话。

    像是说好的一般,叶枭,慕恩……这些人,一个个的,都对靳凉城闭口不提。

    而她自己……

    也是将他,将这个自己深爱的人,埋藏在了心底。

    她等着他回来,同时,也记得,记得靳父叮嘱的话,不能够乱打听他的消息,不然,会给他带来危险,也会给自己带来危险。

    春日的午后。

    阳光明媚,花儿,已经开出了小花苞,含羞待放。

    看着那树上长出的丹青嫩芽,她将被风吹乱的发丝挂到耳后,拿着手中那束红玫瑰走进了墓园。

    却在那原本的地方,遇到了一个许久不见的模糊身影。

    看到她,来人也是十分的惊讶:“凉小姐?你怎么……”

    “白先生?”将红玫瑰放好,她看着旁边的墓碑,依旧是那红蔷薇,一成不变的冷漠,只是他那身上的衣服,因为季节的变化,单薄了一些。

    “说起来,上次见到凉小姐,可是两个月之前呢?”那人笑道。

    “是啊,一转眼,已经两个月了……白先生的妻子醒来了吗?”

    提起妻子,男子原本笑着的面颊,瞬间,僵硬的可怕,而后,便是显而易见的痛苦:“没有……”

    “我也没有……”她握紧了拳头,回忆起最后在这里见那人的时候,抑制不住的思念。

    阿城哥哥……

    你是不是,忘记你的小奶猫了?

    听她这么说,那人诧异的看着她,顿时,眸子里充满了怜惜之色:“原来凉小姐你,也有亲人……”

    “不,他……不是我的亲人。”

    顿了顿,她紧握的双手,松开,放在了心口处,认真的道:“是我的爱人。”

    “那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