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墓园里的男子
    七八个小时……

    这个时间……

    苏七月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件很可怕的可能性。

    京都!!

    他肯定是回京都了!

    没有任何的依据,她诡异的肯定!

    握着手机忐忑了许久,她还是拨通了那个号码。

    拨出去之后……

    响了许久,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一直到,系统那个温柔的女生的提示:“您好,您拨打的手机,暂时无人接听……”

    她才回过神,挂掉,重新拨打。

    第二次,仍旧是无人接听……

    第三次……

    第四次……

    “喂——”清冷的男音,口气,有些像是靳凉城的,但是嗓音,却不是。

    比起靳凉城,这个男子的声音,有些岁月夹层的浑厚味道。

    她用力眨了眨眼,确定没打错,才将手机放在耳边,试探性的开口:“您好……请问,洛姨在吗?”

    “她出去了。”男子的语气,干净利落,没有一丝打断废话的意思。

    苏七月有点不知道怎么跟他对话,同时,心里也大概清楚,这个,可能是靳凉城的父亲。

    她正在纠结忐忑的想要怎么跟自己未来公公对话的时候,那边的人,先一步,开口问了句:“你是小七?”

    “呃……您知道我?”苏七月眨眨眼,再眨眨眼,最后,干脆直接掐了把自己,确定没做梦。

    靳凉城的父亲!

    叫了她的名字……

    有点小激动呢……

    “嗯,你打过来,问阿城的消息?”

    “您怎么知道……?”一下子,她愣住了,“难道他真的是回了京都?”

    “阿城不在京都,但是,也不在江城。”说完这句话,他似乎并没有说出他的下落的打算,而是转而,依旧用那陌然的口吻道:“如果是阿城的话,等他自己联系你吧,你洛姨不在家,回来我让她给你回个电话。”

    啪嗒——

    不等她在追问什么,手机,已经被挂断。

    呃……

    这个未来的公公,怕是不好相处,比靳凉城还要靳凉城。

    虽然靳父的语气全程透露着一股冷漠,但是同时,也间接的告知了,她,不要打听靳凉城,时间过去,靳凉城会自己出来联系他。

    换言之……

    靳凉城真的出事了,他待在一个现在无法跟她联系的地方。

    他……回过京都。

    她所有的疑惑和不解,一下子,就变得清晰起来。

    她不知道那个人是去做什么了,但是她至少知道了,他现在,在做一个可能是有些危险的事情,甚至是现在无法露面。

    她不会再因为那个女人的事情担心,她的心里,却仍旧在担心他的安危。

    这个时候……

    她开始庆幸。

    庆幸他,一直都毫不隐瞒对她的感情,跟她的关系,导致于他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她的,也因此,发生了昨晚的事情,她还能够冷静下来。

    不管如何……

    就如同靳父口中所说的,她会等着他,不会再去贸然打探了。

    拿着手机回到拍摄地,几个人看着情绪明显好转的她,心里,也都放心了下来。

    毕竟刚开始,即使她没表现出来,她从气色,到整个人那股颓废,都十分的不对劲。

    这样,还可能会影响到拍摄,现在,她能够疏通,就好了。

    李青终于松了口气,拍了拍设备:“开工了开工了,快快快,青隐呢,快换衣服上妆!”

    “道具师!听玄的剑呢?”

    “来了来了导演……”

    “准备一下,师父呢?掌门呢?演员呢?”

    “哎哟,这师父就一场戏,找客串的,人家忙啊,再等等,中午才到他的戏,导演别急!”

    “马上给我打电话催,快点!!”

    在这日常能够听到的怒吼声,苏七月哈欠连天的结束了第二天的拍摄,而后,第三天,按照原本的计划,就要转移另外一个拍摄地了。

    换言之……

    他们,估计要离开岚省了。

    离开……

    苏七月睫羽颤了颤,一个人在回酒店的路上,走进花店,买了一束花,不是之前的红玫瑰,而是,一束纯白色的风信子,这是她喜欢的花。

    然后,看着暗沉的天空,打了个出租车,报了“北苑公墓”。

    墓园里。

    由于天气已暗,显得有些凄凉,甚至是阴森。

    走在那落叶上,有些毛骨悚然。

    但让她意外的是,就在然然的墓碑旁边,那里,站着一个身形略显沧桑的中年男子。

    她怔了怔,迟疑的走过去,看到旁边的那个墓碑,放着一束红色的花,她记得,那是蔷薇。

    男子似乎也注意到了她,有些诧异的开口:“没想到这个时间,还会有人来墓园。”

    他抬头的瞬间,她看到了他的脸。

    很年轻,清隽的眉宇,略长的黑发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只是那皮肤,不自然的苍白,显得他整个人有些诡异,甚至是阴冷的气场。

    跟背影的那股子萧瑟沧桑,一点也不符合。

    收回震惊,她失神的垂睫:“我也没想到。”她走过去,将风信子放在然然的墓前。

    一边的男子,却忽然开口继续朝她搭话了:“风信子,这一定是你喜欢的吧?”

    这个人……

    苏七月的精神,瞬间警惕了起来,有些戒备的看着他。

    男子笑着摆了摆手:“别误会,因为这里,有红玫瑰的枯萎花瓣,并且之前我来的时候,每天都是红玫瑰,所以我觉得,这里沉睡的人,应该是喜欢红玫瑰的,而风信子,是你送来的,可能就是你喜欢的。”

    风……

    吹起了他的黑发。

    那被遮住的半张脸,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暴露在空气里。

    闯入她的眼帘,瞬间,让她毛骨悚然。

    那半张脸上,那疤痕……像是无数次的针线缝补的痕迹,很狰狞,有点像是蜈蚣一般,十分的可怕。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看着那道疤痕,怎么也说不出来话。

    男子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捂住了脸,“是不是吓到你了?这是我小时候,家里父母打的。”

    “父母……?”

    “嗯。”他转过头,将那完好的半张侧颜丢给了她,眺望远方,思绪无限绵长:“刚好,有缘的陌生人,跟你说说我的故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