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你是我老公的什么人
    “你是我老公的什么人?”那边,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

    老公?

    苏七月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僵硬的看着手机屏幕上拨出的号码,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这是靳凉城的手机号啊?

    那为什么,会是一个女人拿着。

    而且……还说靳凉城是她的老公?

    他现在……凌晨一点,跟一个女人在一起?

    即使她再相信他,这一刻,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望着那屏幕,不等对方再说出话,她果断点了挂断。

    夜幕下,那双眼,迅速泛红——

    ……

    另一边。

    破旧的四合院里。

    咯吱……

    门被推开,月光下,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屋子里。

    女人拿着手里的手机,有些歉意的看着走进来的人:“她……好像是误会了。”

    靳凉城的眸色一片灰暗,上前两步,接过那手机,面色一闪而过的纠结和沉痛,半晌,他握着手机的手,早已僵硬。

    才微微颤抖着,将手机,揣进了口袋。

    “不要跟她解释吗?”屋子里的女人看着他那举动,敬佩之余,不免有些担忧、

    靳凉城垂睫,灰暗的瞳孔染上了浓重的阴郁:“解释,会给她带来危险。”

    他们或许,已经被监视了。

    “可是……”

    “没有可是!”他淡淡抬起头,看着她,“尽快完成任务活着回去,就是我能对她的承诺。”

    活着……

    一句话,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

    是啊,活着。

    他们两人的愿望,都是那么的简单。

    她有在等待自己的人,他也有。

    可是同时……他们彼此心里也清楚,这个任务,有多危险。

    如果不是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怎么可能会派出他们二人出任务?

    这一次,他们的任务,也是军人生涯以来,最危险的一个任务,或许,这是最后一个了……

    面前的那大山,可是敌国所有的精锐,而他们,能做的,就是踏着那些人的尸体,潜入他们……

    最后,完成任务……

    可同时……

    活着的可能……

    几乎为零。

    半晌,她看着自己身边站着凝望月光的那个男子,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他的声音依旧淡淡的,听不出喜怒,或许,是因为对方不是他在意的人,因此,他不会有任何的情绪。

    “你为什么……会接受这次的任务?”这个问题,从见到自己的搭档是他的时候,她就想问了,“我记得,你已经是退役了,为什么要复出,还要接受这么危险的任务?你不是……”想跟自己爱的人,平淡简单的生活在一起吗?

    为什么?

    这个问题,让正在抬头凝望月光的靳凉城怔了一瞬,随即,他想起自己回到京都的时候,父亲说的话。

    唇角的弧度,自嘲的笑了起来:“为了自由。”

    “自由?”她呢喃着这个两个字,有些迷惘。

    “我……”顿了顿,他叹了口气,靠在了窗口,低头点燃一支雪茄放在唇边,深吸了一口,吐字道:“从没有退役。”

    从没有退役……?

    这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早在五年前,就已经退役了啊!

    这个时候,她忽然想起来了他的家族,父母……以及,周围的朋友。

    他们的家族,是世代的军人世家,他的爷爷,更是首长大人,他怎么可能就从商了呢?

    就算是他从商,家里的人,应该也是不会同意的。

    为了自由……

    这四个字,让她的心,凉了大半截。

    大家族的孩子,果然,都是受人摆布的。

    ……

    同时。

    苏柔接到了秦封发给他的靳凉城已经离开江城的消息。

    这个认知,让苏柔十分的恼怒,甚至是愤恨。

    靳凉城不在江城,是不是代表,她又要回到秦封那里,被他囚禁起来,受那种非人的折磨?

    明明他说好的会帮助她跟靳凉城在一起的……

    可是最后……

    靳凉城却离开了?

    不对!

    她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靳凉城离开了,不是还有苏七月吗?

    没了靳凉城的苏七月,简直是就像是折了翅膀的鸟儿,压根就飞不起来。

    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靳凉城才得到的,现在,靳凉城不在了,谁会管她?

    这个认知,让她十分的兴奋。

    可就是同时,像是洞察了她的心思一样,秦封的声音十分的冰冷:“我就在岚省都不敢出手,奉劝你一句,不要试图动她,叶家的人,在她的身边。”

    叶家的人?

    一句话,让苏柔那雀跃的心思瞬间就如同被一盆冷水浇下。

    冷彻心扉。

    该死的,该死的。

    叶家人怎么会在苏七月的身边?

    这样……

    她还怎么出手?

    秦封……在岚省?岚省!!!

    这样,她是不是,就不会被秦封折磨了?

    这个认知,让她的不忿,很快,就消散了——

    次日。

    当苏七月顶着那一双熊猫眼走进拍摄地的时候,白子谦吓得正在吃早餐的手猛的一哆嗦:“你没事吧?你昨晚是去干吗了啊?”

    苏七月看了他一眼:“给他打了个电话。”

    “然后呢?”

    “凌晨一点,是个女人接的,问我找她老公干什么。”

    噗……

    一句话,白子谦直接喷了。

    他没听错吧?真的是耳朵没出问题吧?

    他二哥哎,他的电话,竟然会是一个女人接的,而且,还是一个叫他老公的女人?

    这怎么可能呢!

    见他一脸不敢置信,苏七月在他面前蹲下,无辜的吸了吸鼻子,有些心酸:“我也不相信啊……可是,我拿着手机等了一晚上他给我回个电话解释,他都没有。”

    白子谦紧皱着眉,心里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这……不像是他的作风。”

    的确,他二哥手机丢了,被人接听,有可能。

    他二哥的手机,被进入他办公室的员工接听,是个女的,也有可能。

    被那些嫉妒苏七月的人接听,故意说出那些话,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这个可能,是建立在另一件事情之下的……

    那就是,他二哥,不知道,事后,肯定会打电话过来解释,甚至是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